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扑倒了他?

@ 十二月 25, 2014

【感谢作者“@椒盐蘑菇儿”的原创分享。】

其实,刚开始我觉得限电不限电没有那么恐怖,因为我买了变压插板:二十多分钟烧一壶水,但最起码能烧开;用不了吹风机,我是长头发,以后早上出门前没时间等头发干就不洗头了,晚上睡前怕感冒也不洗头了,没有特别不方便。这样我也不用去开水房接那水质差的温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还有,我马上要毕业了,有比热水更重要的事情去担心。

前天晚上学弟学妹往楼下扔水壶(2191期之32192期之1),我哭笑不得:学生,不会胡搅蛮缠死皮赖脸,也应对不了打太极,这样的方式很直接,确实有引起大家重视的效果,虽然扔的都是爹妈买的东西。今天下午,听说有个男生举牌“求见贾校长,我们要说法”,结果被扑到了(2193期之2),就像扑到犯罪分子那样,这个时候,我真的失望了。

我对学校很失望:学生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怎么了?为什么要扑到他?他做错了什么?很多同学是贾校长的粉丝,称他贾大大。贾校长是个很儒雅的、关爱学生的人,这不是宣传出来的,是能感受到的,在他主持的讲座中,在校园活动的讲话中,还有偶尔的校园偶遇中,都有体现。贾校长也是刑法出身的法律人,他最懂尊重和保障人权,他提出了“平民情怀”,他中午还与同学在食堂门口交流了。那么,是谁扑到了那个只是想对话的学生?谁赋予了你侵犯别人人身自由的权利?

我和我们的法学老师们一样,虽然法治现状很残酷,但是我们都有法治信仰,坚信一代代的法律人不断努力,法律会赢得社会的尊重,这些从很多老师们的言行举止中可以感受到。可是,做行政管理工作的学校领导们,你们呢?学生有学习问题可以请教教师,对学校的管理有意见怎么告诉领导?比如学校小花园的路灯坏了,冬夜里路灯好着的也没有开,晚上走的时候很可怕,路况也不好,常常磕绊,听说去年有个女孩子就被小花园的夜色中受到骚扰。至今还是那样。学校应该反思为什么没有通畅的渠道可以和学生交流?为什么现有渠道,比如学生会、官网微博这样的平台不能起到这样的作用。

这些不禁让我后知后觉地思考,为什么限电?安全问题吗?学校没有出现过用电方面的问题,大学四年我们没有听说过。防患于未然吗?那是因噎废食,每年那么多人因为车祸伤亡,人们也不会停止用车,用烧水壶没有那么可怕吧。节约资源节约钱?那也用不着在学生的生活用电上下手,毕竟,学校连续好几年种了好多树,这些树几乎每一棵每天都有人打点,修剪除草打药打吊瓶;学校还买了好多大石头,刻字什么的;空闲教室的灯还开着,用不着谁说,就会有自觉的学生去关灯。学生到底还是简单,学校说要改善开水房的条件,大家就乖了。倒是有个勇士,可惜孤军奋战,据说“陪他的只有他女朋友”。

网友们不要太苛刻,不要说现在的学生不能吃苦,我们吃的这种苦是应该的吗?人人都去吃糠咽菜很锻炼人,但是没有人去做。也不要说法学院的学生没有本事,不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没有发生的事情不代表不会发生。也不要说学生只会瞎嚷嚷不成气候,学生首先是个人,是个社会人,其次才是学生。这就是社会的缩影,公权力对我们的侵犯,我们的反抗,这里上演的一切每时每刻都在社会个角落里发生着。本质上,我们和讨薪的农民工一样,要求的,是我们的权利。沉默只会纵容侵犯,反抗正是法律人的行动。

扑倒他的人也许很好找到,却容易忽略他的帮凶:我们的沉默。

谁扑倒了他? 二维码相关阅读
西北政法能帮陕西名垂青史
西北政法大学校友谈“被就业”事件
对西北政法学术讲座审批办法的质疑
[西安e报:2087期]政法卖被子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