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196期]奇怪的“^”号

@ 十二月 27,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12月27日,四年前的今天,湖南衡南县松江镇一运送学生的三轮车坠河,造成14名小学生死亡。

特稿:舆情是一个大生意

1949年,英国屌丝记者 George Orwell 出版了一本后来被各国知识分子共同奉为圭臬的书,叫《1984》。这本小说还有个副标题——“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预见了“机器监控”的伟岸力量,65年后的2014年,中国人把《1984》变成了事实。

我们不能一边大肆攻击美国的“棱镜”计划,一边漠视已经对每个中国人都在进行“监控”的事实。在中国,“监控”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生意,伯通在他的博客里透露:人民网下属的“人民在线”在2013年的收入就已经过亿了,新华网的“舆情监控”能力不如人民网,也有5000万之多,2014年的数字还没出来,两家肯定都涨了不少。

在Google被赶出中国之后,人民网的即刻搜索(相关:伟光正的另一种表达)、新华网的盘古搜索(相关:陕西互联网环境真的恶劣吗)开始出来抢桃子,两家失败之后合并为“中国搜索”,估计这个中国搜索也没多少人用,但是人民网、新华网凭借强大的政府背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搞的其实是“舆情监控”的大买卖。

请不要自作多情地以为所谓的“舆情监控”是为了“倾听民意”,或许有这样的功能,也只是很少一部分,真正的目的是监管和控制,服务政府、机构或者某些官员的特定需要,甚至可以针对某个大人物进行“私人定制服务”。“舆情行业”是一个大金矿,因为中国最有钱的是政府,最“操心”舆情的也是政府,政府在“舆情控制”上不计成本——不管是人力、财力,只要能“监管”住,多少钱?多少人?您尽管要吧!

舆情行业的从业者们被称为“舆情分析师”,这个职位变得炙手可热了。目前中国只有两个官方机构能颁发“舆情分析师”的职业技术证书,分别是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与人民网合办的“网络舆情分析师”,工信部与新华网的“网络舆情管理师”。咋又是人民网和新华网?这不只是巧合吧?

“舆情分析师”们进行工作的时候,需要“舆情监控软件”。这些软件作为“通用软件”,在2013年就开始被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纳入协议供货范围。需要注意:人民网以及它的下属子公司人民在线再次出现了:在2014年初,人民在线已经入围中央国家机关舆情管理软件采购项目。在“中国政府采购网”上,人民在线可谓收获颇丰,拿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订单。

看上去,人民网以及它的人民在线,控制了“舆情行业”的绝对话语权。有一家来自厦门的公司杀出了“人民系”和“新华系”的包围,它就是已经在香港上市的美亚柏科(Google财经官网),特意要提到这个公司,是因为它可能就在盯着此时此刻每个在网络上的西安人。公开的信息显示:7月9日,“西安市网络舆情监测处置指挥平台”建设的重任落在了美亚的头上,中标金额为350万元。在此之前,陕西省公安厅也于5月6日采购了价值208.5万元的“超级情报系统设备”,请看下图。

两家企业一起上
陕西省公安厅网站截图

图中的“A标段中标供应商”——珠海市新德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也是美亚柏科的,另外两家是销售硬件的陕西本地公司。美亚柏科在这个总额为495.3万元的“超级监控”项目中拿到了303.5万元,6成以上。

被删除的页面
西安市财政局官网

西安市财政局的官方网站上,不知道什么原因,已经删除掉了美亚柏科中标的官方公告网址(URL已经作废,只能看到网页快照),西安市政府的官网上,在“政府采购”里,也查不到这条中标信息了。这个名为“西安市网络舆情监测处置指挥平台建设”的项目在招标中,出现了一个小插曲,2014年6月3日,西安市市级单位政府采购中心发布了一则“废标公告”,内称:“有效投标供应商不足三家”,需要“重新组织招标”。于是7月1日再次公开招标,六天之后,7月7日,就“火速”地敲定了美亚柏科。

有效投标供应商不足三家,这个原因看似有些搞笑。在“舆情监控”这个新兴的“钱景”巨大的行业里,和美亚柏科竞争的绝对不只是三家,比如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官网),这家企业也是搞“搜索”出身的,本地知名网站——华商网在创办早期花费了不少钱购买了它的搜索服务,向用户提供华商报的全文检索服务,但是效果很糟,还不如现在360免费的好呢。这家公司提出的口号是“像预报天气一样预报网络舆情”,其互联网舆情管理系统“广泛应用在政府、公检法、电力、石化、军工、通信、媒体、医药等各个行业”。

