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07期]骗人骗到派出所

@ 一月 7,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月6日。2014年的今天,西安市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向天开炮,前后共发射了48枚增雨防雹弹(1842期之1),但西安亦然未能降雪,连降水量都很小。对比今年温度和天气,真是岁岁年年花相似。

[1]补偿款哪去了

在拆哪国,拆迁一向是提升GDP、引领城市走向国际化大都市的最有效途径,按照某些人的逻辑,谁阻挡了这历史的车轮,他们就会将真实的车轮压向谁,比如接下来的这一例——

1月7日下午,“@小白mORninG”向【西安e报(微博版)】说:“2007年,曲江管委会对雁塔区南窑村进行拆迁改造,当年的拆迁条款写明人均赔付45万人民币,补偿住房人均45平米。可回迁后变成了人均30万,住房30平米。村民就此向曲江管委会上诉,可1月6日早上,曲江管委会却派人将该村多名村民打伤…”

另一名知情者“真相不一定是真相”说:“打人者不知是哪方指使的,有可能是曲江管委会,也可能是开发商。打人起因是南窑村区域内一片空地要动工,但这片地皮一直没有给社员们交代清楚是怎么『交易』出去的。村民劝阻无效后发生了流血受伤事件。另:村民们收到的实际赔偿款是每人15万。”

每人15万,村民们把房子租出去一年就能收回这么多钱了,难怪不乐意,补偿款的差价到哪去了呢?还记得去年年底曲江被纪委搞掉的那个村主任吗?侵占挪用公款1289万(2174期之1)。沿着村老大往上查,没跑。

[2]传销的数字

西安也是个滋养传销的沃土,每年都有很多人被骗到这里来。据西安市工商局透露,2014年西安共捣毁传销窝点646个,驱散涉传人员4602人,其中港务区西航花园的传销活动突出,仅该小区就捣毁窝点156个,西航花园属城改回迁小区,且处于城乡接合地带,不少传销组织在此设立窝点。随后,陕西省工商局也下发通知,要求全省工商系统自开展3个月“风雷行动”,严厉打击整治传销。为即将到来的春节和两会营造一个和谐稳定的外部环境。

对此,“@SUN_Kyle”的看法比较贴切认为:“你今天驱散了,明天誓师大会就又开上了。问题在你抓住传销头子否?如何处理?有没有让传销头子得到翻倍的惩治?有没有杀一儆百的效果?没有,那工商局就是在年底邀功了。”

[3]陕北卖处案

2014年9月, 吴起县高级中学发生一起校园集体猥亵案,6名高二女生闯入5名学妹宿舍,用水果刀威胁她们脱光衣裤,划伤她们胸部,还找来啤酒瓶猥亵她们,并威胁受害人不许告诉老师家长,反抗就遭殴打。26日,6名涉案女生被刑拘,5名受害女生已被送医,胸部和下体不同程度受伤。这件事当时并未载入e报。

此案过了3个多月,“@法治周末”爆了个不小的料,据称,此案中的几名施暴学生家长表示自己孩子也是受害者,领头的两个孩子的银行卡里有很多钱,一位家长说:“这些钱来路不正,领头打人的两个女生的银行卡里,一个有120万元,另一个有80万元,听说这些钱是一些老板给的,通过她们专找女学生卖处给一些官员,以便跟官员拉关系揽工程。”而受害学生的家长也表示,县公安局称此案背后或涉一些老板和官员。

让自己的孩子生在天朝,还真是一件需要足够勇气的事情。

[4]刑讯逼供

@澎湃新闻”报道了这么一件事:2014年底,被天津警方以诈骗罪抓捕的西安商人张耒,通过民警联系到律师朱勇辉,他在电话中称自己“天天被刑讯逼供,四天没让吃喝,身上地上都是血,你们快来。” 朱勇辉说:“自上次通话后,自己再未能与张耒取得联系,现在张耒是死是活我们都不知道。”

刑讯逼供,对于天朝警察而言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而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条微博下面,一些也许是被诈骗过的受害者如是说:“严刑逼供总是不对,但有些人不用重刑是不会说的!”有时我常会有这样一种错觉:以后还是不要再抱怨天朝政府政党了,有些人活该被当奴隶统治。

