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动的评论者

@ 十二月 17, 2014

本文首发于《Spark》,作者“宋钰康”,作者曾撰文《对西安地铁的一点改进意见》】

前天写了一篇关于改进西安地铁的文章,被朋友转载到了微博上,并艾特了一个拥有超过五十万粉丝的微博”@在西安”。后来文章就被转到了”在西安”的官微上面,今天看了下,有五十多条回复。

其实我平常很少上微博,只是这次因为文章被公开,所以就去特地关注了下,想看看大家对于我的这篇文章是什么看法。后来发现,这些人居然在微博上骂开了…一条一条看下去,我发现网友的评论很有意思。我这篇文章其实只是给出自己对于西安地铁的意见,并且在后面了说明了,西安的地铁建设必然不能与帝都相比,但有必要向它看齐,所以后面的内容其实只是说一说别的城市是怎么做的,然后就开始有人说我傻逼,拿西安和北京比,既然不喜欢西安,赶紧滚蛋,滚到帝都生活吧。看了这样的评论,我感到非常无语,不知道他们是出于什么原因说出这样的话。

后来我仔细想了想,可能是这样的原因:毕竟我的文章比较长,他们在阅读微博时,可能没有仔细查看文章,只是大概看了看,其中某些只言片语激起了他们的不满,于是直接转到评论,发表自己的心情。更详细地说,我在文章里吐槽西安地铁的不完善之处,刚看到这里,没有看到后面我说我也希望西安地铁在以后逐渐改进,情绪激动,再加上发散思维,他可能以为我在黑西安,于是便骂我:不喜欢就滚回北京,别在西安呆。

为什么网络造就了这么多“愤青”或者说“喷子”?

我觉得这反映了当下很多网民的特点和习惯:快速粗略地阅读,以偏盖全地发表意见。

客观来讲,当下移动互联网如此发达,大家都喜欢快消费,140字的微博,短小精悍的段子,二十分钟的脱口秀,信息的可视化,看文章只看标题等等。现在生活节奏这么快,人们都在忙于工作,基本没有足够的大片的时间来花在阅读上面,所以静下来读书的人越来越少,只能是快速、碎片化的阅读。

主观来说,在互联网中,网民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渴望。生活中,他们可能不喜欢交际,或者没有勇气表达自己的想法,于是互联网给了他们表达意见的平台。而且这个平台相比于真实的生活更有吸引力,更无拘无束,而且也基本不用担心说话的后果。发表自己的意见后,看着自己的意见被别人所阅读,得到别人的赞同。于是有了不同的群体,支持和反对各自站队,开始了撕逼大战。在这样的争论中,他们能够以语言来维护自己的立场,并获得心理上的愉悦感。所以,他们开始胡言乱语,用不喜欢就滚蛋来发泄自己的不满,用体制问题来表达自己思想的先进性。

网络似乎充斥着各种无用的信息,而发布者似乎也乐于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被自己创造的内容吸引并展开撕逼大战,所以有了造谣者,有了标题党。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是时候静下心来,好好读一本书了,而不是在网络上发表无用的评论来消磨时间。

《躁动的评论者》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迷宫一样的西安
被剥夺的知情权和话语权
城市之外的幸福
不自信的巨变只能产生垃圾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