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15期]新陕足要黄

@ 一月 15,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1月15日。2014年的今天,陕西省委党校承认副校长秦国刚的艳照及性爱视频事件属实,并宣布已对秦停职调查(1850期之1)。党校的直接面对导致众人对此事没有了深究的兴趣,再也没人关心调查结果是啥、秦国刚最后怎么样了…只有《成都商报》发表了一篇对爆料者也就是性爱视频女主角的专访,因为故事太知音,没有引起人们的兴趣。

[1]庞麦郎是汉中人

1月14日,《人物》杂志的一篇文章引起了人们的巨大兴趣,文章写的是2014年神曲《我的滑板鞋》的作者庞麦郎。文章确认了自称来自台湾的庞麦郎的草根身份:本名庞明涛,35岁,汉中人,从小在宁强县南沙河长大。

而他的成名过程可以这么简述:因干不了农活,2008年庞麦郎进城找前途,先去宁强县,后又去汉中,在一家KTV切果盘,晚上回宿舍写歌,《我的滑板鞋》就写于这个时期,2013年他进京发展,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唱片公司,花了大价钱让他一曲成名,他又跑了,一个人躲在上海一小旅馆…

看上去好像一个有点儿情怀的励志故事,倘若你读了全文,就会发现这个印象完全错误,庞麦郎的故事和我们常见的鸡汤类励志故事一点儿都不一样:他毫无见识、毫无经验、毫无逻辑、毫无审美,然后他还成名了,可是他又死不接受这个世界的正常价值观和秩序,总之他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2]被道德绑架的新闻

更加有趣的是人们对这篇文章的反应,相当多的人批评了这篇文章,认为作者“没有同情心”,不够宽厚,是在公开嘲笑傻逼。人们拿出了界面新闻那篇《仙女王守英》来对比,认为那篇写出了小人物对梦想的坚定追逐,体现了新闻对草根小人物命运的关怀。

问题是新闻为什么一定要展示价值观和同情心?我反复阅读了这篇《惊惶庞麦郎》,觉得白描得非常好。庞麦郎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的人,他并非弱者,他和别人不一样,但不一样并不是错,他的童年、成长经历并没有什么阴影,他就是这样一路长成了这样一个不能接纳这个社会的人,也并不是社会逼的。因为大多数人无法理解、接纳这种不一样,所以我们就要同情他?这样的同情未免太过排他。

你国人们真有趣,因为一篇文章没有表现出政治正确的同情,于是被道德绑架者们大骂。

[3]五洲可能要黄

另一条引起人们的兴趣的报道来自《足球报》,据报道,由于本赛季中国足协下重手整治俱乐部,成立了职业联赛准入领导小组,要严格执行职业联赛准入标准,会逐条对照检查,有欠薪情况的俱乐部将被驱逐。让陕西球迷心神不宁的是,新陕足——陕西五洲足球俱乐部(2135期之12183期之102184期之32186期之4)可能无法通过审核。

据“@陕西足球报道”透露原因有二:1、日之泉以前的税务问题,导致广州市工商部门迟迟不予以盖章,而1月15日17时是送报注册资料的最后期限,陕西五洲无法也来不及办理注册(2170期之9);2、陕西五洲的巨额贷款始终没有获批,这也导致了球员的欠薪始终没有得到妥善处理。

这就意味着陕西五洲足球俱乐部无法参加2015年的中甲联赛,陕西卫视、五洲集团、西安中超体育公司花了3500万,也没赶上趟。而对于陕西球迷来说,最大的可能性是好不容易成立的本地球队可能就此就黄了。

不过球迷们有所不知的是,坊间传闻:陕西之所以会去买广东日之泉,是因为包子习喜欢足球、希望家乡有个足球队,于是本地赵老大书记就安排人去弄个球队,不管花多钱,最终买来了日之泉。那么为啥广东工商敢冒着难为包子习的危险不盖章子呢?具体我也不清楚。各位姑且听之吧。

[4]房产商父亲干部儿

1月15日下午,商洛市洛南县政府遭遇了一起行为艺术,直接被花圈包围了,“@图图小皮”和“@F0-冰美人”互为补充地讲述了原因:

“商洛市洛南县企业家何某4年前为县城修建大桥,工程竣工后县政府一直不给结算工程款。14号晚,何某应县长刘明治之约商讨款项事宜时,人不知道咋了,就死在了县长办公室里,尸体被警方连夜拉到了公墓。因何某在县里威望很高,15号下午人们用花圈将县政府大门围了…