[5]跳楼讨薪

年底了,讨薪的人越来越多。1月6日15:00前后,腾讯网友“H-Abb”路过朱雀批发市场时,发现市场南100米左右的一个楼盘上,疑似有人要跳楼,119和120已全部赶到现场,围观群众很多。

据“@西安晚报”报道,一对夫妻爬上了一在建楼盘的30层欲跳楼,因承包商欠了夫妻俩2万余元的工钱,多次讨要无果后,俩人才以此方式讨薪。所幸民警将俩人劝了下来,承包商也答应结算工钱。但民警表示,此方式不可取,应通过劳动部门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法律途径如果有效,没人会傻到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一闹跳楼就结算工钱,这也给后来者一个闹事才有效的证明,这是一个死循环,也是西安之所以会成为行为艺术之都的原因。

[6]骗到派出所

1月5日,一名着制式警服、戴白色大檐帽的“交警”来到雁塔分局某派出所,自称受支队委派,游说派出所民警给某基金组织捐款,每人捐365元。“@畅通西安”称:“此骗术随即被民警识破,经查该男子姓陈,石泉县人,是一名假交警。”作死作到如此境界,看来这个男人是想当中国版的《Hustle》啊。

[7]猕猴桃

1月7日,家住含光路的“@RitaDYy”生气地说:“昨天在朱雀花卉市场那条路上的水果店买了一箱猕猴桃,结果回家切开一看,全都是烂的!是的,全部,没有一只是可以吃的。真是失望,陕西是猕猴桃生产大省,自家吃的东西却是这样,真让人心寒,幸亏没买来送别人。”

猕猴桃

看似专业人士的“@陕西奇异哥”说:“朋友,你买的这种桃子是熏了增硬剂的桃子。买的时候很硬,但是软了就会从里面往外坏。现在这个时间,没有增硬剂的桃子,仍然很好吃。”黑科技,无处不在,陕西人民真是精得流油。

[8]西电新学院

12月31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第17个学院——网络与信息安全学院揭牌。华盛顿新美国安全中心助理研究员艾米·郑认为:这是中国政府的一个尝试,西电应该获得了中央2011年一促进高校创新计划的资助,“西电与军方的密切关系意味着,网络安全的民用和军用研究之间可能存在联系。”

《纽约时报》认为,此举意味着中国政府和军方认为,网络安全已经成为一个越发重要的学科,但是大西电的同学一致觉得,美国人想多了,这就是学校想捞点经费而已…

[9]分级制度

1月7日,“@尘衍”在逛陕西历史博物馆时,突然脑洞大开地说:“ 想问问光腚总菊,要拍这座女俑,是不是得这样?”

 分级

对此,“@欲犀蚊子”说:“我就为广电说两句话吧,中国电视剧没有分级制度,袒胸露乳的镜头成年人看无可厚非,但要在黄金时间播出,确实不太适合全家人一同观看。广电的做法欠妥,原因是制度建设缺失。如果硬要找出一点说法,恐怕也只有这些。”

这种想当然的看法遭到了很多人吐槽,“@Mrtn”说:“主子不让你看你甭看就是了,还老喜欢用分级制度洗地。分级制度是个屁,中国所有的制度、法律、法规都没执行过,就算有了分级制度也是做样子看的。”是呀,其实广电剪胸又能咋?只要贵国人民亦然还把习大大喊在嘴边,对中央大老虎津津乐道,分级制度出台了又能咋?

[10]23分钟的奇迹

既然说道此,我今天也给各位推荐一个电影吧。这是《世界奇妙物语》中的一集,名叫《23分钟的奇迹》,它讲述了一个在23分钟将他人洗脑成功的故事。如果你没有时间看《浪潮》,抽时间看下这部片子也差不多。

[西安e报:220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746期]亲情拆迁变凄情
[西安e报:1111期]火车票的公平
[西安e报:1477期]朝令夕改
[西安e报:1842期]雾霾成天灾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