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给杨尚昆当爹?没门!

@ 一月 9,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糟糕的国家,人们才热爱伟人》。】

辛弃疾是我喜欢的一位宋代词人,他的作品大气磅礴、气吞山河,常常让读者一唱三叹,无法自已。这不,刚刚翻书,无意中看到这首《南乡子 登京口北固楼有怀》:“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就很让我心潮澎湃了一阵子呢!

说来有趣,辛弃疾的这首词——更准确地表述,是其中“生子当如孙仲谋”那一句,还让我想起了几年前的一件让人莞尔的新闻。好像是广州的一家大报,一位钟姓的体育记者喜得贵子,而且是双胞胎。这样的喜上加喜,钟记者喜不自禁,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不过,双胞胎尽管少见,却也并非特别稀罕,而钟记者的双胞胎能够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里成为被人热议的话题,则是由于给两个孩子取的名字一个是“钟共”、一个是“钟央”,于是他就理所当然地成了“钟共钟央”的爹。“钟共钟央”,作为钟记者两个孩子名字的书面表述,没有任何问题。但“钟共钟央”这四个字读起来,却与“中共中央”百分之百谐音。这么一来,钟记者这个当爹的,就无法不成为人们街谈巷议中说长道短的对象了。至于钟记者给儿子取的这两个名字,最终是否完成了户籍登记——我在哈哈大笑了几声以后,不曾继续跟进了解,也就不知道故事的结果。

类似的故事还听说过一个。一位杨姓男子去公安派出所给诞生不久的儿子报户口,户籍警察一看小孩的名字是杨尚昆,立马表示“这个名字不能叫”。杨姓男子恳切陈述:“我这个人嘛,特别崇敬昆仑山。这一辈子准备生两个儿子,大儿子叫杨尚昆,小儿子叫杨尚仑…”话说的好像还算入情入理、娓娓动听,但警察不为其所动,坚持让他给儿子另取名字。小伙子有点儿生气,大声质问:“哪一条法律不准我儿子叫杨尚昆?”警察的声音比他还大:“明给你说,啥法律也没有。不过,你小子想给杨尚昆当爹,没门!”这位崇敬昆仑山的杨先生我认识。有一段时间,朋友圈里,对他,我们都以“杨尚昆他爹”相呼。

在某些外国,把总统的名字用来给自己的儿子、乃至宠物当名字,不是什么问题,随便用,尽管用。但中国的国情不同,如此行事显然不会被所有的人认同。但中国的国情也并非从古到今都是如此,这就说到文章开始时提到的辛弃疾那首词里的那句话了:“生子当如孙仲谋。”

“生子当如孙仲谋”是辛弃疾词作中的一句,但原创者却是三国时赫赫有名的曹操。有关这句话的故事,史书《三国志》和小说《三国演义》中都有记载,说的是三国时期,魏、蜀、吴三分天下,为问鼎中原兵戎相见。一次,曹操率军与孙权(孙仲谋)对垒,见吴军战船雄伟、军容整肃,孙群仪表堂堂、威风凛凛,禁不住喟然叹曰:“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刘景升即驻守荆州的刘表。他的儿子刘琮面对强敌,不战请降,被曹操斥为猪狗;而对勇于率兵抗击自己的孙权,则赞誉有加。曹操这句传颂千古的“生子当如孙仲谋”,从古到今,好像从来不曾有人认为是他对孙权的轻慢、乃至侮辱。看来,在中国,通过以老子自居来表达对某人的崇敬,分明也是可以的。只是,大英雄曹操这么做,凡夫俗子是不是能够下效上行?“和尚摸得,我摸不得?”阿Q当年的质疑所展示的,其实倒是中国的某种现实。

《糟糕的国家,人们才热爱伟人》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知识分子的“公共属性”
你为自由做过什么
文革的印记
文明离我们有多远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