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27期]什么什么

@ 一月 27,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月27日。1950年的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颁布《全国税收实施要则》等条例,规定在全国建立统一的税收制度,任何地区或部门都不得、变更、自定。自此,由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又回归了每天喊万岁的日子,只不过,这万岁改成了万税。万税,万万税。

[1]求什么?

今天是腊八,按惯例是要喝腊八粥的;按惯例,大兴善寺在这一天都会熬好粥,布施普罗大众(13期之4396期之1756期之11790期之3、 1843期之9)。“@杨-少普”是今天投稿的网友里起的最早的。06:30,他就到了大兴善寺里排队领粥,本以为自己去的都够早了,到了才发现,前面已经排队排了几百号人了,其中以老人居多。听周围排队的说,最早的凌晨4点就来占位置了。

既免费又能求得福报,这么好的事儿,怎么能少的了那些一上公交就腿疼腰疼,挤超市捡便宜却跑的比年轻人还要快的老闲人呢。“@eekee逍遥轩”点评说:“想要喝粥,自己熬即可;想要有福报,平时积点德。寒风下雪天凌晨4点室外排队,这求的不是福,是死。” 话糙理不糙,还真是这么个理。

[2]搞什么?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27号早上,西安医学院学生“@Taylor喵喵”(现已更名叫“@-冰柠檬不加冰”) 发来信息说:“二号楼楼管阿姨和清洁工居然偷学生东西,说出去都没人信吧,可这就是事实!26号19时左右,他俩在宿舍打扫时撬开柜子偷了宿舍俩人的行李箱等东西。报警后,警察来询问取证,他俩吓的把行李箱还了,钱和其他东西暂未归还…”

评论里,很多网友都表示深有体会。楼管有钥匙,拿了东西神不知鬼不觉,惹得舍友们互相猜疑,坐等好戏上演。这一次,却栽了。稍晚,被查了水表的“@Taylor喵喵”发来信息说:“校方现在正在积极解决ing…”难道这是要保研的节奏?按惯例,也是有可能的哦。

[3]笑什么?

不许笑,严肃点!近日,被广电见剪了胸的《武媚娘传奇》热播使岐山县凤鸣镇李家道村的李姓村民倍感骄傲,为啥呢?村民们说了,剧中那位预言唐三代毁于武氏的李淳风就是他们村的人。直到现在,村里还保留着有上千年历史的李淳风墓和祭拜李淳风的祠堂。逢初一、十五,村民们都会去祭拜这位老祖先。目前,这里的村民们准备成立一个李淳风研究会,欲把祖先掐指算命那一套发扬光大。

李淳风本人最牛逼的是就是和其师傅袁天罡合著的《推背图》了,据说是算到了唐以后2000多年的命运。不过我本人是不信这一套的。看图说话,后人硬把事儿里头套,说是算的准,不如说是他俩很懂人的心理罢了。至于这个李淳风研究会,那就真有点扯了。

[4]怕什么?

大陆屏蔽VPN服务一事,1月27日,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回应说:“在中国发展互联网一定要按照中国的法律法规来进行,一些不良信息应该按照中国法律进行管理。”当晚,“@陕西都市快报” 给这条新闻配了首诗——阳春三月欲赏花,还须翻墙到邻家,闲来把酒煮河蟹,马勒隔壁草泥马。

你看着官媒平时发一些没屁眼的消息时,可千万别把它们都当成傻子了。不排除有一部分人是为了保全自己,敢怒不敢言罢了。这条微博在“陕西都市快报”的主页里存活了1小时不到,就被删除了。一首诗而已,删什么删?怕什么怕?

[5]闹什么?

1月21日,参与了万象春天维权的“@东陵一阕楚辞” 说:“万象春天小区交房后,实际房屋与购买时描述不符,设计存在缺陷,房屋面积严重缩水,选用二级物业管理却按一级标准收费,在原本承诺人车分流区设置停车位。与开发商协调未果,愤怒无奈的业主走上了电子正街的行车道,希望问题得到解决…”

如同以往的大型堵路维权一样,这事儿不是业主被安抚就是业主被揍(1769期之本周语录)。当天,网上就传出一张名为“民警擒拿红衣女子”的照片,这张照片使得流言纷纷,一度引发河南、河北、陕西三地警方争议。1月27日,此事终于落下帷幕,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政工科负责人亲口证实,此照片出自于21号万象春天的维权处置行动现场。这位负责人强调说,“此次行动是合法的,是我们在执法中的正常行为。” 一张照片,不同解读,看图说话一个人一种说法,至于真相是什么,你不会知道,也不会让你知道。

[6]爱什么?