洛南县政府在工程竣工后拖欠工程款半个亿长达3年,公司运转不下去了,多次找县长要钱无果。刘县长答应给钱,让去办公室,结果第二天被告知死亡,还不说尸体在哪。最后顶不住压力,这才告诉家属尸体已被送去公墓。起初还准备不通知家人就将尸体火化。”

行为艺术

“@图图小皮”还透露了一个有意思的信息:企业家何某的儿子在省教育厅上班,他在15日洛南县政府前的行为艺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新京报》确认了何某儿子的身份,称其是省教育厅的一名科级干部。

我猜此事会草草了之,洛南县长不会被怎么样,何某儿子是一个长期在体制内打滚的人,最明白如何用行为艺术施压以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

[5]反恐新玩意

15日的洛南县政府最缺的大概是这两样东西。据《西安晚报》报道,这两样东西一个叫防撞护栏,一个叫回形门,是西安大雁塔派出所近日在门前增设的。

反恐

民警介绍说,这两样东西是专门用来反恐防暴的,因为要通过这个回形门进入派出所内,必须像走迷宫一样经过三条曲折的走廊,且大门内外两侧均设有指纹门锁,只识别派出所民警的指纹。当暴恐分子进入回形门时,此门可瞬间变成一个像箱子一样的铁笼,将暴恐分子困在里边…

据说这些设备只有二级戒备时才启用,不过我觉得,贵国大大小小各政府应该挺需要这东西,行为艺术之都大西安应该尤为需要。

[6]纪委爱摆姿势

说起行为艺术,谁都比不上贵党。最近本地媒体喉舌,对西安纪委开通微博、微信大加赞赏,称其『发布权威声音,架起沟通桥梁』。然而美好的姿势没能保留住多久,西安纪委监察局的微博管理员就特意在媒体上宣布:无论是政务微博,还是微信都不受理信访举报,想举报员干部违纪违法问题,还是得通过“12388信访举报”平台等相关渠道。网友们的评论一针见血:那开通个锤子啊~

[7]锤子执法

渭南城管挺喜欢锤子。来自《华商报》发布消息称,1月14日,渭南高新区东兴街中段,高新区综合执法大队数名城管驾驶着一辆没有牌照的执法车辆,将一名农民工打成重伤。因为该农民工将装修的沙子堆在路边占盲道和人行道,双方先是言语冲突,然后城管对其进行殴打,锤子、砖头齐上阵。15日证实,5人均为协管,已被停职。

[8]一场混战

渭南城管锤子执法后的第二天,轮到了西安城管。15日早上10点20分,小南门发生了一起小贩vs小贩vs城管的混战,在现场目击的混战的“@雨后窗外景”是这么播报的:“城管在赶早市小贩时,坐在地上的小贩因不配合被没收了称盘,城管随手放在了另一个小贩的车上,结果两个小贩因称盘打了起来,打人的小贩打完人后躺地拨打了110和120,最后靠警察赶到现场才避免了更大的流血事件。”

城管vs小贩

比起来,还是渭南城管牛。

[9]所谓互联网创业

这条来扒一扒微商的皮。“@小华Angel ”用亲身经历证明:10个微商,9个卖面膜,实际上都是拉人头发展下线。她就是被忽悠着交了499元培训费,卖起了『叫我女王面膜』。该团队采用分层代理,每个级别的代理都要自己囤货,每天发各种发虚假信息到朋友圈,实际上大家都卖不出去。最后当她醒悟想抽身时,对方却怎么都不退那499的培训费。

我一直想不明白,那些在微信朋友圈里买东西的人是怎么想的。在这个有“杀熟”传统、缺乏诚信的社会,这么天真是怎么活下来的。淘宝如果没有支付宝解决“担保”问题,恐怕也做不到现在这么大。

当然,微商也是赶上了所谓互联网思维创业的浪潮,最后的结果就是人人当个小店主。

[10]原版滑板鞋

之前发过两版陕西话的《我的滑板鞋》(2131期之102193期之10),所以不如来听听原版的的,有评论说:“这首歌妙在其四线乡镇生活体验和浓重的西南口音,和歌中少年满满自信之间的反差…”所以也许,这首歌会火,并非偶然~

[西安e报:2215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850期]政协存在的意义
[西安e报:1485期]停车强迫症
[西安e报:1119期]亮点颇多
[西安e报:754期]一枪打在了屁股上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