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22期]屁民挨冻治污染

@ 一月 22,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1月22日。2010年的今天,我的第一篇e报(396期)出炉,当时确属初生牛犊不怕虎,对于像我这样一个凡事只有5分钟热度的人来说,这样一件事能坚持5年也挺神奇的。对我来说,这是人生中最珍贵的宝藏了。下面进入西安——

[1]限购前奏?

1月22日,西安交警放出这样一条消息:西安的缓堵形势十分严峻,截至2014年底,西安市机动车保有量达215万辆,近3年增长达100万辆。机动车驾驶人共319万,占全市人口40%。全市90%的机动车都集中在主城区,城区车辆密度达每平方公里3400余辆,仅次于每平方公里3800辆的北京。

这事挺有意思的,从这条消息可以做出两个解读:

  1. 官方一贯喜欢拿汽车尾气当空气污染大头,西安的车辆密度这么大,下次治霾不力时这就是现成的理由;
  2. 大西安一直在为限行限号吹风(758期之61553期之2、31555期之61878期之11880期之12080期之22201期之7),这次举出车辆密度的数字很容易让人认为是限购前奏。所以才有“@格子的博客”这番点评:“机动车保有量大不能能成为限购的理由,要对管理『追责』。要分流管理,节制进城。多问一句,南门的地下停车场利用如何?其它城门建地下停车场没?”这话说的挺对,分流管理搞不好,就算限购限行限号了,大西安照堵不误。

[2]谁的功劳?

正好说到污染吧。西安环保局最近松了一口气,因为按照数据,2014年西安良好以上的天气有211天,还连续10个月退出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后10位(2221期之9)。总算交上了一份不会被领导骂的答卷。“@你是我唱给自己-听的歌”为环保局表功说:“环保局为了西安的蓝天付出很多,仅雁塔分局就斥资2000万改善大气环境,干部常加班。”

于是就有人打脸了,“@星飞翼振”指责说:“新华网陕西频道1月20日报道说,西安咸阳两地供热站环保设施普遍运行不正常,有8家企业存在环保设施停运现象,24家企业存在不正常运行脱硫和脱硝系统现象。就这还好意思说治污和天气?那不是你们的功劳,是风的功劳,管理到如此境地,还一天到晚立军令状,问责,问责到锤子上了。”

说实话,环保局还是有点儿作为的,主要就是花大钱,买一些工具,吹成“治霾神器”,效果么,专家们私下都说其实没大用。真正做出贡献的广大市民,西安市禁止了各种小工程,比如绿地国际生态城业主“@易清易白”提到的小区供气官网衔接施工被叫停,“原定于2014年9月就应该通天然气,时至今日却迟迟不开工,8万多小区居民只能靠传统的电、煤取暖…”但大项目一直都没停,比如地铁,比如各房地产项目,这让“@易清易白”非常气愤:“各房地产项目、地铁昼夜不停地施工,却停一个占地不足几十平,施工不超过一个月,影响数万人的工程。求解。”

这没啥不好理解的,小工程停得多了,也能积少成多,影响空气,大工程停了,大西安的GDP可咋办。环保局主要还是求个数据好看,能达到领导的“退出前10”要求就行。至于更深层的,实在是无能为力的,不信请看绿色和平组织21日发布的全国190座城市PM2.5年度排名,排名越靠前,污染越严重,结果陕西就有5座城市上榜,西安第34位、渭南第37位、咸阳第44位、宝鸡第51位、铜川第63位。这5城虽未进入前10位,但均没有达到国家二级标准35微克/立方米。

[3]只有比较

也许是今年大家对污染都上心了,西安市环保局又给出了周边13条河流的污染排名,从重至轻分别是:皂河>浐河>新河>潏河>临河>沣河>滈河>渭河>灞河>涝河>黑河>辋川河>零河。并称综合污染指数比上年下降了10.6%。

虽然给出了比较值,又给出了监测项:高锰酸盐指数、生化需氧量、氨氮、化学需氧量、挥发酚、氰化物等,但新闻全文没有一字提到监测项目的数值。一个只有比较项、没有数字项的环保新闻,是记者疏忽呢?还是有些数字不能让人看呢?

[4]闲得蛋疼

自从GDP考核流行之后,拿数字做文章一项是官方的好戏。《三秦都市报》就为西安警方刊登了一篇数字特别好看的文章:2015年1月1日,西安市公安局在三环内治安问题多发的街头,首批布建了68个警务站,各派出所民警增加1368人,每日至少有800余名警力在街头巡逻防范。截至1月20日,全市警情总量下降26%。未接到一起因出警速度慢、民警态度不好引发的群众投诉。

这种自我吹捧的文章常常会遭到网友的猛烈打脸,“@想想也想想”属于打的很好看的:“群众报警本来是由派出所直接接待处理,可现在是由警务站先接待然后再交给派出所,城里几个派出所由一两个警务站先接警再移交。这好比尿尿本来用手直接掏JJ解决,现改革的结果是:带上手套再拿一双筷子夹JJ尿尿。这种改革注定是要失败的。”

