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体制下的肮脏泳池

@ 十二月 10, 2014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实事求是知易行难》。】

50岁以后,开始把游泳当成自己的一种健身手段,直到最近一年来,由于年事已高,跳进泳池的次数,才明显减少。所以,对我而言,游泳池里的水干净与否,绝不是一件小事。20年里,我先后在三家游泳馆里锻炼,平心而论,池水的卫生状况,远不是肮脏到让人无法容忍,但也绝非干净到令人非常满意。这种状况,使得我在通过电视观看奥运会、世锦赛的游泳赛事时,最让我向往的,竟然是赛场泳池里纤尘不染、清澈透明的水。

不过,在慨叹的同时,我也清楚知道,世界大赛游泳池的干净,只是体现在形而下的物质层面,而在形而上的精神层面,它常常也不是多么清洁、甚或还相当肮脏——这就是不少游泳运动员对各种禁药的使用。竞技体育中,田径和游泳,是五花八门的禁药经常出没的两个项目。遗憾的是,中国运动员好像也是劣迹斑斑。以游泳为例,最近国内媒体披露的材料,读后让人扼腕——

文章称,仅仅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就有将近50名游泳选手被查出服用兴奋剂。1994年广岛亚运会,7名中国游泳选手注射合成类固醇被“生擒活拿”,外媒称之为“体育史上最龌龊的造假”;1998年世锦赛中国选手袁媛非法携带13瓶生长激素,被澳大利亚警察抓获。进入新世纪以后,中国游泳界的丑闻依旧接二连三,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仰泳王欧阳鲲鹏因瘦肉精超标被终身禁赛;2012年伦敦奥运之前,曾经在世锦赛帮助中国女子接力队破世界纪录的李哲思,被证实服用了促红细胞生成素EPO。而最近,更是连中国游泳队最有影响力的两大男神孙杨、宁泽涛都先后陷入禁药风波,真是让人情何以堪!

孙阳

有关当局对中国运动员违规服药的丑事,好像基本上都是能瞒则瞒,不能瞒则大事化小、轻描淡写,力图不要太多、太强烈地被人说三道四。但这一招只是在对付国内老百姓时有点儿效果,完全堵不住外国人的嘴。比如,世界游泳教练员协会主席约翰伦纳德的一席话就十分尖锐:“没错,全世界都有运动员吃兴奋剂,但只有中国选手是有组织的吃,拿纳税人的钱吃。”真的如此吗?有国内媒体称:“至少在80年代、90年代,体育总局的确鼓励过运动员服用兴奋剂,归纳出有用、无害、查不出来的‘用药三原则’。”说来有趣,我也曾听不止一位体育界人士颇有几分得意地表述道:“查出来是兴奋剂,查不出来就是高科技!”看来,很可能曾有人把服用禁药如何达到“有用、无害、查不出来”这样的境界,当成“高科技”项目来攻关。并且,为了尽快取得所谓的成果,据说,中国游泳队是第一个大张旗鼓吸收外国使用兴奋剂“先进经验”的队伍,早在1986年,就聘请了一位东德的“用药大师”担任教练。不知道在这位“大师”的帮助下,曾创造出多少吃了禁药、却没有被查出来的“奇迹”!

在中国,运动员服用禁药既有所谓的“为国争光”的保护色,更有运动员、教练和官员凭借好成绩(尤其是奥运金牌)发财、升官的强大动力,再加上“穿帮”以后有关当局竭力庇护,不去严查严处,所以才屡禁不绝。联系这样的现实,再来阅读2014年11月1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向国家体育总局反馈巡视情况时的一番表述:“巡视中,干部群众也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围绕赛事的行业不正之风反映突出,赛事审批和运动员裁判员选拔选派不规范、不公开、不透明;比赛违背公平原则、弄虚作假,破坏赛风赛纪现象比较严重;赛事开发经营混乱,缺少必要的规范和监督;总局直属单位行政、事业、社团、企业四位一体,权力高度集中;干部兼职普遍,利益关系复杂。总局党组和纪检组两个责任落实不到位,监管问责力度不够大,违纪违法问题反映突出。”真是让人不能不摇头叹息!

当然,媒体发布的巡视组之所言只是结论,而不曾将得出结论的依据罗列,但由这样一通绝非没有依据的结论,你不难想象出,中国体育在大把赢得各类金牌的风光背后,还有着怎样让国人无法目睹的丑陋——肮脏的游泳池,只是这种丑陋的一个部分。

举国体制下的肮脏泳池相关阅读
金钱体育
无法杜绝的谎言
请正视体育教育
金钱体育下的谎言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