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陕足是一场自虐的闹剧

@ 一月 21, 2015

原文首发于《路易斯》,感谢“@路易斯029”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育儿日记]以男人的方式教育儿子》】

淳朴的陕西球迷,还有人抱有幻想…2015年中甲联赛不会有陕西番号的球队?2015年中乙联赛不会有陕西番号的球队?

陕西还是没有足球

陕西五洲足球俱乐部仅仅存活了30天,成为中国足坛最短命俱乐部,没有之一。严格来说,职业足坛没有五洲俱乐部,因为根本没有注册,这勉强算是一个“山寨”职业足球俱乐部,正如球迷形容的“难产”“流产”或者“胎死腹中”,号称三年不差钱,投资过亿的俱乐部,最终还没有一场比赛就嘎然终止,这场风波,更像是一场自虐闹剧!

五洲俱乐部接下来要做的是,统一股东内部意见,和广东日之泉去打一场漫长、无果甚至败诉的官司。

过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打官司也可能输呢?很简单,媒体报道的35000万真的有那么多吗?真相是,五洲至今也没有按时足额支付球队转让费用,也就是说五洲已经违约了,从法律的角度讲,日之泉还是球队的法人单位。五洲,一直把责任推给日之泉,而为何没有胆量起诉呢?

瞎子骑盲马 谁之过

  • 广东日之泉:合约签署,陕西没有付完转让费,导致无法完成税务等问题。陕西方面没有搞清楚日之泉集团与日之泉足球俱乐部的关系,这事日之泉也是受害者。如果陕西全额按期支付,日之泉要解决广东方面的问题,但是,陕西不支付完转让费,日之泉就没有义务,也不好操作。球队关系走了,向找谁要钱?日之泉也希望转让事情尽快结束,既然都要转让了,还有什么不放手的原因。简单,钱不够。要么拿钱来,我办事。要么打官司,到广东来,陕西输定了。
  • 广州工商部门:完全没错,依法办事。可能存在与日之泉的默契,但是,你找不出工商部门的不是,手续齐全,税务清楚,没有理由不盖章。如果刁难,五洲也可以起诉。
  • 中国足协:严格准入制度双手赞成。就是因为人情、灵活让之前的足坛乱哄哄。有了习大大的号召,足协自然是专业、严格办事,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恒大等球队的巨大投入,带动了中超的发展,影响到国家队成绩。所以,足协不但没错,而且很对。再说了,连尹明善这样的足坛老人、商业明星、政坛高手都搞不定的事情,五洲能搞定?卡了力帆,放过五洲,可能吗?假设足协都不照章办事,陕西随便注册了,这可能是埋下一个更大的恶果。对中国足球、陕西足球、陕西球迷都是伤害,不让没有实力、业余的俱乐部人士进入足球才是保护足球、维护球员利益。我们都要法制,都要公平,真的吗?我们要的是在不公平的环境中,自己处于有利地位。
  • 文信:无论动机如何,无论什么身份。他最近的准入制度报道没有情感,中立客观报道。反之,五洲俱乐部在文信微博的回复中,那句“这事不用你操心”反倒显得不大气。
  • 陕西省足协:管办分离,足协没法出面,只能协调没法行政干预。至于网上的足协担保书,一是假的,二足协无权也没有能力担保。如果是球迷闹着玩就算了,问题是章子怎么做的,这事违法。如果是五洲内部做的,可见为了达到目的,什么办法都敢用了。陕西足协欢迎投资人,但是谁又能说他们一定欢迎五洲呢?

五洲的内因是根源

除过广东、足协等客观原因,五洲存在什么问题呢?

  • 投机心理:这还需要摆事实吗?一个月来的行为,哪点像是专业、敬业搞职业足球的?既然多次答应给球员付款,为何现在又说不用的不支付了。问题是人家要的是14年薪资,显然五洲是答应了,15年用不用是另外的事情。因为你15年不在一家企业工作了,14年工资就不支付了吗?
  • 前期失查:把日之泉集团与日之泉俱乐部的工商税务连带关系没有搞清楚,转让合同不够明确细致。
  • 操作业余:不懂得职业足球的游戏规则,不把足协等相关部门的章程当回事,人员、软硬件交接手续,流程、各股东、部门职责不清。
  • 用人不当:在陕西足球圈,拥有职业足球经验和人脉的叶宝增、李建新、冯军弟、柯兴平、江洪等人都没有用起来。有个细节,在最后注册的几个小时里,江洪闲赋在家,悠然喝着红酒逗着宠物,那么前期牵线的江洪自昆明回来后似乎与五洲没有什么关系了,甚至连一句相关的微博也不发了。江洪对陕西足球的热情、对职业足球的了解,都是财富,可以说不用动员保证冲锋。一个业余联赛都出力的江洪为何这次不出面,不出声。原因只有两个:一是五洲不用江洪、二是江洪不愿意为五洲出力。
  • 盲人骑瞎马:据了解,陕西五洲足球俱乐部至今未完全支付给广东日之泉俱乐部球队和中甲资格的转让费。至于说什么年底资金冻结,恐怕自己也不相信。关于具额贷款没有下来的说法,诚然,贷款不丢人,问题是都没有注册,谁会贷款给你。一群外行是算是客气的说法了。

