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陕行走笔记:参悟一棵树

@ 一月 27, 2015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前文回顾《亲近一条河》。】

同行的阮杰弟见我在火镰砭街上瞻前顾后,问这问那,不停地拍照,叫我不要急,等到龙王镇吃中午饭时给我讲火镰砭的来历。

进得一家面馆,非常凉爽,以为是空调呢,原来是自然风。阮杰喝了一口茶,说:还记得我们刚才下来,过吊桥去看虽然残破却古风犹存的柳家铺子吧,那儿从前有一位与你同姓的端公,人称黄老先生。据说这人神通广大,尤其能降妖捉怪,哪家闹鬼,只要他到场,就会捉住封进罐子,埋在对面的古栎树下。

火镰砭上有个火镰洞,洞有九门七十二拐,藏着一伙老鼠精,每天天黑,就要出来兴妖作怪。最近一段时间,五更点卯时,总要少几个,这可急坏了老妖精,一打听,才晓得被黄老先生一个个封进了禁罐。老妖精气得咬牙切齿,发誓要报这个仇。一天,听说黄老先生在胭脂坝替人降妖镇怪,便差一个精明的小鼠精,变成年轻后生,前去请老先生“入瓮”。变成人的小鼠精参见黄老先生:我家大人着魔病重,万望老先生高抬贵步,到舍下救治。正要收拾前行,小鼠精又补一句:我家大人遇魔后奄奄一息,最怕惊吓,就不必带令牌了。黄老先生眉头一皱,趁其不备,将令牌笼在袖子里,翻过几座大山,过了几条大河,来到一座庄园前。“沙河黄老先生到!”,两扇大门忽啦一声开了,四个尖嘴长须矮汉侍立两旁。九道石门,每道门前都有尖嘴矮汉把守。每进一道门,身后就传来“嘭”的一声响,老先生心里暗想:今天怕是碰到对头了!当他走完九重门,前面出现一座大堂,上坐一位尖嘴长牙、须发全白的老头,左右排列的都跟把门的差不多。白发老者开口道:来人可是沙河黄老先生?在下正是。老妖嘿嘿几声冷笑:好个黄老先生,没想到你也有今日呢,你害死了我多少孩子?老先生头都未抬:我记到的,才九十九只,差一只才能满百!气得老妖大叫一声:左右,快给我拿下,剥皮挖肉,解我心头之恨!两边吱的一声,全扑了上来。黄老先生将手一挡:且慢,死之前想讨碗凉水解渴。老妖一挥手:小的们,就给他一碗,看他还能怎的?老先生接过来一饮而尽,抹了把嘴,右手取出令牌,喷出一道五味真火,烧开九重门,一缕烟似地跑了出去。回头一看,哪里有庄园?只见洞内烈火熊熊,腾起冲天烟柱,随着轰的一声巨响,石洞顿时夷为平地。

从那以后,人们就把这块地方叫火镰砭,也真邪门,这里的土地就比别处颜色红些,当地百姓说是黄老先生的五味真火烧的。

火镰砭街上的老房子还在,有些已无人居住,显得斑驳破败,裸露的土坯还真带红色,心里暗暗称奇。我在墙垛上拍到一幅垂钓图,鱼已上钩,正用鱼篓去接,钓者头戴斗笠,美髯长须,身靠一棵大树,悠然自得的样子。

墙垛上的垂钓图

过桥,指示牌上说是绿烟沟,古树调查表上说的是中华村。路里有上坡小道,沿路挂满了红布,像新店开张的贺幛。山道泥阶,绿肥红瘦,有一种说不出的静。进一小屋,便是简易山门,一男一女两位长者,以为我们是香客,忙不迭地出门相迎,两家都供奉的铁大仙,让我们有些不知所措。我们说不敬神,只敬树,汉子忙上树搭红,以证明此处的香火旺盛。女的却说她是正宗,曾拜过老姆台,有了一个“妙青”的法号,并说丈夫是道师,会绘画,可惜眼睛看不见了。

汉子叫陈开地,67岁,我问可知道火镰砭的来历,他说那砭是弯月型,很像过去抽烟用的火镰片子,加上附近的火镰沟、火镰寨,这名就传开了。

绕树三圈,没见一个禁罐,树上却挂满了祈福的红布条。我折了一枝细看,上面结了果实,像我家乡拴皮树上的橡子果儿。看叶和树干,又像南宫山上的铁坚杉,只是叶边没有长刺。小小叶片在阳光下更显得油绿,美如鸟羽,虽然躯干不高,四肢却很发达,一枝一叶,皆为不俗。

陪同的田宁朝告诉我:此树叫尖叶栎,别名铁甲树,壳斗科,栎属,树高17米,树冠直径东西宽22米,南北宽21米,在宁陕的编号为348号,树龄估测为1000岁。

仰望古树,冠顶葱茏茂密,觉得头顶那些枝叶之上,可否就是一片历史的天空?古树作为一个地域富有生命力的“纪念碑”,与当地风土人情、乡土文化融为一体。一千多年了,看不出一点沧桑之感,龙钟之态。树绿,坡绿,空气也绿,就连小地名也叫绿烟呢。绿得霸道,绿得慷慨,绿得太不给别的色彩留些面子。

千载难逢,一身浩然气。我虽然不再年轻,但对这样高大的古树,仰止却不惊畏。我可以从山坡上去,与其比肩。人和树比,永远是小子辈。一树越千载,仍然顽健。人不过百年,犹如一瞬,真正是不堪一想的哟!不愿意让心灵朽去的人,多来参悟这样的老树才对。

都知道的,经过大炼钢铁,小民尚自危,山木何以堪?这棵树能存世,算是奇迹。

餐霞饮露,气度不凡,静沐万古的清气。想起两句五言:乱峰临宿霭,古木认前朝。这棵树一定见证过子午道上的繁忙,还有快马送达荔枝的马蹄得得。大老远地跑来参拜,也算是一种缘分,更是一种敬重。树是最好的朋友,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始终在那儿,等你来,也送你去。我算到过一些地方,但从未见过如此古老挺拔的大树,世上能和时间抗衡的生命,惟千年古树。古树是文物,是瑰宝,是古董,是活着的档案,是苍天的杰作,是有生命的地方志,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更是旅游胜地独特的风景。

我对古木向来怀着一种敬重感,总觉得它沉默在这世上,经过大自然千百年的风霜雨雪的洗礼,顽强的生命里便被赋予了神圣的旨意。它静观着世间的更迭,守望着人类的变迁。它不言语,所有的故事都装在树干的年轮里。

古树与其说是树,还不如说是一部史书,其枝干和树皮都遗存着历史的印记。

古树与其说是树,还不如说是一段故事,一部传说,有着道不完的精彩和受用不尽的文化。

这才是铁骨铮铮伟男儿呢!

这才够得上是山林之尊呢!

参悟一棵树 二维码相关阅读
踏访一条道
看望一只鸟
穿越一个峡
拜谒一座庙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