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舍离与囤积狂

@ 十二月 25, 2014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一首歌的奇迹》。】

断舍离: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弃多余的废物,脱离对物品的迷恋。日本的山下英子首先提出的这一概念,通过几本畅销书大行其道,简直已经和村上春树的“小确幸”一样,成为近年从日文引进中文的舶来流行语之一。

那本名为《断舍离》的书我是借来读的——也算贯彻了这本书的精神,全书中心思想是面对家里任何一样东西都自问:我现在需不需要?只要不符合“现在”和“需要”这两个标准,就扔掉它。号称由此可以从关注物品转换为关注自我,环境变得清爽,心境也会随之改善。

就像只有营养过剩的人才谈得上减肥一样,断舍离其实是非常奢侈的概念,是要出现在人类已经物质丰富到不虞匮乏甚至过剩,对物质有了足够安全感时才可能出现、被大部分人接受并流行起来。一个典型的反例就是:杰克伦敦的小说《热爱生命》里,在荒原上流浪几乎饿死的主人公刚获救时,对饥饿的记忆和恐惧让他在床铺下塞满了硬面包。曾经饱尝物质匮乏滋味的我们,在一代人之内就可以进步到身体力行“断舍离”,实在值得庆幸。

配图

与断舍离相对应的,是囤积狂。

作为和杂物缠斗经年的主妇,用不着读什么《断舍离》,大扫除后门口也永远会堆起几大包准备扔掉的垃圾,当然读过以后扔得更加有理有据斩钉截铁心安理得。而同时,在虚拟空间里,我的囤积狂症状却在日渐加重:见到略微听过名字的资源就顺手拖下来,在线可以看的电影,也忍不住先下载一份——万一又想看的时候找不着了呢?以及…乐观地注册了好几个云盘后,不得不叹口气,发现还是硬盘靠得住。

也许不止我一个人是这样的,网络上,越来越多的用户在分享文件、合集、网盘搜索工具、在线下载神器…常常附有“尽快下载,丢档不补”这样的警示。

终于有一天被吓到了,是看到有人转发某个网盘资源,号称“逆天200T全集”,200T?相当于200个1T的硬盘!一时间,满心荒凉如一张大网兜头罩下,我忽然觉出了这几个月见到什么都“好歹先拖下来再说”的荒谬。200T的资源大概一辈子都没法子看完,更别说今天的下载和存储可能完全是徒劳的,多半早晚会成为全无意义无法读取的废物,就像那些曾经的磁带、VCD、整盒存满文件的3.5寸软盘,但我仍然停不住一次次点击“下载”的手,就像杰克伦敦小说里的主人公,在储存了太多的硬面包后,仍然会向遇到的水手贪婪地伸出手去讨要——“他的神志非常清醒。他是在防备可能发生的另一次饥荒——就是这么回事。”

断舍离与囤积狂 二维码相关阅读
微博的结绳记事
在云端
镖局的圣诞雪橇
揣着图书馆出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