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19期]请让我默默退党

@ 一月 19,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1月19日。2012年的今天,《西安日报》发表社论,称坚定不移建设西安国际化大都市,陕西进入中等发达省份“其势已成、其时已至”(1123期之史上今日)。

[1]曲江的轻轨

众所周知,曲江有条观光轻轨,它的全名叫做『大唐新干线―西安曲江新区观光轻轨』,预计投资3亿元,实际造价4.5亿,谋划于2011年(1048期之本周焦点),建成于2012年(1152期之31213期之2)。这条穿行在一片仿古建筑群间的轻轨,用近乎污染视觉的方式,让大家无法找到避开的角度拍照,甚至还闹出过“王宝钏出轨记”的冷笑话(1472期之3)。

有趣的是,这座2012年年中建成的奇葩在运行上一直在拖延:2012年10月,有媒体放风称13年初开放运行,但直到2013年8月,还有人看到这条空车跑的轻轨依然在执行beta版,随后,2013年10月2014年春节,轻轨均已免费发票试乘的方式出现在公众眼前,而且有部分市民『反馈服务跟不上、忽悠人』(1870期之4)。直到今年,这条拖延了2年半的轻轨又借媒体之口放出了免费发票试运行的消息

每次『狼来了』都会引来不少老人蜂拥而至,这次也不例外,19日8:40,“@naro澄”来曲江池站却没有领到轻轨票,他说:“公布9点发票,结果据说8点多就发了,工作人员说有些老人凌晨4点多就来排队了…在争执中,工作人员说,『如果你们凌晨12点排队,够240人就发票哦』,很多大老远过来的人都能理解人很多,但工作人员不能如此理直气壮吧…”而在18日,“@从夏天开始到夏天结束”说:“14点,从曲江池站开出的曲江轻轨,当大家都认真的排队的时候,有一批人从特殊通道进去占领了视野相对较好的第一车厢。排在队伍第一个的小男孩当场就气哭了。他爸说:『娃来的早早的,第一个领的票,为啥没排队的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就从特殊通道进去了?』

服务上的诟病依然并始终存在,而曲江在连续喊了3次『狼来了』后,这会是终结版嘛?谁知道呢。

[2]曲江的供热厂

让我们依然留在曲江、这个传说中生态环境优良的高端居住地。1月初,当曲江的小白领们发现他们耗尽心血购买的住宅旁要修建一座供热厂时,他们哗然了,尤其是这座供热厂使用的是生物质成型燃料。住户们认为,生物质成型燃料的排放污染方面各方争论不断,多省市曾禁止使用,因此即便是新华网撰文称『曲江拟建供热厂仍处于环评公示阶段』,依然有住户对这条官媒新闻逐条打脸

对于燃料性质的争议,自然会让很多科学婊嗤之以鼻,他们嘲笑曲江人是典型的『要××但不要建在我家后院』心理,但这些装外宾的客人显然忽略了两点,其一,在中国大陆,知道与做到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纸面上的环保和执行是完全脱节的,其二这些伪科学真五毛婊并没有注意到另外一点,就是住户们最大的不满其实是距离,据称这座供热站距离最近的幼儿园和小学仅有50米,即便默认这一供热厂执行起来没问题,但选址显然应该更慎重,政府在此选址无非是因为殡仪馆搬迁在这里搞点啥,难道除此之外没有新址了嘛?这才是住户们关注的重点。

有人把纺织城江村沟垃圾场搬出来(1292期之1),借以论证曲江供热厂的兴建合理性,理由是生物质成型燃料可以协助解决这座最多10年完蛋的生活垃圾场,这论点简直滑稽到一定程度了,首先,生物质成型燃料的主原料是农林剩余物而不是生活垃圾,其次,你摸着自己仅剩的智商问问自己,西安有垃圾分类吗?

