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08期]与你我无关的涨价

@ 一月 8,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月8日。2013年的今天,《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持续发酵中,在中宣部的强力要求下,各大网媒、纸媒陆续刊登了《环球时报》的那篇社评《南方周末“致读者”实在令人深思》,西安本地三家主流报纸无一幸免(1477期之1)。

[1]涨跌无意义

对于本地公知界来说,明天是个比较重要的日子,年前西安市物价局确定的出租车运价调整听证会将在1月9日举行,按照之前公布的方案,妥妥涨价的节奏,这就是公知们赚钱的机会了。反正对于普通人来说,涨价一定是错的,只要站在普通人的立场上,将涨价大骂一顿,文笔再漂亮些,稿费也就稳稳当当地拿到手了。

上面这段写出来,看上去好像要赞成涨价一样,为了不被骂成五毛,我还是详细说明一下我的观点吧:我认为无论是赞成涨价还是赞成降价,都是没有意义的。原因在于:贵国的出租车是公共交通,出租车是城市居民代步的主要交通工具,更是公共交通工具的主要组成部分。贵国的政府甚至会对出租车行业进行补贴。作为公共产品,出租车的价格自然属于价格法的管辖范围。行业协会和市场是没法插手的,更不用说消费者了。

更不用说,出租车的牌照被政府严格管制着,出租车的最主要成本要素——燃料(汽油、气)也由政府主导,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出租车的整个生产要素被政府牢牢控制在手中。所以在政府看来,涨价降价都是自己的事,其他人不需要瞎叨叨。

那么为什么人们总觉自己对出租车涨价有话说呢?因为虽然出租车在供给层面是被完全管制的,但出租车的需求领域又是由市场化决定的,就好像房地产市场一样,人们总有一种错觉——自己有发言权,其实不然。

所以倘若真正想在出租车运价上有话语权,除非由政府垄断的供给层面完全放开,放开数量、放开牌照,否则涨涨降降对于普通人不过是一种谈资而已。

[2]游5当面拦

继续讲垄断的故事。1月7日上午11时许,临潼区秦唐大道华清池公交站,一辆车窗前放有“游5(306路)秦兵马俑馆-西安火车站”牌子的车辆刚刚驶入,就被914路和915路的经营者拦住,交涉后,车上的游客全部转乘915路车辆继续前往兵马俑景区。

这个新闻很容易让人想起2013年10月25日173路公交在开通运营首日就被一群长安区916公交的人逼停、站牌被卸掉一事(1768期之1),看上去好像没有那次闹得那么激烈。但实际上,这不是游5第一次被拦了,据公交六公司一名负责人称:1月5日被拦了3辆车,6日被拦了9辆。7日又有6辆车被拦,被拦车辆全部空车返回西安。

这名负责人还透露,被拦的游5都是新补充的车,为了应付元旦和寒假客流,公交六公司在原先35辆公交的基础上,补充了近10辆运力。因为新补充的车辆车身是白色,与平日的灰色车身不同,被914路和915路的经营者认了出来,遭到了阻拦。

@TeresaWen温飛J”的评论可以解释914、915路经营者的作法:“同条路线,公平竞争,为什么大多数人宁愿排队坐游5而不愿直接上914或者915走?我总结原因如下:1、游5服务态度专业化,不像那两个地痞流氓;2、游5正常收费,而那两个一口价贯通全程;3、游5从不超员,司机开车平稳,而那两家恨不得车顶上都可以运营,开车飞一般的感觉…”

游5隶属于公交六公司,914属于临潼区汽车运输公司,915属于陕西恒丰通远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后两者要么是小公司要么是私人公司,在服务上自然比不上有补贴的财大气粗的公交公司。因此,与其花力气竞争,不如不让对方竞争。

[3]想当村主任

贵国无论上下,面对竞争都是一个态度:先搞掉对手。1月6日20点50分左右,43岁的惠西村村民王卫平领着8岁的儿子洗完澡走在龙首商业街时,被三名手持斧头的蒙面男子砍倒在地。王卫平说,他最近才从新疆回到西安,与人无仇无怨。怀疑此事是两个星期前,与朋友闲聊时透露出想竞选15年村委会主任所致。

基层组织竞选从来都伴随着血和泪,“@任世维”也提供了一个佐证:“我朋友他爸就是当年竞选村长被对手暗地用斧头砍死了。”久而久之,这番乱象都成了『中国人不适合全民普选』这个论点的论据了。

[4]投诉黑名单

垄断还意味着随心所欲,请看这位网友的遭遇:

长安区的“文武贝”想生二胎,开始听说城六区给娃上户口不要计生证明,可网上查发现长安区要开证明还得先上环,就问郭杜派出所户籍办可否不要证明,派出所把他踢到计生办。计生办给开了证明。

较真的“文武贝”觉得长安区太二等公民了,而且派出所还踢皮球,先和户籍办吵了起来,后来他打了86751900的投诉电话,结果“接投诉的人态度极恶劣,根本不想了解实情,上来就想推诿,用态度激怒我,我说『你们的投诉电话挺扯淡的』,他就说我太激动了,还说我这句话是骂人,并说永远不受理我的投诉了…”

[5]折腾人不倦

这种随心所欲是以折腾普通人为标准的。“@伯乐盖卡突了皮”认为三秦通卡就非常不方便:

“以前高速口有etc充值的,上高速时充值很方便,好停车人还少。现在改成必须去市区邮政储蓄银行充值,必须转账或者现金无卡存款到指定的私人账户,然后拿着存款凭条在专柜给etc充钱,专柜不收现金也不能刷卡,折腾人!

