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该词不一定是暧昧

@ 十二月 12, 2014

前不久,震惊一时的复旦投毒案二次公审。在一审判决为死刑的面前,犯罪嫌疑人林森浩一直坚称自己是恶作剧,很明显,这是辩护律师想出来的荒谬做法,用“法外情”的方式博取法官的同情,以期减免刑罚。

林森浩在法律面前开始忏悔,其实,此次事件真是中国教育的悲哀,多少年寒窗苦读换来的高材生,公司求才的目标人物,不过如此而已。看到这次审判,让我想到了日本著名影片《告白》。一样是犯罪,结果不一样,但,人性本恶,显露无遗。

人性本善还是性本恶,这场辩论从未停止。中国两大思想家持不同观点,奠定了后人派别的对立。孟子说,人性呀,没有不善良的,好似水没有不向低处流的。而荀子说,人性是恶的,善,那都是伪装出来的。话说回来,孟子的看法基于一个前提——水从高处往下走,否则,无法往低处流。也就是说,“人性本善”具有限制性,但荀子描述的情况是普遍存在的。不过,不论肯定哪位,都不能否认对方,谁叫这道题确实没有标准答案呢?《告白》正是在“没有标准答案”的先决条件下孕育而生。

《告白》由擅长喜剧的中岛哲也执导,昔日的青春偶像松隆子主演。一部阴郁沉重,甚至有些血腥暴力的悬疑影片派出如此轻松的阵容,这是一大挑战,它后来获得巨大成功,深受好评,与这套阵容看似格格不入有很大关系,增加了观众的印象分。

中岛哲也导演这样一部属于惊悚类的影片,开场音乐却用轻快的《Milk》,既注入了自己的风格,又舒缓了观众紧张的神经。最关键的一点,后续的故事发展180°大转弯,调性逆势下行,反转之迅速令观众感到手法之精妙。在影片中段,中岛哲也再用节奏快更强的《That’s The Way (I Like It)》,还配以13岁的演员们MV般的载歌载舞,此处作用与《Milk》无异,为直击心灵的震撼和冷汗垫场,仿佛是马路上的减速带。

镜子中的自己

镜子中的自己

当松隆子出场,《恋爱世纪》里的女神,木村拓哉的荧屏情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告白着女儿的悲惨遭遇,不惜对她怜悯。松隆子发挥了作用,她的亮相正是要得到这种效果,紧接着,她将用日本金像影后的演技证明自己,从而,让观众大呼受骗,原来她才是幕后凶手。

中岛哲也和松隆子,两个人的出其不意,倏然间,把《告白》打造成经典。一导一演,并非惊悚片的合适人选,然而,二人如影片的故事,千回百转,出人意料。

《告白》对每位角色的心理定位非常清晰,尤其是刻画两位少年凶手及最狠的老师的心理变化相当成功。本片试图警告倾斜的社会,讽刺乳臭未干的人文主义,批判法律条款的宽松无垠,导致以暴制暴激发“人性本恶”,令人体会到现实生活的彻骨寒意。全片结尾处,转暗的银幕中,“开玩笑的”正是对这一观点的最好体现,这是为傲慢的官能感觉渲染上颓废色彩的名句。

中岛哲也在处理整部戏的暴力场面时,显得小心翼翼,充满文艺气息,试图降低该类镜头对观众的视觉冲击,而是充分挖掘心理矛盾,以让观众感受到心理的恐惧才是真正的恐怖。况且,故事的你来我往皆源于每位人物的内心告白,告白着前后变化。

说到“告白”,人们往往首先想到表白。事实上,“告白”还有说明、汇报之意,并非唯一的暧昧色彩。在这部扼腕叹息的影片中,“告白”就是说明,说明一次罪行,说明一场遗憾,说明一层痛彻心扉。

《《告白》:该词不一定是暧昧》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射手们的思想未开放
《星际穿越》:爱是灵魂
《亲爱的》:亲爱的,不只是孩子
迟来的万圣节礼赠:《闪灵》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