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015文章汇总

[西安e报:2565期]飞越疯人院

星期四, 十二月 31st,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2月31日。今天下午,在赵国国防部例行发布会上,军方证实,赵国的第二艘航母正在大连进行建造。这是继“辽宁号”之后,又一件让赵国屁民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的“大杀器”。

[1]文化统战

12月30日下午,台湾故宫博物院南院中庭的龙、马兽首遭一对年轻男女泼红漆,石柱上还被喷上了“文化统战”四个红字。警方随后将两人带走,并以破坏公物和妨害公务罪名移送法办。嘉义地方检察署检察官连夜审讯后,认为没有扣押的必要,而下令将二人释放候审。 (更多…)

《老炮儿》告诉我的几件事

星期四, 十二月 31st, 2015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令人惊喜的<我的少女时代>》。】

《老炮儿》讲了个一个有血有肉的故事,在赵国如今闹剧一般的电影业中一枝独秀。网络上有太多人就着冯小刚的表演延伸开去,感慨老一辈人的青春,怀念起北京城过去顽主和大院子弟之间的斗殴,感怀现在规矩没了,全认钱了。这些情绪上的反复品砸已经有太多人做了,我也就不添乱了。我是在想其他的几件事情。

首先是年老。也许二十刚出头的时候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一旦到了30岁,感觉时间空间塌缩,全向自己积压了过来。你会觉得10年就像是一根锐利无情的箭矢,Sou的一下,狠狠地把你自己的一部分身体钉在了靶上,那部分东西就留在那儿了,不动了,死了。 (更多…)

两岸开源社群面面观

星期四, 十二月 31st, 2015

原文首发于《FOSS Geek|爱开源魅影》,感谢作者“tonghuix”的原创分享。】

2014年参加完台湾COSCUP以后我写了《两岸开源文化面面观》一文,在两岸开源社群中引发讨论。甚至还引起台湾出版业巨擘郝明义先生的关注,并在今年9月出版的他的新书《如果台湾四周是海洋》中提到并引用,同时郝先生也亲自参加了今年的台湾COSCUP2015。一年后,当我再回头看这篇文章时,难免觉得仍然有些片面,缺少实践考察和足够广泛的了解,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再来补足。

从2014到2015这一年,通过各种平台,我不断与对岸的草根开源社群保持联系,持续考察和比较两岸开源社群的差异。今年参加COSCUP2015期间,更是想办法补足之前缺失的地方,特别是与去年没能深入交流的朋友,加深了联系和交流,又与某些“COSCUP-Hater”聊,听听他们的看法。今年不仅与年轻人聊,更与年纪大的人交流,与传统大公司的人员交流,以获取更多”世代”之间的看法。与去年参加COSCUP之后对台湾开源社群的盛赞不同,今年我更多了几分理性和开明。也许也与这一年多来我本人心智看法的变动有关系。

COSCUP 2015
COSCUP 2015的主题是“开放文化”

近几年,我更偏重去中心化、草根化的社群治理,所以这次去台湾完全只关注草根社群,已经不再丝毫考虑其他组织形式。决定在去年《两岸开源文化面面观》一文的基础上,再写一篇《两岸开源社群面面观》。 (更多…)

对话(288):离开华商报的故事

星期四, 十二月 31st, 2015

时间:2015年12月25日

地点:南郊

人物:华商报员老杜、小王

对话人:长生

一、老杜

:在华商报工作多久了?

:不到10年,说得太具体可能暴露身份。

:为什么想着离开?

:年底报社又迎来了一波裁员潮,起初部门希望裁掉4个人,没想到起了连锁反应,十几个人只剩下了4、5个。 (更多…)

[西安e报:2564期]基友周翔宇

星期三, 十二月 30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5年12月30日。有“电力一姐”之称的李小琳自12月30日起辞任“赵国电力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据称这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工作安排”。李小琳的父亲是李鹏,一个非常有争议的“六四人物”。民间一直传言李鹏是周恩来的“养子”,被李家在各种场合予以否认。

[1]是 Gay 又咋了?

30日这天,有条消息迅速占据了墙外互联网以及墙内互联网的一小撮人的视野:赵国开国总理、赵国奠基以来目前仅存的为数不多的道德模范、据传说死后曾获得联合国下半旗之哀荣的大IP(via:知识产权)很可能是一个“真正的同志”。New York TimesHuffington PostReuters 以及 shanghaiist 都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更多…)

人心里的“霾”

星期三, 十二月 30th, 2015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张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秋收冬藏》。】

又忍受了几天雾霾天气。说忍受,是因为无奈,束手无策。看不见蓝天白云,感觉不到冬日太阳的温暖,呼吸不到新鲜空气,被告知要减少户外活动,不得不户外行走时最好戴上防霾口罩。醒过神来,顿觉莫名其妙呀,天地之大,怎么就忽然这样了呢?古往今来,月有阴晴圆缺,人有眉高眼低,空气却待人一视同仁,皇帝呼吸,老百姓也呼吸,只听说鼻子出问题,未闻过空气出问题。但是——不得不但是,空气真出问题了。借一句流行话:人类“摊上大事了”!屈原若在世,或有此一问:“人生天地间,不呼吸可乎?”一个人停止了呼吸,就是和这个世界永远“再见”了,想呼吸霾都不能够了。唉——霾啊!如果天天真呼吸霾——不堪设想,我就不“设想”了。

图片自网络

(更多…)

外婆的战争(上)

星期三, 十二月 30th, 2015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石破 ”的原创分享。原文较长,分上下两部分。】

我17岁才知道外婆的官名,那时我发现,我对外婆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外婆是1932年生人,生她那天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征兆,若要加一些神话色彩在我外婆身上,估计是不可能,因为外婆就是这么平凡地降生了。

外婆家里兄弟姐妹八个,外婆排老五,所以后文中的五姨,五姑都指的是我外婆。 (更多…)

青蒿素的前世今生(上)

星期三, 十二月 30th, 2015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半夏长安”的原创分享,原文名《一将功成万骨枯(六):屠呦呦,一将功成》。本文分上下两部分,略有删节。】

1959年越南北方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决定要把南北越南都统一了,所以要跟南越干一仗,当时北方越共中央就抱中国和苏联的大腿,南方也得找个帮手,就找到了美国。当时中国除了给越南物资武器外,还派了解放军6886部队秘密进驻越南,打仗时不戴中国配饰,戴着胡志明的帽子,穿着的也都是越南的服饰。所以只要不开口根本无法分辨。战斗主要在温带的丛林里打,蚊虫叮咬是主要问题,痒了用手抓还是其次的,主要是蚊子传播的疟疾。不光是中国的军队感染疟疾产生好多非战斗减员,越南的美国的士兵也是。1960年—1970年美军因疟疾产生的非战斗减员共80万,比战斗减员高出4-5倍。美国因此成立了专门的陆军研究院,并联合欧洲的研究机构和大药厂,共同研究抗疟新药。当时的越共总书记胡志明也请求老大哥毛主席,能不能请中国政府代他们研究出一种能够治疗疟疾的新药呢?毛主席答应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