球迷

新陕足成立时球迷高兴的样子

嘴硬 支持者会更少

同样的坏消息还有,五洲内部股东已经意见相左,矛盾开始了。大家都没有钱,事情就不好办了。代理俱乐部总经理杨洋十几天前已经撂挑子不管了。

值得分析的是,在华商报记者梁军的最近一次报道中,没有俱乐部的实质声音和表态,他的新闻也是通过第三方整理撰写。而《足球报》有记者则表示,陕西五洲资方无法联系上。新近的媒体报道都是悲观的,连五洲也承认渺茫了。不过,又将问题指向欠薪一事。球迷都在说,几千万都投资了,还差这点欠薪吗?事实是,就是差钱!五洲已经没钱,并且资金链中断。而投资者开始后退,俱乐部经理都不管了,说明分歧很大甚至开始退出了。至于报道中称的主教练、赞助商的话题,还是给自己找借口,或者为下一步打官司赢得理由,为的是博取同情。实际上,没有人会理会这些投入,正如媒体报道所说,陕西内部还有不少违约等待五洲去赔付。

陕西五洲内部,则选择了集体沉默,随便外界怎么猜测。原因很简单,从开始俱乐部就没有敢真实面对公众,甚至是在欺骗。如果责任在广东方面,你可以起诉。为何辩解的底气都没有,因为五洲违约在先,一切后果都是五洲自己违约导致的,违约的原因就是因为没钱。

这个事情不复杂了:以投资足球为旗号,幻想操作简单,赞助盈利,一群业余人士开始绑架陕西球迷的热情。结果如意算盘不如意:五洲没钱导致没有完全支付日之泉的转让费,日之泉因为没有收到全部转让费,利用工商等国家机关默契的卡住陕西;五洲没钱导致集训球员有情绪,不签字,担心日后没有保障,五洲就拿不到球员签字表;五洲没钱导致借款更难,金融机构不敢贸然贷款,网传有人到俱乐部股东之一的五洲公司讨债,五洲公司至今没有辟谣;五洲没钱导致陕西足球界人士没有人协助,而五洲内部人士的作风,从官方微博和五洲工作人员的微博来看,似乎不是那么儒雅“这事不用你管”“天塌下来有我们顶着”“人在做天在看”等等措辞,显示的是自负、急躁、幼稚、情绪化。

实际上,这些问题,五洲内部人士最清楚。一直的沉默现在球迷终于知道了不是低调,是没钱、拖延和欺骗。

五洲投机咎由自取

如今,说什么都意义不大。感谢五洲的勇气、热情和付出,虽然结局不好,但是不否定五洲愿意为陕西足球做贡献的意愿,为此点赞。无论处于商业、投机或者其他动机,客观上为陕西足球做了贡献。相反,五洲的虚假为自己埋下了苦果,职业足球是搞不了了,开始善后吧。如果通过司法途径从广东能讨回一些,就万幸了。至于广东负责,也就听听吧,因为官司根本赢不了,协商解决吧。

真相总会公之于众,真相也只有一个,不能再瞒着球迷了。到现在,还能说那句:“一切都在进行中吗?”承认错误、承认失败,别再嘴硬了。英语世界有句话是: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而陕西五洲的沉默告诉我们:没有消息就是坏消息。

感谢五洲也批评五洲

五洲不能批评吗?说欺骗或许过了,说自以为是或许合适。感谢,感谢的只有五洲的勇气和热情。要批评的是,在冠以“陕西”的旗号时候,五洲代表了一个地方,而此次事件在足球圈严重损害了陕西的声誉,成为中国足坛的笑柄,陕西足球因此添上了一个灰色的经历。陕西这片贫瘠的足球黄土和陕西球迷重创的感情再也经不起绑架和折腾了。所以,请五洲拿出最后的勇气对陕西足球和陕西球迷说一声:对不起!

新陕足是一场自虐的闹剧相关阅读:
新陕足非强强联合
陕西不能没有足球
谁来出任新陕足主教练
浐灞足球俱乐部表再怂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