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03期]糟糕的开始

@ 一月 3,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1月3日。2013年的今天,西安货车司机因“三环禁令”而游行示威。

[本周公共事件]通宵3号线没了

在华商报的报道里,说是“停运”,在西安晚报的报道里,说是“暂停”。不管官方是什么说辞,这个事情的结果就是西安市民要和通宵3号线告别了。

在2009年通宵公交车(212期之8)接连开通的时候,这是一个很大的“惠民政绩”,被负责引导舆论的媒体们赞美了一次又一次。后来,通宵公交的问题逐渐浮现(1675期之导语),究其原因,西安还不是一个真正的24小时运作的国际化大城市,通宵公交的需求并没有那么大。

现在关闭了通宵3号线,其实是好事,让有限的市政资源投入到更需要的地方。巴士公司的人说:“因为乘客减少,夜间行车运行风险大,加之经常有醉酒乘客滋事,为保证安全,决定暂停通宵三号线运营。”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进入冬季,晚上乘坐通宵公交的乘客已经很少,有时甚至只有几个人,线路运营入不敷出。有以上两个理由足够了,下面两个理由就有点扯淡:一、夜间一些社会车辆,经常不按交通法规行驶,沿线超速、闯红灯等现象较多,给通宵公交运营造成很多安全隐患,运行风险较大。二、通宵公交车上经常会有一些醉酒乘客滋事。难道说:白天西安的某些低素质司机就遵守交规了?醉酒乘客无法自己开车,很可能又会被出租车拒载,非常需要通宵公交的“援助”,因为这把通宵公交取消了,有悖“公共服务”之宗旨呀!

说句题外话:巴士公司的“某负责人”的话有点多了,正应了“言多必失”这四个字。

在通宵3号线被停之前,它从伟大的西安火车站开往西安偏西北的汉城路,共14站,每天晚上11点半首发,到次日凌晨1点之前,每半小时发一趟车,从凌晨1时开始,发车时间分别为凌晨3时、凌晨5时,凌晨5点半发末班车,线路与611路基本重合,运行车辆也是611的车。在冬季的寒夜里的西安,您如果在凌晨3点半要过一把“通宵公交”的瘾,那么意味着你要等90分钟之后才可能等到,但是,这划算吗?如果发车间隔太短,又没有几个乘客,司机开着空车来回折腾,又没啥意思…总之,西安市民应该庆幸这个“鸡肋”终于没了,然而,还有其他三根“鸡肋”依然存在呢——公交1、2、4号线。

【西安e报】记录了通宵公交从开通到取消的全过程,从中不难发现:西安城市的公共政策制定有很大的问题,先是有某个市民在媒体上喊了一嗓子,认为国际化的大西安应该有个通宵公交以适应市民夜间出行的需求。官方觉得这事儿靠谱,于是一拍大腿,就把这事儿弄成了。本地媒体一看自己家的报道被领导重视了,倍儿有面子,接着呱噪、鼓吹,把一个不必要的“鸡肋”吹捧成了“政绩”。

类似的事情在西安每年都要发生很多次,在中国这个官本位的国家里发生的次数就更多了,“父母官”们扫一眼报纸,写上一段批文,往往就会变成不得不去做的“政治命令”,这种“政令”有时候是经不起推敲的,决策的出台过程不科学、不民主,会让整个社会为之付出巨大的成本。以2014年12月31日发生在上海外滩的“踩踏惨剧”为例(相关:上海政府是否该赔偿),复旦大学博士后朱春霞在2004年的毕业论文中,曾结合中外踩踏事故研究指出:景点室内达到1㎡/人、室外达到0.75㎡/人,即要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这是一个十年前就已经通过时下流行的所谓“大数据分析技术”得到的结论了,十年间,中国大地上的踩踏事件一再付出血淋淋的成本,因为城市的决策者们根本就不关心这些。

