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180期]灰色的正义联盟

@ 十二月 11,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12月11日。2013年的今天,西安市民“@庖丁解牛555”在坚持了78天的维权之后,终于获得了胜利,拿回了雁翔路诚信执法停车场之前违规向他收取的上千元停车费(1782期之6我的中国梦1815期之4)。一年过去了,西安各大执法停车场依然在收取早已被叫停的执法停车费,证明这次维权成功确实仅仅是一个例外。

[1]火车站要当卫生先进

先从一则冷笑话说起吧。12月10日,陕西省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公示了2014年省级卫生先进单位、卫生乡镇的名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西安火车站即将被命名为省级卫生先进单位。此消息一出,就连护城狗都大吃一惊,只要在西安生活过,去过西安火车站,就没办法承认那是个干净整洁的地方。以至于有网友问:这是开国际玩笑吗?

平心而论,西安火车站这几年真的干净很多了,最起码候车室里看着还挺不错的,为旅客设置的座椅虽然旧但不脏。然而,西安火车站之所以不能挺起腰板,骄傲地说老子就是很干净,原因在于丫是本地最著名的道德洼地。周边小商店永不厌烦的碰瓷、黑出租三天不开张开张吃三天、小旅馆千年一样的拉客说辞、站前分局出一次手比西安冬天的蓝天还少,以及那里永远都聚集着一些闲人…无数人在那个地方栽过跟头,吃过大亏或小亏,在他们心里,西安火车站比墨汁还黑。

于是西安火车站在人们心目中的刻板印象就这样形成了,也许从视觉上看,它很干净,但是在人们心中,它太脏了。这件事证明了一个真理:搞卫生之类的,都不是什么大事,爱卫会之类的东西其实没什么大用。

[2]西安小偷技术展示

据说护城狗们最不能容忍的是:西安被称为“贼城”。问题是大西安的贼们真的都很强,以下两条投稿可以让我们对大西安小偷的技术有个概念:

  • 12月2日19点多,“@浩howw”在环2公交车上遇到了一个比较特别的小偷,小偷割破了他的衣服,偷走了钱包,拿走了钱,又把钱包还了回来,还给他留了10块钱…
  • 12月10日,“@刘寅龙龙哥”在北大街秋林门口吃饭,把才买了三天的电动车停在秋林门口,上了三道锁,出来电动车就被偷了。

怎么样?西安小偷绝非浪得虚名吧。当然,现在技术高超的小偷也不多了,大多是半偷半抢。

[3]小超市的防贼对策

本地人对贼的深恶痛绝态度可从对下面这则新闻的态度看出来:据陕台《第一新闻》报道,西安南郊一超市为防贼,在柜台后的显眼处张贴了两张小偷照片,上面写着『此人是贼』,已经张贴了9个月。据超市工作人员称,这两人是超市监控拍下的,贴出来是给大家提个醒,不报警是因为划不来,都是小偷小摸。

小偷

因为新闻的最后,记者咨询了律师,律师实话实说,表示这种行为是侵权的,侵犯了他人的人格权,结果一众网友大骂律师,却没注意到“@苏微沫arill”的这番话:“基本上大型超市抓到小偷都会拍照,然后让员工都记住他们的事迹,他们下次再进超市。员工发现后,报告后勤,后边就有便衣保安跟着他们。一旦作案,就会被抓起来。不过我之前见的都是在员工办公室贴着,顾客是看不到的。”

只不过,在一个人人信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地方,人们总觉得结果正义比较重要。

[4]正义联盟没名分

既然“贼城”能成为西安的别称,那么会出现一个叫“反扒志愿者联盟”的组织也不足为奇。有意思的是,《陕西日报》最近还为这个组织打抱不平起来,党报表示“反扒志愿者联盟”从2006年7月成立以来,协助警方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790余名,这么一个充满了正能量的组织,却没有挂靠单位,长达8年都没有正式注册。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一定要挂靠。首先呢,对于党国来说,任何公益组织都是必须要有挂靠单位的;其次,有了挂靠单位才能注册,才能拿到拨款或者组织募捐,否则就是非法集资。没有挂靠单位,这些反扒志愿者在抓小偷时出了事只能自己负责。

