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14期]真实版肖申克

@ 一月 14,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1月14日。2014年的今天,富平医生贩婴案(1678期之本周事件1684期之11686期之11829期之6)一审公开宣判:张淑侠犯拐卖儿童罪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1849期之1)。

[1]没多少人生二胎

控制汉族人口增长的计划生育自2014年松动了单独二胎政策后,截至2014年12月底,陕西有10725对单独夫妇申请生育二孩,审批10377对,远低于平均每年将新增约5万对的预期指标。而从全国数据来看,2014年近100万对单独夫妇提出申请,也比一年不超过200万孩子出生的预期低。这一数字无情地打破了统计局对缓解老龄化的幻想,早在一年前,他们曾做过陕西每年新出生4万左右人口的预算(1891期之5)。

这现象有两种可能,乐观一点估计,是计生部门刁难二胎准生证的数字过多(1939期之51969期之51971期之3),打击了很多夫妻的主观能动性,但悲观一点估计,则是生娃养娃的困难和被政府几十年计划生育影响,已经没有多少人愿意再生了,如“@冰寒”所说:“说得直白点,人口红利没有了,需要劳动力的时候,就让你生,消费下降经济增长乏力了,让你生,人被当作牲口在计划。”

执政党在这一点上很精分,一方面他们希望二胎政策缓解老龄化现象,另一方面又在政策上暗示,能生二胎不生的可获奖励(2032期之1)。

[2]次次都代表

在前几天的出租车涨价听证会上(2208期之1),有网友质疑29位代表的来路,还怀疑其中有三人是听证专业户,对此,三位代表均承认参加过两次听证,但他们表示自己都是被消协推荐的,其中,在工商莲湖分局任职、此前在莲湖区消协任职的胡东海表示,自己两次都是消协推荐的,并称“国家有规定不能参加两次吗?”

不过,“@华商报”援引了市民张女士的质疑,称这次听证会29名代表都是推荐产生,并没有采取消费者自愿报名的方式,明显并不符合细则规定。在垄断的大环境和高压的份子钱面前谈流程的正确性,媒体们似乎有点苦中取乐的意思。

[3]出租车袭客

西安的出租车被政府如此压榨,却很少得到本土市民的舆论声援,这不是没有原因的,除了拒载、宰客外,他们有时还会拳脚招呼,1月12日晚,外地人刘先生在火车站附近拦下一辆车牌为陕AT3047空车去钟楼,但的哥称自己拉着人去不了,刘先生指责拒载,欲拍照投诉,然后就被的哥打得鼻梁骨骨折、多处软组织受伤。的哥所属的公交万里公司对此的解释很有创意,他们说的哥当时并非拒载,而是他拉的乘客在火车站跟前停车取东西。长期盘踞在火车站前的出租车会有这种为乘客着想的觉悟吗?装啥外宾呀,以为谁没去过火车站呢。

[4]机场大巴

西安机场大巴停靠点从钟楼挪窝到了西稍门(2107期之5),黑车显然也跟了过去。14日中午,“@shiky-XD”说:“我在西稍门机场大巴点,眼睁睁地看着黑车司机假装工作人员,把俩外地女孩拦着不让上大巴车,说来不及了要拼车。我和旁边乘客一个劲儿的给那俩女娃招手,可是,唉…啥时候才能彻底整治呢?”这显然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长期盘踞在西安人民心间的疑惑,如果政府部门真打算整治这群大巴蝗虫,就不会把钟楼点挪到西稍门了…

正如“@宋朝阳”所说:“这些窗口,治不好,外地人对西安的印象只能越来越差,还旅游城市,要是没有老祖先留下的那些东西,估计就没人来了~”这是个恶性循环。

[5]真实版肖申克

2014年12月15日,宝鸡街头一男子打车,要求女司机将其送往峪泉路渭滨分局门口。到站后此男不下车,反倒持刀抢劫司机,随后竟直接走进了渭滨分局的大门投案自首。据男子说,他曾在04年因贩毒被判入狱10年,出狱后极度不适应,找不到工作,家人诸多埋怨,于是…这是一出真人版的《肖申克的救赎》,被监狱体制化的人希望重返监狱并适应那里的生活,被天朝洗脑思想体制化的人,何尝不是如此呢。

[6]雾霾袭来

2015年的第一场雾霾在1月14日悄然袭来,截至1月14日10:00,据西安市环保局实时监测数据显示,此时西安市的 AQI 为268,五级重度污染,其中高新、莲湖、碑林、灞桥、曲江新区五地为严重污染。同时,陕西省气象台1月14日10时继续发布了霾黄色预警信号。

雾霾

而据美国 NASA 13日发布的气象卫星图显示,西安上空也是灰霾重重,陕西作为中国煤炭消费大省,空气质量的压力并不比其他地区小。想要驱散这次雾霾,恐怕还是要求老天爷给吹一场大风了

[7]屎尿袭来

14日10:30,西安市民宋师傅走到南郊华美十字一超市门口时,突然从旁边一住宅楼泼下来了屎尿,宋师傅被从头浇到脚,眼睛都睁不开。宋师傅立刻报了警,民警随后挨家挨户调查,但苦于没有证据,不好确定是哪家,宋师傅最后自认倒霉。

屎尿

其实如果宋师傅较真一下,完全可以起诉整栋楼的住户嘛,2000年,重庆有个小伙在楼下被一只烟灰缸砸伤脑袋,他就到法院递交诉状,状告两栋楼的所有22家住户,最终法院判决两栋楼不分楼层高低,所有22户人家每户赔偿8100元,总计17万余元。再不济也可以搞个DNA检测,为啥要自认倒霉呢,这不是给城乡结合部低素质人群一个向道德低谷滑落的机会嘛。

[8]奇葩袭来

这是一个极其奇葩的故事:西安小伙李某曾向好友王某借了20万,近日,王某需要用这笔钱,便要求对方还钱。2015年1月10日,双方约到友谊路一银行内转账,李某没到场,李某媳妇却来了,当王某把欠条拿出来让李某媳妇看时,那女人竟将欠条塞进嘴巴里吃掉了…律师认为,单纯的证人法律效力是很弱的,如果能找到其他旁证,或许可以讨回债务,如果缺乏证据,可能就讨不回借款了…

[9]小偷袭来

贼城西安,小偷的故事也许不新鲜了,这次给你们讲一个搞笑点的。14日晚,“@点滴ZBC”在小寨坐地铁回家时,到家发现书包被拉开一点点,她说:“因为包里只有书本和笔,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没拉上。结果,刚刚在包里找姨妈巾,发现没有了!姨妈巾是放在一个专用小包包里的,虽然很像钱包,但是它真的不是钱包啊。”小偷偷走了姨妈巾,简直不敢想象丫打开它的表情…

[10]翻唱一首

 

短地址:http://goo.gl/hmfVaj

最后,送各位一首翻唱自许巍的《温暖》,来自优酷网友“功夫赵小龙”和一位西安民谣吉他原创歌手,请各位慢慢欣赏吧。

[西安e报:2214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753期]领导爱群聊
[西安e报:1118期]宝根大叔这几年
[西安e报:1484期]快使用防毒面具
[西安e报:1849期]党媒有党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