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的故事

@ 一月 13, 2015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博客》,原标题《戒烟趣谈》,有删节,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秋收冬藏》。】

我不吸烟,但往来中不缺烟民,所以积累了不少关于戒烟的故事。

朋友马士琦是位书法家,除了好读书、写作外,烟瘾特别大。他每来见我,必要吸烟。我的办公室是无烟室,不许,也无烟、火伺候,他每每烟瘾犯了,急得如丧家之犬。他妻子恨他吸烟,所以与我同盟,我每去他家,他必要遭受口诛笔伐。后来他乔迁新居,又与妻子解决了两地分居,朝夕相处中忌惮于妻子的唠叨,更心疼妻子气管炎见不得烟味,赌咒发誓说他要戒烟。忽一日他家卫生间鱼缸里养了十几年的鱼全翻白肚了,追究原因,真相大白。原来所谓戒烟不过是幌子,马士琦烟瘾犯了,就告诉妻子,他蹲马桶呀。蹲个十来分钟出来,如释重负。他以为换气扇会换气,却没想到烟味会熏死鱼。他发誓戒烟,多年过去,真不与烟招嘴了,人比以前瘦了,却比以前更见精气神了。

昔年我的大学同学何砚奇嗜烟如命,他妻子极为苦恼。一日,他的旧病复发,我去看他,劝他戒烟,他居然接受了。我笑道:“既然戒烟,就该壮士断腕!”顺手把他放在窗台的一条好猫烟从窗口扔了下去。他苦笑,大约也心疼,但对我没办法。他妻子下班回来,他急忙告诉妻子:“孔明把那条好猫扔楼下了!”他妻子发急道:“戒烟么,用得着扔烟?扔了多可惜!”跑下楼去寻找。楼下是个放煤的地方,光顾的人多,烟早被人捡走了。何妻细发,放了狠话:“烟扔了,就当你吸了,你甭再想抽烟了!”多年后见到他,精神得跟换了人似的。他说他戒烟了。问他妻子,果然把烟戒了。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我的高中同学谢荣民是个烟民。他说戒烟多次,能记住的有三次,最长一次坚持了三个月。那是在开赴云南前线阵地前,连队举行戒烟仪式,轰轰烈烈,场面壮观。当时,从阵地上下来的友军说,晚上吸烟容易暴露目标,所以官兵们才有了戒烟的“壮举”。真上了阵地后发现吸烟并不暴露目标,大家又复吸了,荣民也随大流了。我劝他戒烟,他说戒烟是真好,凡抽烟者都心知肚明,但是——他说:“在我也只能列入十三五规划了!”呵呵,戒烟变成远大目标了。嗨,面对老同学,我也只有呵呵了。

我曾帮助老上司戒烟。上世纪80年代,老上司是编辑部主任,与我一个办公室,早晚嘴上叼根纸烟,牙是焦黄的,手指也焦黄。他上任时办公室的墙壁粉刷得雪白,不到一年光景,墙也焦黄了。他常咳嗽,痰多,还有个随地吐痰的毛病,我力劝他戒烟,不听。有一年冬天,出版社给职工体检,老上司的心律偏慢,医生警告说不正常。我认识一位名医,向他推荐,他表示找名医号一下脉。我私底下打电话给那位名医,告诉原委,让他借助医生权威,轻轻吓唬一下他,名医爽快地答应了。名医让他查B超,对着B超屏幕指说:“陈老师啊,知道心律、脉搏为啥慢吗?烟抽多了,快戒吧,如果再抽,明年体检,可能心跳更慢了,这样下去,越跳越慢,过几年不跳了咋办?”老上司大约心惊肉跳了,此后真把烟戒了。如今快七十了,身体硬朗得很,仍主编省慈善协会的一本杂志。他一家人对我友好,就与此一次成功戒烟有关。

我举以上四例,三例都已戒烟如愿而圆满,未闻一人适得其反。

2015年1月7日星期三

戒烟的故事 二维码相关阅读
学抽烟被娘打
禁烟令将至
怎么开始跑步锻炼?
好好爱自己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