看完上一条糟心的e报,咱来一条暖心的。27号下午,“@一个共产主义儿童的梦想”乘坐205路公交时看到,同他同在最后一排,穿着校服的俩名初中生一点都不安份,又搂又抱又亲,走的时候还留下一封情书和一堆吃剩下的零食。好奇之余,他捡起这封情书,看完上面的文字后不禁想起自己的青涩少年,感慨万千。

这封情书是男生写给女生的,上面那句『丫头,十年之约。你若嫁,我便娶』,让好多阿姨们都泪流满面了。

[7]搞什么?

@Ukulele大石碎胸口”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说:“我在西安结核医院看病,住的是70床,可我的输液被71床打完了,还好药是一样的…这还没完,输完液理应2小时后抽血化验,没到1小时护士就让抽血,说她已问过大夫,抽完血后我问大夫,得知护士根本没有问他,血白抽了…我也曾是护士,但当了病人才知道医患关系为啥紧张。”

这条微博发布后,当事护士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投稿人道歉去了。护士哭,“@Ukulele大石碎胸口”被护士的“诚恳”也感动地哭。该名护士“诚恳地”解释说,因为今天病人实在太多忙不过来,她又是刚生完孩子休产假回来上班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投稿人表示,打的液体都是一样的而且我也没有任何不适,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随后还发来私信要求删帖,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位辛苦的护士。

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得亏是药一样,要是不一样的话,后果简直不敢想象。人多刚休完产假是你犯错的理由吗?这哪里是道歉,这明明是找借口推脱责任,加上几滴眼泪,就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了。理解理解,贵国人就是这样,他犯错,你要理解,你无理取闹,他要理解。从来都是讲人情不讲法制。就这么滴,贵国还想成为法制社会?晚上做个中国梦,也许能成。

[8]说什么?

27日凌晨,西影路颖园小区发生入室盗窃案,受害者“@西安菜鸟果园”(现已更名叫“睿蕊小小”) 说:“西影路派出所民警来勘察完现场告诉我,要是我能从监控中发现小偷,就可以及时联系他们。我看了好久监控,好不容易找到小偷了,09:30到14:30,打了几次电话让警察来看,接电话的警察却回复我『不要再打了,我过来就给你打电话』!”

年底了,警察忙着扫黄,忙着扫毒,就是没时间抓这带不来油水的小偷。

[9]图什么?

27日下午,“@破昵称10” (现已更名为“呵呵搞笑呢”)投稿说:“我最近的兼职是给整个陕西省电大考试卷子录成绩。我发现改卷子的根本就不是老师,因为很多试卷都没有答案,所以改卷子时管理人就叫老师随便看着给分就行。上千份科目没有答案也都是随便改,为了快都只追求速度。顿时为那些交钱的学生感到不平!”

评论里那些猜测是西安邮电大学OR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同学都弱爆了。恐怕是投稿人搞错了,这个应该是位于五味十字的西安广播电视大学。交钱就能上,给钱就能过,连课都不用上。那试卷就是哄鬼的。

肯在哪里交钱的人,图的就是个心安。大专文凭只需要等二年,交5000来块,还是国家承认的。比在外面办假证可安全多了。

[10]画什么?

小时候逛公园,上庙会,常能看见这种画糖画儿的摊子。摊子旁摆着一个转盘,你转到啥,手艺人便熟练地搂一勺麦芽糖,在大理石面板上画出指定的图案。转到凤凰的那就是走了大运了。不过这种摊子现如今倒是很少见了…

(via@“@我不是博客”)

[西安e报:2227期什么什么]史上今日
[西安e报:766期]我们都需要勇气
[西安e报:1131期]世间本无韩少
[西安e报:1497期]给妈妈剪脚趾甲
[西安e报:1862期]入殓·2013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