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关键词

@ 一月 8, 2015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断舍离与囤积狂》。】

居家过日子,找东西常让人火冒三丈。有次翻箱倒柜到满头大汗,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一本明明记得买过的书,又实在急用,终于灵光一闪坐到电脑前,几分钟就搜到了这本书的电子版并下载。此后,对着家中几个横横竖竖塞得满满当当的大书橱,和每个房间以“堆”和”摞“为单位计算的书,不止一次长叹:要是实体书也能用关键词找就好了。

阿基米德有句名言: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整个地球。在电脑时代的虚拟空间里,这个“支点”大可以换成搜索框里的“关键词”,虽无法撬起地球,却能把自己和整个地球的智慧成果在不到一秒内连接起来,是工作、娱乐、生活中遇到任何问题都能求教的老师和几乎无穷无尽的资料库。

工作时查找需要的相关法律法规,想听的音乐想看的电影想读的书,亲友从外地带回的冷门食材如何料理,家中电器的小故障怎样解决…多年来的本能反应都是“先搜一下”,就算对表也会搜“北京时间”,标准的北京时间立刻出现在屏幕上,分秒不差。

关键词
(图片来自网络)

关键词不光用在网上,近几年,也会越来越多地搜索自己的硬盘。当年存储空间小的时候,保存资料时还会细分文件夹,随着硬盘存储空间的单位从M到G到T越来越大,资料越来越浩如烟海,下载时反倒拖进硬盘了事,最多粗略地按文件类型大致分组。想找什么,硬盘搜索瞬间指向结果,比自己逐个文件夹翻找效率高出许多倍。如果保存到云端笔记上,连正文都能搜索。

必须承认,电子存储技术是改变了人类生活方式甚至思考方式的伟大发明。只要找准了关键词,网罗万象的互联网中几乎搜得到一切,就算删除,还有快照。然而,信息虽不会消失,却会枯萎,因为关键词也是会过时的。

如果连续几年在网上搜索同一个关键词——这种貌似无聊的事我还真做过——就会发现从大热时能搜出几百上千页最新结果,到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变少,直至搜索结果上最新信息已经是数月前发出的。互联网的密集信息轰炸,极大地浓缩了人的时间感,几个月前的新闻回首时仿佛已经过去许久,而几年前的事情回想起来,简直恍若前生。

韩松落曾在《流沙》一文中用“在流沙上狂奔”描述当下的时代,一切都在飞速变动,一切都在迅疾消失。在互联网中,那些被时间的流沙吞噬的一切其实并未真正消失,记得的人总是能用准确的关键词搜到它,只是这个关键词指代的信息不再更新生长,而是深埋在某处逐渐枯萎。有时怀旧搜索旧词,眼前荒芜萧瑟的页面,用英国女诗人克里斯蒂娜·罗赛蒂笔下的诗句描述,再贴切不过:“如果枯萎,算是忘记;如果枯萎,或是记起。”

给我一个关键词 二维码相关阅读
微博的结绳记事
一首歌的奇迹
在云端
网络控制一半灵魂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