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192期]都是神经病

@ 十二月 23,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12月23日。2008年的今天,第一期e报出刊,每期10条,向《爱枣报》致敬。时至今日,e报6岁了。大家快乐!翻到第一期发现,2天内竟然就有4条评论!原谅我用“竟然”这俩字儿,因为自从网站被墙后,已经好多期没有人来评论了。写的人好寂寞…

[1]西法大无法律

近日,西北政法大学的领导们在后勤保障跟不上的情况下,强行对学生们限电,22日晚,愤怒的学生将热水瓶等物从宿舍抛下以示抗议(2191期之3)。

砸完热水瓶这不还得去买么,23号一大早就有学生发现,政法商供中心的热水瓶从30块一个涨到了35块一个且已断货,所有瓶装矿泉水被学生们抢购一空。没买到水的同学们去水房打水时又发现,水房门口贴了俩告示,一则是水房打盖了校章的,打水时间延长为06:30-23:30;二则是校园水站出售饮水机与水票。因第二张告示未盖校章,引得一群爱政法的学生狗们排队来洗地。说这是私人的,与学校无关。这帮洗地狗真是图样图森破,校园内任何商家都跟学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上供如何在学校立足?

稍晚,“@c你在吗”发来此事的最新进展,政法所有班级的导员向学生们训话,若有人因限电暴动,必会重罚。该网友说:“学校不去解决实际问题,只会向学生施压。限电不征求学生意见,连个走过场都没有,学法律的没见过民主,学校真是专制独裁!”

如此说来,该还是解决了问题嘛。从源头从学生入手,简单,快速,有效。咋说呢,还是那句话—高校就是政府的缩影。

[2]七不准

共党出了个“七不讲”(1606期之1),神木搞起了“七不准”。近日,神木县一近200人上访团因政府限价房问题前往县信访局上访。在业主代表与县领导开会的会场上,轮到刘副县长讲话时,副县长头靠椅子上睡着了。随后,神木县委宣传部一负责人称,刘地树不是副县长,是县长助理。

睡觉

事发几日后,神木县政府对全县党员、领导及公职人员下发了“七不准”。内容如下:不准在公共场合吸烟;不准在公共场合编造、传播谣言和小道消息,不得报怨或发牢骚;不准在会议期间打瞌睡,不得玩手机;不准在工作日饮酒,严禁酒后参加公务活动;禁止配戴名贵手表首饰等奢侈品。

网友“@瑞瑞这个名字行不行”看出了门道。他说:“这不准的事儿就是经常发生的事儿嘛。现在搞这个,这脸打的。疼!”

[3]该交保护费了

12月23号09:10,家住南二环凯旋城的“@M再也不见”在小区东门外看见,一看着眼生的小伙子正摆摊卖夹馍时城管来撵,双方为此吵了起来。因城管骂人骂的太难听,几个老大爷看不下去就跟城管在那儿理论。该网友说:“我就奇怪了,这条路早上摆摊的特别多。为什么城管就专找这个小伙不找别人?”

这还用问吗?明显是没交保护费。“@Cola小哥”说:“13年此地的行情是一月交600块可摆到10点,周末可以到11点。谁交钱,谁摆摊。不交钱,滚蛋去吧。”

[4]严重精分患者

网友“@阴雨天里的小太阳”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说:“23号14时,我去办业务时雁塔出入境分局的网断了,工作人员笑着说『最开心的事就是听到网断了』。16:30才下班,为啥不早点联系维修啊?”

因此前的医生拍照事件(2191期之1、2)的风还没刮完,没有例外的,评论里所有网友都骂博主有病,不会设身处地地为他人着想。“@郭恩泽”的评论被点赞最多。他说:“这就跟最近的手术室自拍事件一样!因为身份特殊所以平时很正常的事儿,被放大了。”

一样个屁!政府的窗口部门就该把服务做好,你私下哪怕说希望单位着火,希望领导都烧死也没啥。你在来办证的市民跟前说这话,意思就不一样了。本身就是朝九晚五周末休息的工作,平常人来办事都得错时间请假,遇见个断网就高兴的口不择言,这办证的人听见心里能舒服吗?