《人民论坛》是一个公开出版物,它曾经发布南阳师范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白长燕的“研究结果”——略论我国网络舆情监测产业的现状与发展路径,文章提到:中国的网络舆情监测服务机构大致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由软件公司和传统的市场调查公司联合成立的舆情监测软件企业,比如美亚柏科、拓尔思、军犬…;第二类是依托人民网、新华网等主流媒体建立的舆情监测平台;第三类由高校或学术机构创办的舆情研究所,如中国传媒大学网络舆情(口碑)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等;第四类是由舆情监测软件机构和高校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合作成立的舆情实验室,如南京大学——谷尼网络舆情监测与分析实验室、清华——优讯舆情实验室。这一类机构将高校多学科团队的学术优势与先进互联网监控软件的技术优势、市场经验相结合,实现优势互补。

人在美国的何清涟补充说:“除了以上这些‘精英’之外,当然还有五毛这类草根附于这个产业的骥尾。”不过,我在此要提醒各位注意的是:现在连五毛,都可以用“机器人”来模拟了。请看下图:

奇怪的符号出现了
每条转发里都有一个奇怪的“^”(via:INXIAN微博版)

你有没有发现其中的猫腻?是的,有个奇怪的“^”,这八成是某个“舆情监控”系统的“舆情管理师”在制造“虚拟身份”实施“内容干预”的时候,操作不熟练或者不小心,多出来了一个字符。

这大概也可以算是“创文妖风”(2195期)的一个表现吧?你可以发现,在这种强大“舆情监控”力度之下,普通人想说一句自己的真心话是多么地难。

互联网原本可以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让每个人从中汲取信息,获得全方面的成长。而在中国,互联网已经异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监控网络,它把每个人都视为潜在的国家公敌,通过“大数据分析”等手段,已经完全可以锁定某个人在互联网的任何行为——比如你的淘宝消费记录、百度搜索记录、腾讯聊天记录、手机通话记录、电脑上网记录——甚至你用微信、陌陌约炮的记录,通过“社会工程学”的加工,你的一切都是透明的。美国的“棱镜”算什么?过去曾经有个名言:“没人知道网络另一端的是不是狗”,现在这句话应该修改为:“网络另一端有人知道你有没有穿内裤”。

一个可以预见的“骇客帝国”——或者全新版的《1984》,已经到来。本周,《红旗文稿》发布了军方(国防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撰写的“敌对势力千方百计研究翻墙技术推广”,认为“互联网搭建技术、大数据技术、微电子技术、信息传输技术、‘破网’技术和无线网络攻击技术领域的最新发展已经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安全’造成了影响”,并提出了干预措施。这文章写得有点过时了,因为中国已经是在这么干了。2014年11月27日的《红旗文稿》已经提及了“大数据时代的网络舆情管理”。

中国政府采购网的检索结果表明,来自江苏、甘肃、福建、广西、宁夏、天津、四川、浙江、河北等地的各级政府部门,为采购类似“舆情监控系统”,耗费十几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2013年,美亚柏科的营业收入为3.9亿元。

“泡泡网”的“闲人”说:

…现在中国人一窝蜂投进舆情监控这个年度过千亿收入的“新产业”。最后,网络审查变成“帮客户解决困难”,资讯过滤只是“维护社会安宁”。从业人员沉醉于业绩,公司追求营业额,人人自我感觉良好,齐齐乐于充当打压网络言论自由的“共犯”,被监控变得“理所当然”,畅所欲言才是“不正常”。

这样下去,中国的互联网上,只能存下来两种人:监控别人的人,被别人监控的人。中国的互联网走到这一步,也就到头了。更可怕的是:一旦这些被“监控到的信息”发生泄漏,那么后果将是非常严重的。本周,12306的数据泄漏(2195期)可能只是未来一场全国性大悲剧的序幕…

本期e报特稿行文至此,让我们重温一下苹果公司的这个非常经典的广告片吧:

[西安e报:2196期]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735期]双城之梦
[西安e报:1100期]从维权到维稳
[西安e报:1466期]生活真不容易
[西安e报:1831期]一条失踪的投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