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10期]有垄断,必脑残

@ 一月 10,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1月10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在1月10日这天通过了一个非常搞笑的“规定”:《乌鲁木齐市公共场所禁止穿戴蒙面罩袍的规定》。看看蠢货的这禁令,就知道为什么新疆民族问题一直解决不好了。既然,在天朝,这也不能,那也不能,那么我们还有什么“能”呢?

[本周焦点]愚蠢的出租车利益集团

本周,一场令官方喉舌新华网都表示“呵呵”的卑鄙、无耻、龌龊、下流的听证会(2208其之12209期之2)在西安举行了,在官方提供的两个方案中,除了涨价就没有别的选项,只是涨得多少的问题。听证会上29个人里只有1个人表示反对,这1个人也未必是真正去表达“民意”的,相关部门只是不想做得太过分,让屁民们有个放屁的屁眼而已。

唱反调的人
有人认识这个唯一反对的“听证者”吗?

更无耻的是会后一些官员、专家在听证会后的表现。本来,这种听证会就不能代表真正的民意,通过一个伪造民意的听证会得到的伪造的结论经不起任何推敲,但是官员、专家和喉舌们“自嗨”个没完没了了,说什么:“出租车提价将刺激市民买车”、“涨价对市民出行影响不大”、“市民以后将会首选公交和地铁”、“西安出租车将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涨价之后服务才会变好”…

对于以上这些奇谈怪论,西安市民已经懒得搭理了,只有一个字送给靠出租车养肥的“利益群体”——去你马勒隔壁!

就在西安出租车调价听证会的前几天,沈阳、南京等城市陆续发生了出租车停运事件。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等中央政府控制的“央媒”罕见集体发声,声援被剥削惨重的出租车司机们。由此可见,打车难已不仅是百姓的问题,更是以刁远凹为核心的新一代中央关心的难点。西安本地的土鳖官员以及利益群体的反应太慢,没有听出来“央媒”传递出来的信息,一意孤行,继续瞎搞,把听证会弄成闹剧。

各大媒体把矛头直指行业管理部门。新华社指出,市场上到底有多少出租车,要由市场说了算,不是主管部门拍脑门,也不能让既得利益群体把持。人民日报更是提出,政府垄断了出租车运营权,畸高的份子钱让出租车司机成为杨白劳,老百姓打车完全拼人品、凭运气。人民日报的评论是:放开出租车经营权,天塌不下来!

由于打车难,在西安街头繁华地段,在交警、城管的眼皮底下,摩的、拐的盛行,甚至出现了摩的价格高于出租车的倒挂现象。“西安打车难”的根源在于出租车经营权被政府垄断。城市发展迅猛,而车辆长期不增加;高额份子钱“一本万利”,司机处于绝对弱势,这种怨气又转嫁给消费者,最终影响的城市的形象和政府的执政能力。以上这些都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大家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狗操的无耻的官员、专家和喉舌偏偏就看不见?

针对打车软件平台提供“专车”服务的行为,交通部本周首度公开表态肯定并鼓励该创新业务。交通运输部称,“专车”服务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的作用。

在Uber的创新模式刺激之下,国内的阿里系的“快的打车”和腾讯系的“滴滴打车”已经火并了一年多了,西安的不少出租车司机甚至在“业余时间”加入“快的”或者“滴滴”的服务网络,因为这样赚钱会更多,不再担心被官方(以狗操的出租车管理处为核心的剥削者)拿去那么多的份子钱。

份子钱(2105期之事件),这种赤裸裸的剥削在中国各地能够存在这么多年简直就是中国人的耻辱。西安出租车行业的管理者,直到今天依然不思进取,不求上进,就知道隔三差五换个姿势涨价,这帮傻逼的反射弧也真是太长了…

