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187期]自杀的校长

@ 十二月 18,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12月18日。2010年的这一天,《南方都市报》和《中国青年报》同时报道了一个女人不寻常的官场之路(725期之9726期之本周人物),她叫李力,当时是西安市高新分局唐延路派出所女教导员。两天后,关于此人的所有报道均被和谐(728期之6),此事不了了之。如此快准狠的处理方式,如今已经非常少见了。

[1]自杀的校长

西北政法大学前校长陈明华对自己也挺快准狠的。18日早上6点左右,陈明华在家跳楼自杀身亡。

陈明华今年71岁,1997年8月-2003年6月之间担任西北政法学院学院,当时西北政法还只是学院(2006年才更名为大学),因此可以说他是西北政法大学的前校长了。2008年退休后,他又在西安培华大学当院长,去年任期结束。

从陈明华的人生履历来看,这是一个人生赢家,那么他为何选择自杀呢?警方和媒体给的答案是“长期患有糖尿病等多种疾病,身体不太好”。不堪病痛折磨吗?有这个可能。然而我们需要了解的是:1、糖尿病是一种慢性病;2、对于陈明华这样一位上层精英来说,贵国给的退休费和待遇还是很不错的。

@海盗057”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当年陈明华是突然卸任的,我的毕业证都是书记签章,此后西北政法大约有三年时间处于无校长状态,同学们的毕业证都没有校长发。学校内传言甚多,称其在基建上弄了些钱,所以导致提前下台…”下台十年之后突然自杀,大概与习老板今年老虎苍蝇一起打、退休也要继续追究有关吧。

隔着新闻揣摩别人的人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因为信息并不对等。但对于做新闻的人来说,这也是新闻的魅力所在:把事件罗列起来,总有一些真相会浮出水面。

[2]睡着的官员

党的干部是这样分类的:出事的和没出事的;被抓住的和没被抓住的。比如杨达才就属于在细节上被抓住最后出事的,他的教训让很多官员开始重视细节。当然,也有混不吝的,比如神木县副县长刘地树。

据《新京报》报道,12月17日,神木县一个近200人上访团因政府限价房问题前往县信访局上访,在业主代表与县领导开会的会场,当轮到值班副县长刘地树讲话时,大家发现刘副县长头靠椅子上睡着了,上访代表称其“睡着了得有十几分钟”。12月18日,神木县委宣传部一负责人称:“刘地树不是副县长,是县长助理。”

睡着了

我能理解这位县长助理打瞌睡的心理,上访就是吵来吵去,扯来扯去,刁民们提出各种无理要求,代表政府的官员们心里苦挨时间,表面上还要做出礼贤访民的样子。敢于直接打瞌睡,当面藐视访民,还被人拍下照片,刘助理不是一般人。

[3]骄傲的老师

一般说来,贵国的上位者在对待比自己地位低的人时,都是这样子。在他们看来,你的尊严是你的地位决定的。“@阿齐导演”发现小学也这样:

“陕西很多小学校门口都有值日生,我在南稍门小学、文艺路小学等地观察很久,发现值日生见到老师进门时,都会热情鞠躬或敬礼,大声喊着『老师好』,而老师却毫不理会地走进学校,这些孩子也习惯地接受了老师这样冰冷的反应。我觉得这样很不好,为人师表啊。”

评论中有不少给老师洗白的,问题在于这是一种普通人之间的礼节:面对长者先打招呼,面对平辈或小辈的招呼要积极回应。反正我爸妈从小就是这么教我的,这些老师如此回应,只能说明他们没什么家教。

[4]分裂的教育

本国教育是从小就开始改造思想的。请欣赏六中学生“@YOOO贩子”发来的这三张图——西安市第六中学专门出的模拟问卷调查,据介绍,西安市第六中学要求每个学生必须背过这三张问卷上的字,被问到时一个绊子都不能打。

问卷

“@紫JG荆”也提供了一个信息:“两个礼拜前的周三,即12月4日,高新一小全校的家庭作业都一样:背诵学校发的创文知识。不仅要背,还要默写…”

最有趣的是这种方式兼具洗脑和敷衍两大特色,这边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被当成贵国最政治正确的东西,那边厢中小学用应试教育那套——给出正确答案死记硬背来应付差事,真是又分裂又统一,堪称魔幻主义行为艺术最典型代表。

[5]严肃的投票

用正式严肃的方式完成不屑一顾的事情,是贵国所有人心照不宣的把戏,适用于所有范围。比如“@二奶要报仇”提供的这条:12月18日下午,西安航空学院的学生们被聚集了起来,每个人手里发一个事先写好名字的『选民证』,然后将其投入选票箱…

这种事其中挺常见的,“@戒捌猪”也经历过:“在武汉上大学时也参加过一次人大代表选举,当时还特正式,不过后来投票完,计票的老师说,实际上没我们啥事,我们的票就算全算上,也改变不了结果,几位候选人得票差额比我们所有学生多。话再说回来,对几个候选人既不认识,也不了解,我们真不知道神圣的选票该给谁?”