单位车办过绕城包年,换成建行卡是不能包年的,而且单位的车放谁的信用卡合适?当时是在纺建路的邮储银行办理,银行让用ATM将钱存入私人账户,凭存款回执单到存etc的桌子再给三秦通卡存钱。要么现金存入指定私人账户,要么转入私人账户,就是不能刷卡或现金。”

提起这事,“@co别人的pY拓自己的荒”也挺崩溃:“卡上剩5毛钱了。单位和家附近跑遍了也没有一个邮政银行可以充值。太不方便了!ETC是专门高速用的,把高速口的网点撤掉,改到邮政银行,又不是全部的邮政银行都可以充值。谁一天有时间跑到市里面挨家找邮政银行?希望把便民落到实处!”

[6]收钱不手软

垄断行业收起钱来是坚决不会手软的。1月5日,西安市八十九中学生“@田浩David”投稿说了件事:“校长想钱想疯了!明天(6日)又要收400元,理由很奇葩:1、上次补课费没收够,一人20元;2、每班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牌子,每人10块;3、后面两月补课费、文印费、水费…还有,每个教室每月只有50度电,用完自己买,饮水机多媒体都费电,每天开灯,根本不够!”

看到这条投稿,“@墨墨”也想起了一件事:“我在西安八十五中上高中时,我妈被老师选做家委会的,家长会收钱都是她。有次收了班里5000补课费,年级主任说学校过几天要。后来多次问老师都说等着,现在我毕业多年了,那笔钱还在我家,这是学校乱收费又忘了吧。当时全年级都收了,别的家长肯定也有…”

仅从关于八十九中的投诉来说,中学都限电,这学校确实挺丧心病狂的。

[7]要钱不要脸

被垄断的公共资源一般都会被用来赚钱。1月8日,国酒茅台官方微博发布了《公开声明》,指出广东,安徽,郑州等广播电视大量播放假冒“贵州茅台酒”广告。他们居然漏了国际化大都市——西安,实在是太不科学了。

正如“@你一个人吃这么多啊”所指出的:这样的假冒茅台广告,“西安的『陕西交通916』都播了好久了。西安电视台还专门做了个『直播推销』。主持人让观众打电话购买,一会儿『限量』的『特价酒』就售罄。看到观众们的热情,主持妹子就央求自称来自茅台的猪头经理再来几瓶,猪头经理欲拒还迎,最终拿出了自己『最大权限』的30瓶。省市两级的电视、广播经常是要钱不要脸的。”

[8]打脸效果强

在东大街大差市口东南角的人行道,“@影像影响”发现有个男子几乎每天在此处露宿街头,睡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背景墙下。其实,如果不是一党垄断下的24字真言这么火,这张图是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打脸效果的。

打脸

[9]杀牛来保本

总的来说,贵党贵国对市场一直是没什么信心的,因为贵党是个控制狂,还缺少安全感,对于一切没有控制在自己手里的东西,都不放心。所以我们常常会看到这样的新闻:

据陕台第一新闻报道:最近,由于陕西鲜奶的收购价格逐渐走低,泾阳县的养殖户们不得不杀牛、卖牛求“保本”,养殖户黄师傅称,他们最多时曾每天杀十几头奶牛来减少损失。1月8日,国家农业部办公厅已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全力以赴协调处理卖奶难,确保奶农利益、稳定奶业生产』。

涨涨跌跌不过是市场常态,“@淡蓝色埙”透露说:“我上学那会儿,我们老家乾县那里许多人家的奶都倒掉了!不是拿来喂猪就是喂狗了!记得有次家里奶太多实在不知道干嘛,最后洗了个牛奶浴,那简直爽歪了!不过现在老家基本上都没人在养牛了!成本太高,还不如打工!”

随着社会发展,个体户式的养殖必然会被讨论,取而代之的是大型农场养殖,何必动不动就动用公共资源给奶农以幻想呢。也许是因为曾经在课本中说过『奶农倒奶是资本主义特有的现象』这种话,现在只是为了圆这句话而已。

[10]民谣路边听

最后来听一首西安民谣歌手的原创作品《流浪在城市的孩子》,从现场来听,挺不错,有点儿轻巧,没有成为大红民谣的资质,各位继续努力吧。

[西安e报:2208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747期]西安“断气”了
[西安e报:1112期]年味儿
[西安e报:1478期]陕文投和玫瑰石
[西安e报:1843期]小心狗头被砍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