不要以为陕西出了一个刁远凹,刁远凹就不敢收拾你们。本周,雁塔区的杜波(2205期之9)被拿掉了吧?下周,说不定哪个市委书记也会被扒光呢…

[本周人物]杜波

你还记得太白商厦吗?如果你忘记了,e报帮你记着呢。1993年,太白商厦建成,1994年开业,是西安较早的大型综合商厦之一。2012年,它被拆了(1276期之6)。当时的碑林区副区长杜波说:“因为这里的设施陈旧,城市功能已经落后,所以要拆…”

当年的太白商厦

2011年,杜波是西安市优秀共产党员,全市只有100人,杜波是其中之一。在杜波拆掉太白商厦两年半后,2015年1月5日,杜波本人也栽了。

杜波,男,汉族,1968年11生,北京人,1989年12月参加工作,1996年5加入中国共产党,西安交通大学经济法学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

2014年12月的时候,碑林区城改办的一个科长,其实就是杜波的情妇,也被控制了。别小看了这个女科长,她的权力很大,捞钱很多,还养了二爷。如果有人要给女科长送礼,都要经过二爷的手,“过一下”,二爷同时也是女科长的白手套。

女科长被抓那天,西安市纪委兵分三路,一拨人直接在她的办公室里控制了她,一拨人开走了她的车,还有一拨人去她家,抄了她的家。

这个女科长是谁呢?既然官方还没正式报道,那么此女的名字就暂且隐去吧!

[本周糗事]纪委卖书?

纪委是党内的“警察”,权限很大,尤其是这两年,反腐声势一浪高过一浪,纪委已经快成“东厂、锦衣卫”了。你们看看纪委是如何拿下杜波情妇的,这场面令人不寒而栗。

在“纪委”金字旗号之下,有人开始动坏心眼了。最近,西安有人公然冒充西安市纪委工作人员,以要检查单位党风廉政建设为由,四处恐吓一些单位赶紧征订一定数量的普法书籍,而且该普法书籍价格不菲,每套近3000元

这帮骗子也挺搞笑的,年龄大致在50~60岁之间,为中年男性,北方口音,声音沉稳,讲普通话。这派头,很符合普通民众对纪委官员的“心灵臆想”。骗子行骗的时候,只说自己是西安市纪委的,不报纪委具体部门,也不报自己职务和姓名,再三追问下才会说自己是市纪委监督处或市纪委监察处的。这帮人拿不出检查和征订书籍的具体通知,或者说现在不能给,见面后再给…

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还觉得西安市纪委咋这么不要脸?纪委的人做这么违法乱纪的事情,真是可耻!于是愤怒地向【西安e报(微博版)】举报,搞得西安市纪委哭笑不得。

考虑到西安市很多部门经常以“打电话”的形式,进行“普法”教材的推广、销售工作,所以,这个骗术还是很有效的。

[本周闹剧]朋友的朋友

15011003

汉中南郑人李某,2012年和前女友未婚先孕生下一个男孩,随后分手。最近,小李又谈了个新女友准备结婚,但对方听说他有小孩后,坚决不同意嫁过来就当妈。为了和新女友结婚,小李贴出告示,希望有好心人收养他的儿子——他和前女友的儿子。这种无耻的“卖子求婚”的行为被《华商报》报道之后,目前已有人出价8万。

这个闹剧曾被载入去年的e报(2173期之5)。现在,这个事情出现了神逆转:南郑警方介入此事,对孩子做了亲子鉴定。DNA比对发现:这小孩并非李某的!是小李朋友的!那么问题来了,小李的前女友和小李的朋友到底做了些什么…

[本周娱乐]写一首歌给您

这首歌来自@冯三好小童鞋和她的小伙伴,她说:“我们都是土生土长西安娃,一起组个小乐队业余玩玩,视频中全是业余选手,只排练了两次,请大家点评一下!”

[西安e报:2210期]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749期]三分钟堕胎
[西安e报:1114期]请先拿党报开刀
[西安e报:1480期]甲流来袭
[西安e报:1845期]有权才能做牛逼家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