@有半毛钱2532036733”解释了不能挂靠的原因:“反扒严格说来就是执法。既然是执法,就要有法律授权。没有授权如何挂靠单位?法律有规定,公民可以扭送犯罪嫌疑人至公安机关。所以反扒民间组织只能利用法律这条规定,只能是无名无份的松散随机组织。除非法律规定任意公民个人可以执法。”

如此看来,反扒联盟实际上自己也走在法律边缘上的。

[5]少见的抓贼事件

虽然大西安有反扒志愿者联盟,小偷也是人人喊打,但总的来说,本条要展示的这件事是非常少见的:抓小偷不多见,抓得这么欢乐的就很少见了。

12月11日中午,一个小偷在西北工业大学里行窃,被发现了,“@认真的旅行者”在现场看到,同学们大喊着“抓贼了”,欢乐地追逐着小偷,小偷惊慌失措,被马路牙子绊了一下,瞬间被几个同学按倒在地,同学们随即拿出手机报警,真是大快人心…

抓小偷

[6]理直气壮的销赃人

再来看一件与偷窃有关的奇葩事吧。“@ETmvp”投稿说:“我伙计前几天买了个便宜iPhone,拿到手玩儿了一阵,手机直接转成了丢失模式。他试着联系下原主人,想给点钱解锁或者让失主给点钱把手机还给他,毕竟是穷人,不然谁捡这种便宜。结果人家失主一不要钱,二不要手机,就是不给解锁。好好的手机就这么报废了,真是有钱任性。”

买了销赃的手机,还敢联系原主人求解锁,还投稿抱怨人家拒绝,这是【西安e报(微博版)】遇到过的最厚脸皮的投稿人了。

[7]信息量太大

这条和上条一样,是用来让大家长见识的。“@宇艺至夏”最近加了个QQ好友,结果对方给他发来了这样一条信息,信息量非常丰富,让他大开眼界。

信息量太大
必须发出来和大家分享

[8]存在感薄弱的委员会

说起道德,今年年中刚刚成立的陕西省新闻道德委员会(2016期之1)想起来在年末要刷存在感,给出了几个数字:半年来,共接到投诉举报典型案例38起,其中28起已经办结。并语焉不详地描述了案件范畴:记者介入或参与地方经济纠纷、经济类案件内容失实、监督类报道采编存在瑕疵、群众生活类纠纷报道引发当事人不满等方面。确认有违规行为,不过是通报给媒体和宣宣,然后提供一个处罚意见。

这篇用来刷存在感的通稿,因为举不出一个具体的例子,被人们默契地无视了。

[9]继续教育的猫腻

身在咸阳的“@上官静颖”发现没办法忽视本不需要多注意的会计继续教育,她愤愤地发来来吐槽:“咸阳的会计继续教育,竟然要专门请假3、4天实地培训上课,然后考试!根本没有安排在周末。报名费要260元。我以前在广西参加会计继续教育,直接去财政局会计科买个网上教育卡,网上学习24个小时后考试,收费只有75元。”

没想到,西安也一样惨,“@Qiu-Mino-Andy”证实西安收费更贵:“260已经算便宜了,西安已经400了,好在上课可以自行安排。”而“@王玅”则举出了大连的例子:“大连的继续教育是自己去官网上自主学习,一年学习满24小时直接在网上进行继续教育测试,不收取任何费用。”

这大概就是西安和沿海城市的差距所在吧。

[10]老歌新听

最后推荐一首马飞的老歌《城管来了》,尽管是老歌,可到现在都还没过时呢~

[西安e报:2180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815期]只会收费啥都不管
[西安e报:1450期]一锅粥
[西安e报:1084期]1Q84
[西安e报:719期]恭喜恭喜恭喜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