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水土,一方性情

@ 十二月 19, 2014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选自《长安是中国的心》,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西安的黄土》。】

中国人见面聚会,好问祖籍和出生之地,其原因不一,不过应该有通过水土把握一个人的性情甚至品质之意,只是迂回曲折,从旁而敲,以免彼此尴尬。实际上中国人早就注意到水土与性情的关系,缘于现代文明对人的尊重,我不能论何处多出盗,何处多出诈,然而我认同会稽乃报仇雪耻之乡,认同湘女多情,鲁男多礼。我以为齐臣晏子使楚所作的橘枳之辩十分机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显然是一种高度总结,富于道理。

少陵原,古域而已。其坐落于秦岭之阴,地理学家认为,它的成因在水的冲积和黄尘的堆积。凌空一隆,傲然百里。地势高亢,从而阳光明亮,空气畅通,十分爽朗并清澈。左流浐河,右过潏河,托得少陵原象一只头东尾西的方舟。其水土不但独特,而且鲜明,它之所育与所养多为镵豁之人。镵豁是方言,在吾乡少陵原及其周边一带,语意向度指:强硬,坚韧,果断,厉害,严紧,或有锋芒,敢干,不奸滑,讨厌善巧便佞之举。张汤与苏武两位,都是少陵原人,其性情可以研究,并作水土影响的范例。

张汤小时候,有一天,父亲外出,由他守舍,老鼠吃了他家的肉。父亲回来,责而殴之,他全认了。不过父亲刚刚转身而去,他便挖地三尺,深掘其洞,非抓住老鼠不可。抓住了,也没有匆匆处理,反之,按程序审讯,并当庭分裂老鼠之体以致其死。父亲见状,十分惊诧,便让儿子学习律令。张汤长大在汉政府工作,以司法和刑狱为专职,历任侍御史,廷尉,御史大夫,认真而往往过度。他处理了陈皇后巫患案,杀三百余人。他参与修改过法规,仅砍头一罪,凡四百余条。他判决刘安、刘赐和刘建谋反案,夺命数万。由于涉嫌私铸货币,以为有恶,便夺命数十万,其中大司农颜异,是他以臭名昭著的腹非法致死的。然而他终于陷进汉政府的勾心斗角之中,而且丞相府三高官联合向汉武帝揭发他有罪。张汤不认罪,反之,控告三高官陷害他,遂以死抗议。他为官一生,竟无多少钱财,其兄弟是用牛车拉他下葬的,且有棺无椁,足见他的克己。张汤属于镵豁人,酷,谓之酷吏。

张汤

酷吏张汤

苏武有一年受汉武帝派遣,率使团赴匈奴见单于,以建立和谐关系,不料其副手张胜卷入一件劫持计划,秘泄而涉苏武。苏武是那种视名节重于生命的人,宁死,也要尊严。他以为自己负国,便要自杀,幸有部下劝阻,从而未死。卫律是一个先前就背叛汉政府的人,他是宁辱,也要活着。卫律遵单于之命,逼苏武投降。苏武觉得一旦变节,将无脸归汉,竟突然抽刀刺身。卫律大惊,赶紧过去抱住苏武。虽然免死,不过已经伤残。越是不屈,单于就越是希望得到苏武,遂将其囚于地窑,绝饮断食。他便饮雪水,吃毛毡,以维持生命。之后,押苏武在北海一带牧羊,羊是公羊,单于下令公羊产乳,才放他归汉,刁难他的程度若秦王当年刁难燕太子丹的乌白头,马生角。苏武在荒野十九年,孤苦伶仃,饿得不得不掏老鼠洞所藏草籽充饥,衣衫褴褛,头发尽白。此间,李降落入匈奴之网。司马迁为其辩护,遭宫刑之罪,但他却不争气,还是投降了,辜负了司马迁,而且受单于所示,到北海去诱劝苏武服务于匈奴。李陵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而遭拒。苏武说:“臣事君,犹子事父,子为父死亡所恨!”表示不畏斧砍油炸,诚如孔子所提倡的:“志士仁人,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以害仁。”直到汉昭帝执政时候,他方得以归汉。其去时所持使节,返时仍持手中。苏武属于镵豁人,忠,谓之忠臣。

我生长于少陵原,在其住民之中穿梭往来多年,朝夕相处,俯仰相见,窃以为少陵原人之性情,包括妇女儿童在内,多具张汤与苏武性情之遗传。对于这两位老者,我不能简单地评其是好是坏,因为事情是复杂的。不过有一点非常清楚,他们一旦承担,便下誓完成,而且恪守内在原则,没有卑鄙龌龊之习。少陵原曾经活动过并安眠着一些国君贵妇,雅士高僧,这固然由于它占尽京兆之利,不过少陵原住民性情之纯正,从而容易让其接受,何偿不是根据!生观美景,死居美穴,是人之所共欲!当然,水土是包含文化的,少陵原之风,显然是君子道德之风,它会浸入人的血液与细胞之中,甚至人原本就是水土创造的。

一方水土,一方性情 二维码相关阅读
运气这种事
人应该活出自由
回乡偶书
我的故乡汉村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