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美食家

@ 十二月 16, 2014

【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分享《<兴唐传>里的吃家儿》。】

日本有个作家村上龙写了本 《孤独美食家》,但是这本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故事集,却借着谈美食,讲着自己奇幻的人生故事。美食只是穿插在他人生况味的体验中,虽然视觉上的想象力很精彩,但这和美食基本没什么关系,只是百味杂陈的感官神经。而另一本由久住昌之著作,谷口治郎绘画的漫画《孤独的美食家》,却令人爱不释手。

“吃饭是一种不需要顾及他人,不受时间和社会规范的限制,享受自由自在幸福时光的果腹行为”,啊,深以为然。一位独来独往的男子——井之头五郎,没有上司,没有员工、没有同事、没有情人。只有五郎一个人,透过他独自用餐的孤独时光,刻画食物与记忆的连结,以及环绕着食物的人间百态。五郎有自己的食物美学,他不在乎评价,全屏一个人的心情与感触来选择就餐。吃得好,不如好好吃,每一次用餐,五郎都是那么容易满足,每次都是吃的十足过瘾,看着五郎的吃相,你会不用自主的入画,忍不住吞口水。

这是一本经典的漫画,许多孤独的用餐者,会心领神会的来对待食物,来对待自己的人生缩影。

“哦,我的肚子餓了,我要找点东西吃了”, 咦,这个画面很熟悉,这不就是自己吗?突然肚子饿,突然就坐不住,你立刻想起某种食物,鼻翼翕动,似乎嗅到了食物的芬芳,一刻也不能停歇的想去找东西吃。而通常,五郎都会说:“哦,真是太好吃了”。这是当你全心全意对待事物时,他回报给你的幸福感。

《孤独美食家》配图
五郎的幸福感

我们常常看不到这种幸福感。身边,有那么多的人并不在乎食物,似乎所吃并不是所想,或者吃成了件累赘的事情,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就不经意的慢待食物,不是心不在焉地玩手机,就是面无表情地囫囵吞咽,吃,成了例行公事。

有一次在杨天定排队买腊牛肉夹馍,排在前面的一位精瘦汉子,左右手各捏着一个,一旋身就蹲在地上吃起来。好一个热乎乎的场面:摊着那汉子心急,稀烂的腊牛肉肥多瘦少,咬下去丰腴的油脂就顺着嘴角轻溅出来,汉子提防汤汁浪费边吃边吮,红白相间的一个“开口笑”,几口就咬的剩不月牙,我们就这么瞪着眼看着,汉子却浑然不觉,一群人肚子咕咕直叫,直催老板手下快点…这样的食客,此刻多么专注,却又如此孤独。

五郎的一个人用餐美学:“不去要排队的餐厅,讨厌吃东西时有人在后面等。不喜欢点菜时被店员反问。我的身体就像炼钢厂,我的胃就是熔炉”。哈哈,多么顽皮的五郎,不是我们自己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美学,有自己的脾性,喜欢一个人吃饭的人,需要一段时间,让自己和食物独自面对。喜欢独自吃饭的人,排除干扰因素,不是喜欢享用时间的人吗?

有句话叫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吃。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吃什么我特看重。能一个人去吃饭的时候,脑海里大概就会构思,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定位,一准就自动导航到心仪的饭馆。前段时间在师大路,看到一间小小的排骨米饭,不知怎么就决定尝尝,这一间狭小的只能容纳十几个人用餐的小店,很快端出来一大碗清汤大骨,另加的蔬菜清淡温顺,十几块的花费,却是朴实诱人的一餐,几乎是用虔诚的心情啃完大骨,又满足的喝完汤,米饭都仔细的粒粒清,那一刻觉得自己就是五郎,真想大喊一声:“哦,真是太好吃了”。我们总在吃,却很少歌颂食物。

孤独的美食家 二维码相关阅读
才下舌头,又上心头
颤巍巍的清晨
铁锅炖羊肉
消逝的羊肝夹馍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