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拿》:欢迎走入噩梦

@ 十二月 7, 2014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关于胡子》。】

一开始,我对这部电影是抱有极高期待的。因为豆瓣和时光网上都给出了8分的评价,同时新闻又报道它在海外摘得无数奖项,这部讲述社会底层弱势群体的电影,能够让人捕捉到一丝大陆电影市场久违的接地气儿的感觉。它与明星满座、富丽堂皇的《太平轮》以及即将上映的《一步之遥》形成鲜明对比。

我以为这是一个隐忍且极富有才华的内地导演在经过几年销声匿迹之后,从早已束之高阁、布满尘埃蛛丝的剑鞘中“唰”的一下拔出宝剑。然而事实证明,这一切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而我一直信赖的豆瓣也好,时光网也罢,似乎是共谋出的一个圈套,我老老实实地往这圈套里面扔了60元钱。

这部电影看到三分之二就拽着女友中途离场。闷热的影院里面空气浑浊,我几乎能感受到周围影迷们粗重艰难的呼吸声,以及一根根被画面折磨到崩溃却一直勉力绷紧的神经。女友在我第一次提议中途离场的时候犹豫半刻说算了吧,钱都花了。于是我小声在她耳边说了“止损”这个概念。对于我们现在所体验到的难受相比,中途离场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最佳方式。

推拿海报

出来之后我想了想好像看电影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中途离场过。这次糟糕的经历充分证明了我与豆瓣文艺青年还有一定的距离,我相信这样类型的片子,无论用我此生的哪个阶段来欣赏都会给出负分滚粗的评价。当然在解释这个世界时,我总是在关门时留有最后一缝光亮,起码留有那么一丝的可能性。也许,也许真的有人是不作伪、不矫饰、发自真诚的热爱这部电影呢?迷醉在眩晕的镜头、模糊的画面里面不可自拔呢?

是的,这里面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就是手持镜头的大幅晃动。似乎导演根本不会鸟你观众的眼睛是否能承受这一切,哪怕是面对面坐着的两个角色展开对话,摄像头都会以残酷的180度的转角不停晃动!

电影中突如其来的血腥残暴、以及赤裸裸描写出来的性都让人有恶心反胃的感觉。对于我这个好说歹说也是经历过“两女一杯”、以及各种日本动作片的影迷来说,这种赤裸裸的真实的性没有任何感官的愉悦,泛着的全都是一股股子真实的“肉味儿”。尤其郭晓冬的英俊面庞与一个带有明显乡村质朴气息的农村女孩儿腻在一起,还有大胆露骨的床戏。女孩宽脸肥舌,与郭晓冬配在一起相当的违和…

这是一个黑色旋转的噩梦,甚至于在描写一个盲人在巧合中重获光明的过程里,导演不停的用一个盲人模糊的第三视角和第一视角相互穿插交织,形成剧烈晃动也极度模糊的画面,到最后幻化出来一个时而彩色时而黑白的世界,整个画面配合着背景音乐持续了将近5分钟以上!坐在那里我简直呆若木鸡,不知道到底导演传达出来的是什么信息。

对了,还有片头。正片开始后,画外音响起。一个根本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女人开始娓娓诉说片子里小男孩儿失明的过程。就当大家马上入戏的时候,忽然她开始报电影名称和导演姓名,接下来就是整个制作团队和演职员表!当时我整个人都推拿了!其实现在想想,早应该在那个时候就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的…

也许这就是小众片的意义,我终究成为不了这一个傲娇冷傲、独自在舞台的灯光下闭眼旋转的角色。也许只有豆瓣上下面两位的评论最能作为本文的总结:

  • 娄烨的电影里总是充斥着暴力血腥、廉价说教和性饥渴。以前还觉得多少有些意义,但这一次真的是被恶心到了。
  • 第六代导演的作品一直让我头疼,搞不清他们究竟是在关注弱势群体,还是在消费弱势群体。

《推拿》:欢迎走入噩梦 二维码相关阅读
那燃烧着的雄性之魂
迟暮的少年
人人都爱伟大征程
伟大的《菲利普船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