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公务员加薪

@ 一月 20, 2015

关于你国公务员加薪一事,无知网络暴民和底层公务员两方吵吵不停,依我之见全是胡扯,根本不在点子上。

首先,你得明确什么是公务员。公务员说白了是政府聘用的工作人员,他们的工资来源于财政也就是公民的税金,是一笔巨大而重要的财政开支。所以他们的薪酬标准应该是由法律形式明确,不论增减都该由立法机构议会决定。而你国类议会机构人大似乎在此事上一屁未放,可谓奇观。从程序正义角度讲,政府部门决定政府聘用人员的工资本身就很荒诞。

第二个问题,中国的公务员是什么。按你国最喜欢的说法叫与国际接轨,但国际上公务员和政治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而你国把公务员,政治家,立法和司法部门,党务工作者统统纳入,公务员不是一个简单的政府雇员,而是干部群体,他们不论是不是党员,实际上都是要对党组织负责而不是花钱雇佣他们的公民,那句话怎么说?党管干部。而干部的范围早已超出公务员,还有事业单位,部分社会团体和国企编制内管理人员。这一庞大群体的核心价值是为了他们党的繁荣昌盛,他们的权力来源于组织,他们的升迁决定于组织,他们是否进监狱也由组织批示,至于加薪问题自然也是组织开恩。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你认同我上面说的话,自然能看出现在舆论是多么的业余和外围。让我举两个典型傻逼的论点来聊聊。

1、“嫌钱少可以走啊”。

这句话放在任何一个行当都是荒诞无比的。比如现在有些贫困人口从事低收入行业,你是不是可以建议他们中稍有姿色的女性家人去坐台,那个钱来得快。每一个行业的从业人员都有权利要求涨工资,何况人家完全是问自己的组织讨要而不是你。具有高尚道德情操的人千辛万苦进入组织,岂是看上你们那几个屌钱。

有人追求艺术,有人追求安稳,有人寻求精神的慰籍,有人来自祖传,有人稀里糊涂,一个人选择什么行业有多种因素和运气。对于绝大多数庸人来讲,都是趋利避害,都愿意待在自己最熟悉的行当里讨要更高的薪酬,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公务员也不例外。

2、“基层公务员很辛苦,所以要加工资”。

如果一个人天天背着五十斤重的石头上下班他会辛苦到痛苦,应该给他加薪吗?熟悉底层公务员的人都能看到他们辛苦,可是他们的辛苦都用在无用的事上,比如创文。

毫无意义的审批,走过场的检查,为了应付检查而突击造假,组织大而无用的会议,当然还有他们的自身修养学习。这些业务令可悲的小吏们痛苦不堪,加班加点,因为他们的事压根就无意义甚至在阻碍社会发展,他们越努力对社会危害越大,一边南辕北辙一边向世人诉苦。当然也有小部分人的工作很必须,例如警察上街执勤,可这样真正的公共服务在你国干部圈实在凤毛麟角,他们已经淹没在扯淡的海洋。

最新的新闻里,港媒透漏了一点点干部加薪标准,就算网上到处是新工资标准,而有关部门的领导对具体标准还是只字不提,只是云里雾里说一些比外语还难理解的东西。这就印证了我的观点:这是人家组织内部的事,和体制外屁民完全无关。

所以,屁民不用操心干部为什么还守着低工资不去再就业。失败的底层干部也不用向屁民诉苦你上有老下有小。这是两个平行世界的事,支国就是这样无解,大家就是这样稀里糊涂的活着。硬要说两个世界有什么联系,那就是干部涨工资,物价马上也就要涨,大家都需要支付更多的淫民币。

我眼中的公务员加薪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关于公务员职业的一些常识
美国人为啥不愿当公务员
对话(164):夹缝里的公务员
对话(230):公务员辞职之后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