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与大蒜

@ 十二月 23, 2014

【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分享《孤独的美食家》。】

编辑约稿,说写篇咖啡吧,糟糕的是我不喝咖啡,更不懂咖啡。周立波曾经说过一句引起轩然大波的话:一个吃大蒜的怎么可以和一个喝咖啡的在一起呢?意思是喝咖啡的人比爱吃大蒜的人有逼格。我几乎不喝咖啡,还挺爱吃蒜的,这方面格调可以降为负数。

满街的咖啡馆现在都挺有格调的,大牌国际连锁企业俨然引领着此领域的文化,而隐没在城市角落里形形色色的小店也有自己稳定的客户群,无论在家里、还是在社交场合,都有人品咖啡而不是传统的品茗,在星巴克喝一杯25元的中杯拿铁,曾经是很时尚的表现。不过据国际咖啡组织的统计,中国人每年平均只喝3杯咖啡,与之相比,美国人是500到700杯。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实在搞不明白种类繁多的咖啡之间的区别,只知道苦和不苦的、加奶的和猫拉出来的。唯一专门去品尝咖啡,是2004年在越南的某省,滴露咖啡名气大极了,所以专程去见识一下。越南咖啡是用炼乳来代替牛奶和糖,由于兑进炼乳的甜味超乎想象,有人说这混合的滋味像爱情。越南咖啡有专用的滴漏,浓郁的咖啡从滴漏杯里一滴滴缓缓地漏入玻璃杯,见别人都是把冰茶放到底下,把咖啡滴漏架在上面,反正我就这么漏着喝了,觉得甜、好喝,回家就买了好几大包,送朋友他们也说好喝。这一杯滴露卖给我们10块人民币,本地人也就是2块钱据说。但是对咖啡的印象,还没有店里播放的本地MTV令人印象深刻,那是另一种文化的喜人感受。

还是说说大蒜吧。吃肉不吃蒜,营养减一半。陕西人太喜欢蒜了,和喜欢油泼辣子一样。吃面的时候,剥两瓣蒜;吃饺子的时候,剥两瓣蒜;吃烤肉的时候,剥两瓣蒜;吃羊肉泡馍的时候,不剥蒜,配一碟糖蒜利利口。

经常食用大蒜的好处众所周知,科学的研究是一种叫做大蒜素的东西。大蒜素被认为是一种广谱抗菌药,具有消炎、降血压、降血脂、抑制血小板凝集、防癌、抗病毒等多种生物学功能,但是据说大蒜的科学吃法是生吃,以免大蒜素在热环境中失去药理活性,还有要捣碎或切成薄片,并暴露在空气中15分钟后再吃,目的是让大蒜充分氧化,在有氧环境中与大蒜酶起反应,产生大蒜素。我认识一位精于此道之人,每次吃饭的时候就把蒜一颗颗咬开,等着氧化后再吃,面对一桌子宾朋和美味佳肴,你感受一下。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大蒜的历史,在古埃及就有记载,4600年前法老胡夫给修筑金字塔的奴隶食用大蒜,以预防疾病。我国大蒜历史有载两千多年,由西汉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大蒜、其气熏烈,通五腑,达诸窍,祛寒湿,辟邪恶,消痈肿,化积食,此其功也”。正是这样的学说,民间才有“大蒜上市,药铺关门”之说,人民如此喜爱大蒜,就是冲着这东西杀菌去寒的,食辛辣,求健康。

咖啡肯定没有如此功效,咖啡含有咖啡因,会刺激中枢神经系统、心脏和呼吸系统。咖啡不应该和大蒜比,喝咖啡本来是和喝茶作对比的,把喝咖啡和吃大蒜作对比是为了拉仇恨,一杯香气氤氲的咖啡和发出强烈气味的大蒜(这时候大蒜素肯定已经充分释放了)暗含着前者芬芳后者臭不可闻。但我的感受是糖蒜配白葡萄酒也十分靠谱,吃石家葱肉包子配咖啡也不唐突,标榜自己是喝咖啡的与爱吃蒜的人没有阶级之分,只有傲娇的阵营。

陕西人爱吃蒜的另一个传世之作就是蒜蘸面, 面条扯成大宽煮熟后,捞进一个大盆里冷淘(即过水,唐代就有“槐叶冷淘”了)。取碗放辣椒面、青辣椒段、蒜苗、码上捣碎的蒜沫,用热油 “吱拉”一浇,一碗香气扑鼻的蘸汁就成了,吃的时候从面盆里夹出宽厚的面条,拉到蒜汁中蘸着吃,“稀溜溜”的吃面声就是对蘸汁美好的歌颂,这样油、汪、蒜、辣、香的面条谁会拒绝呢?

食生蒜口臭,吃完还是要讲究一点去去味儿,不然电梯里的客官们就受委屈了,但是喝完香气扑鼻的咖啡还那么“口臭”,那就是人品问题了。

大蒜收获季节在小满前后,新蒜上市的时候,卖蒜人骑着自行车载着一辫一辫的大蒜走街串户给饭馆送,街上所有的饭馆都为客人提供新鲜水果一般的大蒜,粉嫩的蒜皮像少女的皮肤,白盈盈的蒜瓣发出宝石的光芒,客人们噙着蒜粒,嚼着嚼着,天气就越来越热了。

咖啡与大蒜 二维码相关阅读
才下舌头,又上心头
消逝的羊肝夹馍
铁锅炖羊肉
私房菜不是家常菜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