还好,西安的通宵公交不会造成什么流血、死亡事件,至多是浪费一些社会公共资源,算是一场“出发点很善良的失败的公共政策试验”。在此做一个预言:“其他三条通宵公交也会逐步被取消”。

[本周民生]上海踩踏事件之后

董军检查全市安全

3日上午,西安市的最高行政长官董军专程检查天然气、自来水、石油等企业的安全生产和客运站等人流密集场所的安全保障工作。董军多次说:“要吸取最近的事故教训。企业一定要严格规范操作,多重视细节,严防安全事故发生。人流密集场所,要做好应急防范,严防发生群死群伤事件。”

魏民洲也没闲着,作为执政党在本市的最高官员,他到小寨十字警务站、赛格国际购物中心等地查看安全设施设备,检查安保措施落实情况。他要求:“…抓好人员密集场所安全管理,坚决防止重特大事故发生,严格大型活动审批管理,确保城市安定、人民安居。”

上海踩踏事件之后,各地纷纷开始了突击检查。官员们的表态一贯生硬,形同背书,不看也罢,倒是西安市雁塔区政协委员、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政委李会贤值得关注一下。他准备提交一份提案,建议给小寨天桥安装人员流量监测和风险提醒公告屏幕,避免悲剧发生。

根据统计,小寨商圈的流动人口平时日均流量就有40万人左右,逢节假日更是高达50万人以上,北起西安音乐学院,南至小寨十字,不足千米,就有三座人行天桥,从早到晚人流如织,上下行人极易形成对撞,产生成拱效应。小寨天桥不仅人流量大,且都是台阶,市民上上下下缺乏引导,有些人沿着右侧走,有些人沿着左侧走,冲突点很多。

李委员建议组织专家对小寨人行天桥的负荷峰值和安全承载量做出科学计算,在桥的入口处安装行人流量实时监测系统,一旦超出安全警戒就自动发出警示,引导人群合理流动,避免形成拥挤发生悲剧。他认为:“这种监测系统很成熟了,就和我们的地下车库的车位统计一个道理,通过自动计数系统对天桥上的人口密度进行实时监测。”

李委员准备在1月18日按照政协的工作流程,正式提出这个提案。事实上,在1月3日上午,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和小寨路派出所就在小寨天桥上架设了4块提示牌,提醒市民靠右行走,避免拥挤。这种“行政效率”!让人不得不赞!只要是领导重视的事儿,咱们的执行力没有不强的!

小寨天桥上的提示

[本周逝者]热力管道里的孩子

一边是吸引2015的大喜,一边是上海踩踏36人丧生、哈尔滨火灾5名消防员牺牲、顺德爆炸18人殒命、湖南郴州脚手架倒塌11人被困、云南大理600多年历史的明朝古建烧毁…2015年的中国,就在这一片悲剧中揭开了序幕。

在这些大事件之外,有一个9岁小男孩的不幸去世,很容易被人忽视,但是不能被我们无视——因为这是事关西安民生的,是我们每个西安人身边的“危险”。

2014年12月30日晚上8时许,6个孩子在南二环富秦大厦后院玩捉迷藏,其中一个名叫栋栋的男孩突然失踪。等家人找到时,发现其被卡在小区热力管道的检修井里,全身多处伤痕,已经昏迷。31日凌晨4时,抢救无效,孩子走了。

栋栋今年9岁,河南人,父母做蔬菜生意,他上小学三年级。当晚,家人聚餐,他在院子里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这种“井”已经不是第一次夺人命了,魏民洲和董军能否抽出时间来关注一下?西安市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能否弄个提案、议案?

[本周视觉]跨年

当您看到这期e报的时候,2015年已经过去至少三天了,新的一年开始了,各位,不管往事如何,请您收拾心情,打起精神,努力去迎接未来的新的每一天吧!

[西安e报:2203期]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742期]买凶杀子
[西安e报:1107期]民生多艰
[西安e报:1473期]15岁的新娘
[西安e报:1838期]不拍咋抓嫖?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