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水墨中的穿越之旅

@ 一月 22, 2015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给我一个关键词》。】

穿越小说的盛行说明了一件事:虽然我们没有机会知道真正的古代是什么样子的,但对千百年前的那个中国,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怀想:长安城外的人面桃花,月下小楼的婉转笛声,西风古道的瘦马薄剑…隔着千百年时光,我们用文字和影像里读到看到的种种符号,一砖一瓦搭建出自己心目中的古典中国。而在《茶的画》这本书里,作者叶梓撷取的,是一壶茶香。述及茶文化的书不少,《茶的画》却另辟蹊径,在中国书画史的水墨淋漓间,打捞出另一部茶香氤氲的中国茶史。

陆羽《茶经》云:“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中国人喝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古神农氏时期,千百年来,中国人喝茶时对选茗、取水、备具、烹茶、奉茶以及品茶时的种种细节都颇为讲究,逐渐形成一套雅俗共赏的品茶艺术,历朝历代的爱茶人,在诗文中都多有述及,唐人钱起曾有诗云:“竹下忘言对紫茶,全胜羽客醉流霞。尘心洗尽兴难尽,一树蝉声片影斜。”至今读来,仍心向往之。只可惜我们无法穿越时光隧道,亲眼目睹千百年前的茶聚雅集。

所幸,在在时光机发明之前,想看到古人是怎样喝茶的,叶梓指出了一条相对方便可靠的途径,就是从流传至今的古画上一窥究竟。遥想当年,画家也许随手画下了眼前的一壶一杯,却无心插柳地给我们留下了古人饮茶的真实情形。

中国古代画史里最早反映茶事的画作,如今公认是阎立本的《萧翼赚兰亭图》。虽然这幅画表现的主题与茶无关,而是唐御史萧翼从辩才和尚手中为李世民取得王羲之《兰亭集序》的轶事,但叶梓除了画面主体上的僧人辩才和御史萧翼之外,还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画面的边角:“画之左下角,茶事毕现:脸庞上似有一络胡须的老仆人,蹲在风炉旁,炉上置一锅,锅中水已煮沸,茶末刚刚放入,老仆人手持“茶夹子”欲搅动“茶汤”;另一旁,有一童子弯腰,手持茶托盘,小心翼翼地准备“分茶”;矮几上,置一托盏、一小茶罐、一茶碾蜗轮——这些都是唐末煮饮茶的典型场景。”

萧翼赚兰亭图
萧翼赚兰亭图

在这本《茶的画》中,叶梓就这样从最早的阎立本《萧翼赚兰亭图》说起,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幅水墨丹青,并指引读者把目光集中到画上和茶有关的部分,一路梳理画中茶事,直到近现代的作品。叶梓在自序中写道:“中国书画是条流动的河,在这条漫长的河里随便就能捡拾几枚被岁月淘洗过的石头。”这本图文并茂的书,就是在这条书画长河中打捞的美玉。

“古风犹存”是一个常常读到的词,怀旧更是一种如今愈来愈多见的情怀,叶梓就有着这样在故纸堆中流连忘返的老灵魂。他引用古人诗句:“煮雪问茶味,当风看雁行”,欣赏画中的清雅和闲适。他怀想当年:“倪瓒在那个遥远的年代,缓慢从容、气定神闲地在一个个夏日早晨,做着自己的莲花茶,茶香混合着莲的清香,已然成为历史烟岚里最为迷人的一部分。”“忽然间,我对那个‘郁郁乎文哉’的美好时代心向往之。”

那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如果有心开始一次小型的心灵穿越之旅,回到那个“郁郁乎文哉”的美好时代,不妨泡一壶好茶,翻开这本书。书中有山水,有茶香,有王维、唐伯虎、丰子恺…看他们如何在亭台间喝茶,在芭蕉下喝茶,在园林中喝茶。侧耳倾听时,有琴声,也有松风。较之那时,世界早已几度沧桑巨变,只有手中这杯热茶和百年前古人手中的并无太大区别。这趟旅程通向时间那一端诗中画中的故国,通向那段我们注定永远错过,只能在茶香水墨中怅然回望的时光。

茶香水墨中的穿越之旅 二维码相关阅读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与美狭路相逢
陌生远方的回忆
在时间的缝隙里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