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015文章汇总

[西安e报:2412期]太热了

星期五, 七月 31st,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7月31日。2013年的今天,午夜时分电闪雷鸣狂风四起,而后暴雨倾盆。网友们“冒死”拍下了这一幕(1682期之4)…

[1]降温费涨价了

降温费这个东西,还真是听过的人多见过的人少,毕竟谁也不会为了这点钱去投诉自己的公司,除非不想干了(599期之2886期之12396期之5)。7月30日,省人社厅、省财政厅下发通知:经省政府同意,决定对夏季防暑降温费和高温津贴标准进行调整。室外作业人员由每人每天10元提高到15元,其他人员由每人每天6元提高到10元,调整后的标准从6月15日起执行。6块钱都不发,10块钱就更不会发了。经济不景气,广东沿海城市,平均一天倒闭一家企业。政府不降低税收,只会狠命吸血。

(更多…)

谈游泳

星期五, 七月 31st, 2015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 大圣归来了?》。】

跑步和游泳是我目前最感兴趣的两种运动。跑步的魅力在于简单,便捷,你只需要一双跑鞋,将步子提快,膝盖提高,自然而然风景就开始向视野两侧迅速掠过。你不是凭借任何机械、机电工具来做到这一切。每一步踩在地面,收获的是一个人凭借自身能力在地球上完成位移的踏实感,如果你跑的够久、够长,像村上春树那样跑步,估计你还会收获一种莫名奇妙的荣誉感。

而游泳相对于跑步,装备就要显得复杂一些。需要泳帽、当然你还得准备泳裤。它不像跑步那样随时随地立刻就能启动,它需要一个场地。尤其像西安这样的内陆炎热城市,要跑到一个专门的场地去游泳,那么你眼前只有两种选择。第一种选择:眼前像是煮沸了水的泳池。第二种选择是干净、安静的高级消费游泳场馆。 (更多…)

一生契约

星期五, 七月 31st, 2015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的博客》,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每个人都成了平儿》。】.

图片

(更多…)

有关“知青”的记忆和思考(中)

星期五, 七月 31st, 2015

原文首发于《法制日报 法治周末》连载专栏,感谢作者“周大伟”的原创分享。因文章长度缘故,本文将分为上、中、下三篇进行发布,上篇回顾《有关“知青”的记忆和思考(上)》。作者注:此文为作者为《法制日报-法治周末》撰写的连载专栏稿的未删节版。】

电影导演陈凯歌在自传体回忆录“少年凯歌”里,提及一个上海知青在云南农场被大树压死的故事。陈凯歌的叙述很有电影蒙太奇的画面感。

1970年岁末,在陈凯歌插队落户的那个农场里,一个十六岁的上海知青被砍倒的一棵大树压倒。树太大,倒下来的时候,天似乎缺了一块。这个知青死在去农场卫生所的路上。事后,农场照例请死者的家属来一趟农场,表示歉意。死者的父亲是位五十多岁的上海钢铁厂工人。来到农场后,没有哭,只是沉默。他提出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儿子出事的地方。去的那天随行者很多,大都是知识青年。那是山中的一片谷地,砍倒的树还静静地躺在那里,只是枝叶已经枯黄。大家都不说话,老父亲默然站了良久,祭奠工友似的,摘下了帽子。他走过去,蹲下,用手摸了摸树身,问道:“是他砍倒的吗?”有人回答:“是。” 父亲用手在草丛中摸了摸,摸出来一把儿子用过的砍刀。站起来,问大家:“树还要砍吗?”大家回答是:“在一日就要砍一日,这就是我们的生涯了。”这位父亲用手指了指大家,又放下,说:“那,以后小心了。”陈凯歌记得,在场的知青们都哭了。 (更多…)

[西安e报:2411期]来自勉县的枪声

星期四, 七月 30th,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7月30日。今天晚上,央媒“@新华视点 ”和“@央视新闻”不约而同地在22:00,发出了你党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军事纪律委员会的《关于对郭伯雄组织调查情况和处理意见的报告》的新闻。这位73岁的前军委主席,出身咸阳礼泉县的西北虎,从普通一兵到手握虎符的军委前一把手,最终等来开除党籍的初步处理。礼泉县历史上出的最有名的人物莫过于“安史之乱”中的史思明,不知道郭伯雄能否与史思明齐名,位列礼泉县志上“遗臭万年”榜的Top3?

