1959年的抄袭问题

@ 十一月 21, 2014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无人机的相关法律该修改了》。】

在1959年第11期的《人民司法》上,发表一封我爷爷给该刊物写的读者来信《对文风的批评》。信中指出了刊物中某一篇文章中的抄袭问题。我爷爷在信中写到:“我认为,此风不可长,写文章必须老实。自己的观点同其他同志的观点相同,那是 允许的,但是,写文章要用自己的语言来写,不应该变更别人文章的个别字和句, 整段内容不变的抄录。如果要抄引,也行,但要注明出处。”

抄袭

这俨然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学术规范的问题,当然这样的抄袭背后一定还有著作权法的问题。

在发表这篇文章时,编辑就做了到了道歉:“这个现象的发生一方面说明了我们在编辑工作中的疏忽大意,粗技大叶,对王智同志写的文章没有逐章逐节地进行查对,致发生这种不应有的现象,另方面作者对待写作问题的不严肃不负责任的态度也要负重大的青任 。”对于当时的编辑来说,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具有检测抄袭功能的系统需要到大约五十年后才能被发明出来。

抄袭

这件事情还有后续,后来被指控抄袭王智同治还在《人民司法》1959年第12期发文反驳,认为自己的行为只是“引用”不涉抄袭。结果到了《人民司法》1959年的第14期,王智同志所工作的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通讯组专门发文,要求王智同志“不要再狡辩了,应该认真的作出检讨,彻底地纠正错误”。

对于文章这种丑事还真是源远流长,万万没想到我爷爷竟然那么早就提过学术规范的问题,而我现在竟要每天与学术规范为伍,并且还以知识产权为业。想想这跨越了五十多年的时光,我还真的是有必要唏嘘不已一下了。

1959年的抄袭问题 二维码相关阅读
给微博抄袭者的一封公开信
再抄袭,微信就毁了
新媒体时代的知识产权
山寨不拒,何谈知识产权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