[5]玩忽职守

如果说上条是闲得蛋疼的行政改革,那么这条就是行政机关的玩忽职守。据澎湃新闻报道,1月20日8时,汉中市西乡县乔山水电站突然放水,将库区中正划小船过河的李德秀夫妇连人带船卷入激流,不幸溺亡。李德秀今年61岁,老伴李玲秀今年55岁,他们当时划着小船,带着家里的土鸡蛋,是准备过牧马河去县城看望儿媳和孙子的。

当地居民将矛头指向了乔山水电站,他们指出的疑点是:1月15日,西乡县水利局曾张贴通知,为配合316国道改建,要求乔山水电站在1月19日前将水清空,但不知为何1月20日上午才放空水。李德秀家属则指责,20日当天乔山水电站没有在库区安排巡视员。

乔山水电站没有出面,出来打圆场的是西乡县水利局,副局长孙德禄表示,目前事情正在协调处理中,事情原因也正在调查。这个说法的弦外之音是这事目前应该还在和李德秀家属协商,肯定是拿钱封口,就看双方讨价还价的能耐了。至于乔山水电站的失误,估计一个基层人员的处分就完了。

[6]异地审理

当然,对于党国来说,好掌控就行。1月22日早上,西安中院公开审理了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涉嫌受贿、滥用职权一案。西安检察院指控廖少华利用担任六盘水市委副书记、市长、中共黔东南州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多个公司提供帮助,非法收受11人贿赂,共计1324万。

贵州的高官,西安审理,叫指定管辖、异地审理,是本国司法上的一个惯例。一般来说,主要看嫌疑人在当地政法系统的影响。据分析,一般有三类官员会享受异地审理这种待遇:一是当地四套班子的主要负责人,二是重要岗位如组织部门、财政部门等的主要负责人,三是司法官员。基本上,这就是司法不独立,没办法抵抗外来侵扰,拿出的一个权宜之计,没什么值得吹嘘的。

[7]奇葩采访

《人物》杂志的《惊惶庞麦郎》一文惊起了一片喧哗(2215期之1、2),最二的是庞麦郎在文章刊登后死活不承认接受过采访,直到《人物》宣布有706分钟的录音,庞麦郎还在死鸭子嘴硬…

接着网易娱乐也来插了一脚,表示电话采访了庞麦郎,而庞麦郎则针对那篇《惊惶庞麦郎》谈了以下5点:1、『我是1990年出生的,出生地是台湾,我确定。』2、『我可以肯定自己没有精神病,也没疯。』3、华数公司是『大骗子』,没跟他说过28分成的比例…4、《我的滑板鞋》是『意外火出去的』,没有炒作;5、他已签了新公司…

这篇电话访问看得我都快笑疯了,不知道网易娱乐的记者写的时候有没有笑趴下,一个明明与现实世界接触不良的人,说着自己半信不信的话,还让记者组合成得体的文字,真是有趣极了。

[8]碎片媒体

1月21日《华商报》发布了一篇很有趣的文章,讲的是入冬以来,未央区新房村村委会门口,卖羊肉的商贩开始在路边屠宰活羊,这里附近有幼儿园,所以围观的人里有不少小朋友,甚至有一3岁小男孩一边看,一边告诉别人“看杀羊我不害怕”。《华商报》借家长之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担心血腥场面对孩子有影响。

这事其实有挺大文章可做的,如果《华商报》愿意用上新闻的议程设置,对血腥场面和童年阴影进行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等方面的解读,再落地到西安,未尝不是一个大型系列深度报道,可惜对《华商报》来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尤其是要跟社交媒体争,不能被社交媒体甩的太远,所以此事也就这么一篇文章了事。碎片时代的都市媒体,加快速度,拒绝深度,还能活多久,就看有多拼了。

[9]车祸后续

这条说个后续吧。1月18日,含光路与劳卫路十字发生了一起很严重的交通事故,1人死亡4人受伤。当时的目击者们看到驾驶人是一名女子(2218期之1)。然而后来警方抓了一名姓王的男子,称他是驾驶者,引起人们的质疑。

1月21日,警方宣布,通过调查监控资料、肇事车辆相关痕迹及遗留物、和车内乘员及目击证人说法,确认当时驾驶人为男子王某,排除了为女子顶包的可能。警察对他进行了检测,不是酒驾也不是毒驾。王某认为因为此前休息不好,自己可能是疲劳驾驶。目前他已被刑拘。

既然警方证据翔实,我还是比较愿意相信的,能别往女司机身上泼污水了吗?

[10]西安之旅

最后来看一个老美游西安的视频吧,这一家子在天朝到处跑,带着俩孩子去了各个城市,拍的相当生活化,这集是他们的西安之旅,当然有兵马俑、城墙、回民街小吃这些,看看他们自然而然的反应,也很有意思,这才是旅游啊。

[西安e报:2222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761期]竖起你的中指
[西安e报:1126期]希望
[西安e报:1492期]文明讨薪你妹
[西安e报:1857期]拾荒者的冬天


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2222期]屁民挨冻治污染”旁边

  1. 胡铁花 说:

    不能,黑女司机是我毕生的追求~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