[1]来音乐学院报道

网友“@刘沛荣PR”发了一张自己收到的2015级西安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抱怨偌大的音乐学院竟然在录取通知书上还有错别字,她说:“其实晒通知书我是拒绝的,因为我找到了错别字…”。这打印通知书的工作人员想必是脑子秀逗了吧,“报到”、“报道”傻傻分不清楚,这审核的上级也是逗逼,读着通顺也就画圈让去印了。
图片自:@刘沛荣PR

图片自:@刘沛荣PR

(更多…)

孔雀的沉默

星期四, 七月 30th, 2015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一星如月看多时》。】

一直相信一件事:作品是一个作家最靠得住的自传。即使这作家并非三毛那样,以自己人生为作品的主要题材,但在落笔那一刻,写下这些文字的人的情绪和爱恨,依然会在字里行间准确地流露出来。因此,写作家传记,绝对离不开解析传主的作品。寇研的唐代女诗人薛涛传记《大唐孔雀》正是这样一部多方梳理考证相关史料和解析薛涛不同阶段诗作的人物传记,然而读毕掩卷,印象最深刻的,却是薛涛的沉默。

“诗言志”是中国文人的人传统,一个文人的一生是被诗文贯穿的,得意如“一日看尽长安花”,失意似“江州司马青衫湿”,无论喜怒哀乐,文人的本能是用诗文抒怀倾诉。对于薛涛而言,自从十六岁那年作为诗名远扬的天才少女被当时的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召入幕府侍酒赋诗,遂入乐籍”开始,作诗更是她一生赖以生存的职业。然而,在薛涛人生中一些重要时刻,一些应该作诗的时刻,她却奇怪地保持了沉默,没有写下哪怕一行诗句。 (更多…)

“满月之咒”真的存在吗?

星期四, 七月 30th, 2015

原文首发于“卢昌海个人主页”,感谢作者“卢昌海”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大数据的陷阱》。】

撰写本文时, 正是美国的 “万圣节”(Halloween),也称 “鬼节”。 这是孩子们的最爱——可以穿上奇装异服,扮成鬼怪讨要糖果等。这也是电影院 “鬼片” 迭出的日子,就连素来严肃的科学场馆,有时也会迎合气氛,比如芝加哥的阿德勒天文馆(Adler Planetarium)就在今年推出了题为 “红月亮之咒”(Curse of the Blood Moon)的新片。说起来,将月亮——尤其是满月——神秘化还真是常见的故事或伪科学题材,比如传说中的 “狼人” (Wolf Man) 就是每逢满月之夜,就从人身变为狼身;另外如 “满月之咒”(curse of full moon),将满月跟暴力、灾难,乃至股市变化等等联系起来的也大有人在。

这些都只是故事、附会或无稽之谈。不过,2006 年,科学家们居然真的发现了一个跟满月有关的奇怪现象。

这现象还得从阿波罗计划(Project Apollo)说起。该计划最大的成就当然是将人送上了月球,但它还有一些不太出名,却同样有价值的贡献,比如1969-1971年间,阿波罗11、14、15 号飞船在月球上留下了一组反射装置,能将射往月球的激光束反射回来,利用激光束经反射往返所需的时间,科学家们能精确地测定出地月距离。 (更多…)

从未央宫出发的丝绸之路(上)

星期四, 七月 30th, 2015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博客》,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张骞的西域之行》。】

汉武帝是一个长安人,生长在未央宫。苍天眷顾,命运的一切优势都向他汇集。

其父汉景帝先有薄皇后,遗憾她无子,失宠遭废,不久便薨。汉景帝妃嫔多,子也多,刘彘为第九子。栗姬之子刘荣,在汉景帝前元四年,公元前153年,立为太子。兄为太子,弟刘彘遂封胶东王,年4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