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疑罪从无深入人心

@ 十一月 26, 2014

原文首发于《段万金律师的博客》,感谢作者“段万金”的原创分享,曾撰文《30亿罚款的重要性》。】

一个客户被工商局行政处罚,打电话给我要和工商局打行政官司,我很惊奇,在过去,他是宁愿私了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每年的年检审核等等,都是他对行政机关的无理要求忍气吞声。

这只是我最近接到类似情况的一个。现在有些企业,取消行政审批许可年检等后,胆子逐渐变得大起来,敢于对行政机关的潜规则甚至违法说不,甚至敢于和他们对薄公堂打行政官司,最近不断接到这样的咨询。

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现象,即便是维护意识最强烈的律师,在遇到司法行政机关的不合理不合法要求时,也不得不忍气吞声,因为司法行政机关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有合法伤害权,最主要的就是每年的年检考核,如果没有年检考核,律师就基本不和司法行政机关打交道了,除非律师存在律师法规定的违法行为,最近黑龙江省政府取消了对律师的年检考核,律师界纷纷拍手称快,不知会不会在全国推广?拟或被中央叫停?企业可以放,律师不能放!

希望李克强总理在这方面继续加强力度,当把公权力对社会的合法伤害权限制到最低,民众和企业才敢理直气壮利用法律维权,如果都像福建警方那样,在法院判决如此明确无罪情况下,公然再次把念斌作为犯罪嫌疑人立案侦查,剥夺基本的公民权,如果公权力的权力这样不受限制,那个企业,那个公民敢于冒着巨大风险去和违法公权力斗争?

念斌

念斌

我们应该感谢念斌(相关词条),不管事情真相如何,他让疑罪从无的观念开始深入人心,不仅深入到司法官员当众,更进一步深入到普通民众的心中,现在,由于警方滥用权力,他又在向国人普及另一个基本的保护人权观念,那就是禁止双重危险原则,就是限制国家的追诉权力,禁止对被告人的同一犯罪行为进行多次追诉,以避免将其置于极端不利的境地。

把公权力关进笼子,不仅是公权力本身自觉自省自我克制,但是仅仅靠公权力自律是远远不够的,最重要的是它律,要靠全社会监督,而最有动力监督并付诸具体行动是被公权力非法侵害的相对人,如果能够最大限度解除维权者的后顾之忧,让他们变得大胆勇敢,那么把公权力关进笼子这一历史壮举就会上下合流,最终水到渠成。

当然,把公权力关进笼子,不仅仅是把地方公权力关进笼子,更重要的是把中央权力关进笼子,这就是依照宪法治国。

当然依照宪法治国该远远不能说是宪政,最多只是限政,限制政府权力,但是限制不住怎么办?如果出现历史上文革,大跃进,反右等那样的可能,我们有什么制度设计能够避免?我们现在似乎除了相信领导不会犯错误永远伟光正似乎是没有制度设计的。

如果是这样,我们只能祈求上天保佑了。

多年以前,我在行政法庭上,引用公权力法无明文规定不可为,法官问我,法律哪有这种规定,今年我开停在法庭辩论中谈到这样的基本理念,法官居然说出下一句“私权法无明文禁止皆可为”,现在,在网络上,在朋友饭桌上,把公权力关进笼子都已经成为基本常识。

这就是思想的力量。

哈耶克说,长远而言,是观念,因而也是传播新观念的人主宰历史发展进程,在社会演化中,没有什么是不可避免的,使其成为不可避免的,是思想。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们也只能从一个个案子做起,传播观念和思想,最终让越来做多人都起来,投入到限制政府权力的行动中来。

《让疑罪从无深入人心》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政府权力边界在哪里?
最高院的权力边界在哪里
我起诉陕西高速集团的结局
我要见我的律师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