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唐传》里的吃家儿

@ 十二月 9, 2014

【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分享《才下舌头,又上心头》。】

打小就喜欢听“黄脸儿”书,诸多名家中单田芳的最爱听,可是读话本,还是要论陈荫荣的《兴唐传》,中国曲艺出版社1984年出的四册传统评书,是我暑假最爱翻阅的图书。陈老师是师承双厚坪《隋唐》的书道儿,人物栩栩如生,情节跌宕起伏,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正是这部书让我看清了什么是“义”,什么是“勇,”何为“真”!何为“伪”!!!英雄豪杰之可歌可泣,江湖人性之龌龊卑劣,皆在血泪。宁学桃园三结义,莫做瓦岗一炉香,贾家楼一班兄弟结义扣拜歃血为盟,何足挂齿啊!

《兴唐传》
(图片来自网络)

隋唐里最可爱是“蓝靛壳”的程咬金,贩私盐出身的阿丑却一辈子吃喝不愁,就是落魄出道时嘴也不闲着,卖耙子滋事的时候还不忘编排酒楼店家。《兴唐传》一段精彩的描写令人过目不忘:“你给我要两壶酒!告诉柜上,多控控、多淋淋、花头大着点!我好多喝一口!”,“你再给我要个拆骨肉多加葱丝!”,“再给我要个炸丸子,汁儿单拿着!要杓里拍、锅里扁,为的是炸得透,热乎点儿,要老虎酱、花椒盐,另外带汁儿!这就叫炸丸子三吃”,“你呀,给我再要四张家常饼,多加油,烙厚着点!高汤不花钱了,你告诉灶上,给我来碗良心汤得了!”瞅瞅,阿丑会吃吧,这些个东西多少钱呢?一吊二百钱。

这是一段非常精彩的描写,但这不是隋唐的真实写照,这都是清的吃饮,评书艺人是根据自己身处的时代来创作,并不似《水浒传》那样成为史料,供我们来研究宋人的饮食。书里描绘一般老百姓吃饭其实挺简单的,“做碗素热汤儿面,来两个棒子面的贴饼子吃,将就一天吧!”——贵为地方公安局长的秦琼办案住店的时候也就是吃这个。得到老爷的嘉奖,下饭馆也就是“来四壶汾酒,四盘四碗”,基层干部常年在外,要寅吃卯粮。发配之时,北平府的醋烹豆芽菜把山东好汉震住了,“长长的,白白的,一嚼,喀哧喀哧地响,酸溜溜、麻酥酥的,好吃极啦,里边还有几颗花椒粒儿呢!”罗艺说:你吃的是醋烹豆芽菜吧?秦琼说:“不是,不是,我看见过豆芽菜,这个比豆芽菜粗,须子豆瓣儿都没有,不是豆芽菜。”老王爷哈哈大笑,说他们饭馆子里做的细致,把须子豆瓣儿都掐去了,多卖你们几个钱,这个又叫掐菜。山东捕快吃大饼卷葱蘸酱,哪里吃过这么细的菜啊。

不过要说吃,还得数人家程咬金,骑马打仗多么紧张的气氛都不忘吃,打杨林的时候,抽空在小树林吃战饭,“大块牛肉切成片,两张大饼搭在一块,一抹甜面酱,大片牛肉往上一码,洒点葱花,卷成瓶卷儿”,你看,连甜面酱都带着,就这还不够,老程说:“诸位,别吃到十分饱,留二成,这儿有肉汤泡饭,饼肉打好了底,拿汤饭溜缝儿,好吃得磁实。”厨师傅把饭盛在碗里,有切得的牛肉末儿抓上一把,放点香菜,辣椒油,往上一浇肥汤。哈哈,厨师傅跟着魔王千岁也够难为他的。

说评书时,模仿书中人物言谈和音容笑貌的,叫做“白”,陈荫荣的书都快翻烂了,没有听过音像资料,但是老艺人总结概括的东西非常传神,透过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艺术家的魅力,似乎享受到这样的“白”。评书说的是理儿,借古喻今,劝人向善,一边为了隋唐英雄人物的命运担心吧嗒吧嗒掉眼泪,一边看着豪杰们吃喝吞咽口水,那样的暑假,一个少年就这么整日抱着《兴唐传》无视青春,悠悠的荡日子。

《兴唐传》里的吃家儿 二维码相关阅读
像皇帝一样的日子
私房菜不是家常菜
关公战秦琼的欢乐
话说门神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