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粮的日子

@ 十二月 7, 2014

原文首发《赵攀强的blog》,略有删节,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老家门前有条河》。】

母亲在世的时候,经常对我讲:“你的命是捡来的,是干婆用几瓢大米救活的。”

我出生于1967年,正赶上那个饥饿的年代,饥饿的原因是缺少粮食。加之我家又是村上有名的缺粮户,每次分到的粮食实在少得可怜。

由于粮食有限,吃糠咽菜的母亲没有奶水,我被饿得皮包骨头,细长的脖子撑不住脑袋,头搭在肩上,奄奄一息,村上人见了都说:“这孩子怕是难得养活。”

那天干婆来到我家,干婆是母亲的干娘,视母亲如亲生女儿。看到我那要死不活的样子,干婆说,孩子没有奶吃,是不是可以喂饭?母亲说,太小了,粗糠粗菜咽不下去。干婆出去打个转身又回来了,双手捧着一个葫芦瓢,瓢里装满大米。母亲熬了一碗稀粥端到我的面前,没想到我猛然挺起头来,双目圆睁,张开嘴巴去吞那碗,把母亲和干婆吓了一跳。吃完那碗稀粥,我还要吃,干婆说,孩子饿得太久了,一次不能吃得太多,慢慢添加食量,逐步会好起来的。那瓢大米吃完了,干婆又送给母亲一瓢,以后就那样一瓢又一瓢地相送,直到我也能和大人一样吃糠咽菜为止。

白米粥
一碗稀粥救命(图片来自网络)

干婆是个苦命人,干爷是国民党军官,新中国成立前夕随蒋介石去了台湾。后来干婆又找了一个干爷,但却英年早逝,打我记事起就没有见过。尽管如此,干婆家里有钱,生活也不错。记得大陆对台湾的政策松动后,那个当过国民党军官的干爷回来探亲,干婆把他领到我家,他问了一些情况后,塞给母亲一百元钱,让买些粮食补补我的身子,我清楚记得那是一张美元钞票。

考上吕河区双井中学,我的饭量大增,每天除了读书就是饥饿。家中给我带的干粮不是酸菜就是干红苕片子,吃的人泛酸干呕,三姨看在眼里记在心中。有天晚上,可能是星期五,三姨来了,悄悄塞给母亲一个葫芦瓢,瓢中装满瓷瓷实实一瓢麦面。三姨说,给娃做些白面馍馍当干粮吧,娃瘦得不成样子了。以后隔三差五,三姨就会偷偷前来我家,送给母亲一些细粮给我做干粮。

那时节,我家日子过得很苦,很少见到细粮。因为父亲有病,姊妹四人都在上学,只有母亲上工做活,且只能算作半个劳力,挣的工分很少,自然分不到多少粮食。假如童年没有干婆施救,我的生命就会出现问题,假如中学时代没有三姨呵护,我也不会健康成长。在以后的岁月里,我视粮食如生命,热爱粮食,珍惜粮食,从不浪费一粒粮食,有时饭粒洒在桌上,也要捡起吃下。同时我也时常告诫妻子和孩子要爱惜粮食,以致于一家人形成了节衣缩食的良好习惯。

缺粮的日子 二维码相关阅读
家乡有座卧牛山
五分硬币的故事
陌生的家乡地名
那年北京出差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