“@戒捌猪”最后那几句话倒也没错,内地选举可以说没有任何基础,程序也好,气氛也好,候选人从来没操心过票数问题,就算让投票人来选,弃权票或者胡乱填的票估计都占大多数…

[6]被重视的卫生

前面说到了创文,有张图必须展示出来,来自“@废都情人”,18日中午14点半,他路过环城路时看到,近50辆出租车按顺序排着停在路边,整个队伍从东门绵延到了中山门…

创卫

当人们还在猜测到底是排队加气(气到底是有多紧张),还是出租车司机又搞什么行为艺术,“@铁总领导”揭示了答案:“创文,各车队检查车容车貌。”搞文明城市,不是先消灭拒载,而是检查卫生…红朝的领导们小时候都是当卫生委员的吧。

[7]被觊觎的杜陵

也许是太重视细节了,以至于人们常常以为细节就是全部。杜陵就出了这么一档事。

12月15日,“@王朝的废墟”在汉宣帝杜陵核心保护区内看到,紧挨陵庙遗址,有人大兴土木。他去打听,当地村民说这里要修高尔夫球场,而工地的人说是在种树。问题是,谁家种树还上挖掘机和打夯机?他非常生气,因为就在一年多前,陕西省政府才通过了《杜陵文物保护规划》;就在一个月前,文物部门才下达了停工通知…

杜陵

这事曝光后,毫无意外地,12月17日这个工地停工了,但在杜陵搞这个项目的公司的老板始终没有露面,媒体没有爆出更多的料,估计该公司后台比较硬。

华商报》提到了这样一个细节:西汉帝陵保护管理中心管理人员透露,在发现工地违法施工后,管理中心就多次对其进行书面警告,11月中旬还送达了停工通知,但工地一直照干不误。

按照以往的评论趋势,应该要讨论的是为啥工地不管停工通知。而讨论出来的终极答案应该是西汉帝陵保护管理中心只有管理权没有执法权,所以说话没人听。一般来说,讨论到这里就完了,而我在此想问的是:既有高屋建瓴的保护规划,又有专门的管理机构,按说挺面面俱到了,结果为什么会没用呢?答案就是我在本条开始说的那句话:太重视细节,以为细节就是全部。

[8]可怕的抢劫

大家都知道大西安年底治安不怎么好,小偷遍地,实际上抢劫也猖獗起来了。12月17日晚上,“@L-我无所谓”的妹妹晚上下课后回家时,在电视塔附近遭到抢劫,钱包和金项链等随身物品全被抢走,脖子和手臂被劫匪勒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幸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这才脱险。

@L-我无所谓”还补充了当时的细节:“那男人从背后直接勒住妹妹的脖子,就把人往电视塔附近的树林里拖。我妹叫了两声,引起了路过的一大爷的注意。男人跟大爷说我妹妹是她媳妇,俩人正吵架。幸好有那辆出租车经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时妹妹就被吓傻了,回家才缓过神来。”

从手法看,地点、方式、托辞明显都是事先准备好的,这是个惯犯,非常危险,孤身出门的妹子建议购买防身设备。

[9]治愈的灵魂

最后来看一个治愈系的投稿。18日早上,“@陕西电视台翔子”在长安南路一超市买菜时,遇到了一个40来岁,戴着头盔穿着反光背心的女老外,老外向他求助,帮她找最便宜的大米。他当时的想法是,这个老外还挺节省。接着卖菜的老板来帮忙,并告诉他:“这位女士在旁边一福利院工作,孩子太多所以米不能买太贵。她每天早上都骑小三轮送几个残疾孩子上幼儿园…”

这样的默默做好事的老外其实在中国挺多的,仅陕西省内,前有已经去世的阿曼达女士,后有创办黄河厨房的托尼先生,我总觉得他们出现的意义就在于提供一个样板,告诉我们人是可以这样活着的。

[10]大开的脑洞

鉴于这是一篇被我从圣诞前拖到圣诞后才发布的e报,抱歉之余,推荐一部圣诞节可以看的视频——英剧《黑镜》今年的圣诞节特辑《白色圣诞节》,依然是神剧水准,三个故事一个套一个,无论是想象还是技巧,更不用说内涵,牛逼到秒杀一切剧集,重磅推荐。

[西安e报:218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726期]李力的官场之路
[西安e报:1091期]西安女娃(ⅩⅡ)
[西安e报:1457期]长安通的第三个秘密
[西安e报:1822期]空气质量倒数第一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