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岁月偷甘蔗往事

@ 一月 6, 2015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严建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1978年看<追捕>的经历》。】

乘车从昆明赶往滇西途中,经常看到青翠茂密的甘蔗林,满目葱翠一派绿色望不到边。还有当地的糖厂在车窗外一掠而过。不由得想起郭老师作于文革时期的诗篇:南方的甘蔗林哪,南方的甘蔗林! 你为什么这样香甜,又为什么那样严峻?

南方的甘蔗林在滇西几乎比比皆是。南方的甘蔗拿在手中立即有种沉甸甸凉飕飕的潮湿感,而甘蔗只要经长途运输到了北方,就显得比较干了,水分少了,糖味少了,新鲜味觉感少了,削开看看,有的长了红斑。

当年郭老师用北方的青纱帐与南方的甘蔗林类比。融合进打仗杀敌的概念,大致都是一样。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我只记得有个爱打架的老同学,1976年插队时有次从蔡家坡与一位苗条女生步行回知青点,走着着走半道上天黑了,那女生被我那身体结实的老同学一把拽进了苞谷地,也就是郭老师所谓的青纱帐,然后的事情细节我也没问过。不过后来招工后那女生嫁给了他,还算功德圆满。有一点是肯定的,不管是南方的甘蔗林还是北方的青纱帐,成年男女同类的故事估计发生过不少。

此次我们随团到了酒店。大部分团友纷纷去泡免费温泉,我觉得没啥意思,则与老伴等人去门外甘蔗林里拍照。据当地蔗农说,甘蔗亩产高,每亩地可收入万元左右,比种包谷强。产出的糖蔗卖给当地糖厂榨糖,果蔗拿来自己吃或削皮卖给游客。一般可卖2元-4元/根。当场压榨的甘蔗汁售价4元/杯,甜的要命,甘蔗的鲜味很足。就是蔗农的手黑的很,很多讲究的美女顾忌卫生竟不敢买。

甘蔗地

甘蔗在北方不易栽种,栽种的非常少,尤其在陕西关中。当然也不是没有。记得1976年秋季的一天,当时我还在武屯插队,有次跑到一个叫做联党的村子知青点,听同学告知,联党村口有块田,是大队试验田,不知道种的啥包谷,长得非常粗壮,狗适的就是不结棒棒,我们猜测可能是甘蔗,但又想着不可能,从未听说北方有种植甘蔗的。与知青点的俩黑大汉商议,不如亲自去看看,半夜也没人管,拿把斧头和切面刀,若真的是甘蔗不妨顺点回来大家尝尝,还没吃过新鲜的甘蔗呢。说的不觉哈喇子淌出嘴角。当年物资匮乏,平素几乎啥都吃不到,根本没零嘴。大家都馋得要命。

但叫谁谁不去。怕被村干部逮着。没办法只得动员,说咱去试验田等于侦查一下敌情,看有阶级敌人破坏没,跟郭瑞一样。侦查好了还能吃甘蔗。当时上演一个国产破电影名叫《侦察兵》,主角叫郭瑞。

当天晚上趁着月黑风高没人时,我和俩知青从知青点出发,直奔那片陌生庄稼地而去,不知道为何,狗不停地叫。到了庄稼地砍了根一尝,非常甜,水度大,跟平素买吃的甘蔗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我们大喜,慌忙砍了十数根,砍头去尾,把适合啃的部分砍断装进麻袋沉甸甸扛着一溜烟飞奔回到知青点。

在砍甘蔗之际,忽然大地摇晃了一下,附近小学校墙头的断砖掉落、墙头土簌簌往下掉,个别颓朽的小房子忽然坍塌了。我们愣怔了一阵不知何故。接着听到村子里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和哭号声,有些村民赤身裸体浑身上下不着一丝,黑影幢幢赤条条跑出自己的农家庄院。当年关中习俗。睡觉为防止虱子爬上衣裤,大抵都是脱光就寝的。就意识到刚才发生了地震。

我们背着一麻袋甘蔗回到知情点,大家迫不及待拿出甘蔗分吃,紫红色的皮仿佛能捏出水来。但心情沉重商议良久,颇有世界末日来临之感。有个黑大汉知青雄赳赳说,要是苏联狗适给咱村里撂原子弹,我就上华山北峰去打游击。要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我就参军。有人说,参军你也配参军,参锤子军。你狗适参军怕没人要,你家成份有不好哪能参军?再说参军还得走后门,还得通过武装部,给人送礼,咱穷光蛋哪能参军?做梦吧。

议论了一阵也都困乏了,女生回女生宿舍睡去了。我和一位黑大汉知青睡不着,则在炕头盘膝而坐,一边与蚊子虱子鏖战,一边啃甘蔗,一边下象棋一边聊天。黎明时分看看地下堆了大堆白花花的甘蔗渣,踩上去很绵软,则一脚踢醒一个男知青,叫他把甘蔗渣装回麻袋,照旧扛到甘蔗地倒了去,省得明日村干部知道偷了甘蔗来找麻烦。

天色大亮时,我耐不过困顿,也酣睡过去,影影绰绰听见有人敲门,有人开门,并声称队长。心里暗想不好了,叫人队长寻上门了,睡意顿消还得假装睡觉听他们对话。边眯缝眼偷看。真的做贼心虚。

队长开门见山说,甘蔗好吃不?

知青说,啥?谁吃甘蔗了,哪儿有甘蔗?

队长心有成竹说,装,叫你娃装,吃了就是吃了,装啥嘛?

知青,没有,俺真的没吃,连见都没见,不知道哪有甘蔗?

队长说,吃了就吃了也没人叫你赔。再装?明明吃了甘蔗,还把甘蔗渣撂回地里了,还装?等下,我给咱看个证据,你们也是装的不像磨得不亮,把马都撂倒地里了。

我一骨碌爬起来一看,队长得意洋洋,果然从裤兜掏出一个棋子,果然是个马,黑马。估摸着那知青粗心大意,收拾棋盘不小心把个棋子一块铲进麻袋,一块倒到甘蔗地里了。哈哈哈。

当天下午,队长就派人把那块甘蔗地全部收割,寸草不留。怕风声传出大家都去偷甘蔗。那是当年我吃到最好吃的甘蔗。

知青岁月偷甘蔗往事 二维码相关阅读
国庆节买豆腐
放暑假卖冬瓜籽
那个吃不饱的岁月
几十年前的那次约会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