再者说,这些替公务员说话的网友应该设身处地地为博主多想想,置换都置换错了。你们是得了精分吧。

[5]病不起

@若汐Carla”说:“我妈因病在西安空军医院进行治疗,红外线照20分钟,洗一下抹点药,每次收费1180元且不开票不给走医保。后来医院又让买一种哈尔滨产的抑菌油,由于治疗费用有点贵,妈妈想只在医院买药,回家自己抹,但医院却说不做治疗就不卖。后来妈妈问了她在哈尔滨的医院朋友,对方说这种治疗正常的话一次也就300左右,不然就是3000包好…”

看这用的药,十有八九是被诊断为妇科宫颈糜烂了。这都被科学辟谣了多少次了,宫颈糜烂就不是病,但凡有性生活的女人,80%都“糜烂”。宫颈炎症倒是真的需要治疗,但绝对花不了这么多钱。

空军医院的妇科科室早已被私人承包,去那儿看病人就是跟自己的钱过不去。不止是空军医院,西安的武警医院亦如此。

[6]碰瓷儿老太

21号中午, “@一朵石心花儿” 的弟弟被一老太太碰瓷儿了。“@一朵石心花儿”说:“当时我弟弟抱着打印机行走至玉祥门西站街十字绿灯过马路时,被一骑自行车的老太太从背后给撞了。老太自己倒在了地上,20岁的弟弟没啥社会经验,且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任谁都是先去扶起老人,却没想到被这老太各种要钱。随后交警来调解称,他也知道老太是碰瓷,不过还是给点钱算了。无奈之下给了50块,这事儿才算完了。”

被撞者好心扶起撞人者,还要给其赔钱,哪有这样的道理?若撞人者是年轻人估计交警也不会这么处理,老人,老女人,不要脸的老女人,三者合一,没人惹得起。赶紧给点钱息事宁人,要真被这老贼缠上,50块后面加个零都不一定能打发的了。嗯,交警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7]出租车抢客

23日17:40前后,“@coooomn”在航天城地铁口目睹了奇葩一幕。她说:“一个小伙打的,停了两辆车,小伙上了后面的车,结果前面那辆的司机不乐意了,下车就和后面的司机吵起来了,非要让小伙坐他的车,要么就给30块钱,要么就别走…”

这大西安的出租车一向是拒载,在抢起客来了?哦,看到事发地点也就释然了,这是长安县的出租车,多少年了,还是这么牛逼。长安县,乌木些年,都么变。

[8]上街堵路喽

堵路

图By“@尘衍

没有一个城市像西安一样,以堵路的方式来进行诉求的方式被大西安人民发挥的淋漓尽致,以至于网友投稿的语气常常带有威胁性质——『要是再不解决我们就去堵路』!为啥如此之屌?因为堵路成本低,简单,快速,有效,当然,还要加上政府傻逼!

23号18:30,久居多年,房产证却一直不能落实的东方星苑业主们,自发占领了东关南街丁字口。下班高峰期,直接造成整个东关正街堵成一锅粥。东方星苑是07年的房子,此前,业主们为了房产证的事儿没少往房地局跑,可就是无人出面解决这事儿。稍晚,“@股市实干家”发来了最近进展。他说:“堵路后,西安市房地局来了个很牛的处长和业主协商,说是争取2015年底给解决。业主们不同意,处长答,你们都等了8年了还在乎再等一年?”

谁说堵路不能解决问题?这不就解决了咩?

[9]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在日本东京的西安娃“@迷失在心的方向”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这个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旧传统在日本却一直保持着。每到年末,两三人结伴,拿着类似木鱼的木棒在敲着,提醒着每家每户提高防范。古都西安,要保留的东西简直太多太多了。”

[10]老人与狗

22日晚,一个老汉试图抱着小狗上601路公交,被司机和乘客阻止后,老汉堵在车门口骂骂咧咧地说:“额今儿就坐了,你有本事就报警,我就抱个小狗咋了?奏不给你让!”视频中上前理论的小伙最后跟老汉打了起来…结果,小伙被司机劝下车,狗和老人安稳地坐在车上。

via @love鑫love123

[西安e报:2185期]意识形态最重要史上今日
[西安e报:731期]城北建个和谐门
[西安e报:1096期]实名制PK不过票贩子
[西安e报:1462期]冷
[西安e报:1827期]用生命去散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