因此,曲江住户和政府的矛盾,其实正是国内的官民矛盾的缩影,政府希望上马一个项目,而民众认为所谓的环评和公示根本就是摆设,属于一厢情愿,因此在互联网发达、宣传部门除非大规模断网才能和谐一切的今天,矛盾就一天天激化了。

有趣的是,在西安市环境保护局的官网上出现了这么一条在线投诉,称『不法分子正是抓住了公众参与的权利,打着民意的旗号,滥用抹黑项目。一个正常人谁每天没事去看环评公告呢 』,现在做五毛也不容易。

[3]汉中除霾大法

除霾

19日早,有网友发帖称因为PM2.5居高不下,汉中环保局为了降低PM2.5指数,用水车对着空气质量监测设备喷水。对此,据南都报道,汉中市环保局工作人员是这样回应的:照片摄于1月16日,的确进行过全市范围的洒水除尘降霾行动,但并非是针对空气质量监测设备喷水,而是在给周围的树木、建筑除尘喷水。而据华商报跟进,汉中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站长雷宏称,给监测点喷水时间约在5分钟,并不影响以小时计算的监测结果。信不信由你。

[4]纵火案

15日至16日,西安市长胜街、红缨路、边东街、水文巷陆续有10辆车被烧、严重损毁,1月18日晚,犯罪嫌疑人康某流窜至三原县城再次放火烧车时,被车主当场抓获。据警方调查,康某,17岁,流浪乞讨人员。1月14日、15日夜间在西安市烧毁了14辆汽车、2辆三轮车、5辆电动自行车,给市民造成了20余万元的财产损失。为啥要放火呢?康某回答说,他喜欢看消防员灭火…这傻逼,幸亏他不喜欢看看医生抢救人。

[5]陈里去职

近日,陕西省政府公布了一批领导干部任免决定,免去陈里的省公安厅副厅长职务。早在2013年,热爱微博的陕西陈里(1279期之本周人物)就升职为中央政法委宣教室副主任(1778期之5),2年后才卸下陕西省厅的职位。

[6]丢电脑引出的后续

18日下午,“@赖祖登”说:“我丢失了电脑、手机,共计八千元,报警后毫无音讯,得知重要线索去长安区韦曲派出所反映。值班人员态度不好,相互推诿责任。情急之下,我在派出所门口监督栏找到长安区和西安市文明办电话,试图找文明办来帮帮忙,拨打之后竟然全部是空号!”

在这条微博下,“@想太多gentleman”讲了个更有趣的经历,他说:“以前在谭家村派出所做笔录,来电话了,接电话的警察说『有人报警团结村有人赌博』。值班的几个警察躺着玩手机说『在哪里』,接电话的说『团结村某某巷子』,值班的:『具体几号?』接电话的:『不知道,没说清』值班的:『那就不去了』,接电话的:『可是是110打过来的』,值班的:『待会110再打过来,你说去过了没找到。』”

[7]挂牌要找熟人

中国大陆是个不讲规则的人情社会,这在本条e报中显露无疑。1月19日早,“@Ruby很暴躁”说:“我在长安车管所给新车挂牌,从6时到现在还在排队,因为郭杜车管所车量大才到这边,可郭杜车管所虽然车多,但人家工作效率高,长安车管所的工作人员感觉跟吃了炸药一样,检车效率半小时一辆,找熟人的都检了,就剩下我们这些走正规程序的被排到了最后。”

[8]退党

14年8月,“@整天犯困睡不够的孫小鱼”去省人才中心,存档案和党关系,她说:“办完后我问工作人员介绍信交到哪,他告诉我自己拿着,当时觉得很奇怪。为交党费,1月16日下午去人才中心问,经典的一幕出现了,他们告诉我:『我的介绍信过期了,要回学校重新开』,还说怪我自己。”

这事还没完,妹子回学校重新开介绍信,可学校说要让省人才给出证明,她因此感慨道:”觉得我已经变成皮球了,我和党注定无缘啊,还是默默地退党吧。”

[9]人生

临近结尾,让我们欣赏一条微博描绘的人生百态吧,有点像严歌苓的《陆犯焉识》。

18日12:40,“@昕昕昕-scarlet”在北郊一中学内认识到了一位老爷爷,她说:“老爷爷以前受文革影响,妻子去世,儿子因受牵连不愿再和他联系。以前教俄语的老爷爷如今靠捡垃圾为生,校方也有给予了照顾。老人的儿子现住在南郊,是出租司机,但儿子夫妇不愿和他相认,一直想帮帮老人。”阵容

[10]司机的愤怒

短地址:http://goo.gl/vDvb2H

14日19时,“@Mia是只喵”坐45路公交到劳动路站,司机师傅关门太急,把正在下车的一女士带的7、8岁小女孩夹了,女士抱怨师傅太不小心,司机回呛:“死人一样那么慢,赶紧滚。”然后他们就吵起来了…

[西安e报:2219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758期]世界,你好。
[西安e报:1123期]其势已成其时已至
[西安e报:1489期]看见,看不见
[西安e报:1854期]西安达人秀(Ⅱ)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