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阻碍西安梦

@ 一月 29, 2015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博客》,原标题《西安还要建国际大都市吗?》,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戒烟的故事》。】

连年以来,雾霾总是盘踞古城西安,春夏秋冬不散,我在内心纠结的同时,不禁要发出一声天问:西安还要建国际大都市吗?

多年以前,某人主政陕西,曾经放言,要把西安市打造成国际大都市,我当时就闻之愕然、惑然、不以为然。打造国际大都市,咋一听确实施政豪迈,起码是口号豪迈,每一位西安市民理应闻之提神,为之振奋,但稍微恢复一点理性,懂得一点常识,就不得不问:为啥?凭啥?为啥似乎不言而喻,为西安市民谋福祉呗!凭啥却大为可疑,因为主政一方,未必门门精通,方方面面都是内行。打造国际大都市,不是小孩过家家,说打造就能打造的。实际上,那个“为啥”也并非无懈可击,豪言与施政、梦想与现实、动机与结果说到底是两码事,种瓜可能得瓜,种豆能得瓜乎?即便是转基因,能保证种豆得瓜,得的其实是傻瓜,或者像瓜实际上并不是瓜。

道理也是明摆着:大凡国际大都市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谁想打造就能打造的,而是凭借着天时地利人和等等主客观条件历史性形成的,其中要经过一段相当时间的打磨,经过几代人不约而同的齐心协力,美国纽约如是,法国巴黎如是,中国香港也如是。只要正视举世公认的国际大都市的发展模式与轨迹,就不难发现,要把一座城市人为打造成国际大都市,谈何容易!主政一方,便信心满满地要“打造”一方,说好听些是急功近利,说难听些是缘木求鱼,弄不好会整出个四不像来!谓予不信,且拭目以待吧!

当年主政陕西的官员已经离开陕西,但留给西安的是什么呢?我想起了“愚公移山”的故事。神话传说里,愚公感动了上帝,把两座大山轻轻一下给搬走了,比打喷嚏还容易,但现实版里的“愚公移山”恐怕只能愚弄一方了。敢问(也是天问!)山凭借人力能搬走吗?即便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山搬走了,焉知是祸是福呢?

眼下每一位西安市民应该深有感受的是西安市突然膨胀了,首先呢人口膨胀了,其次呢建筑膨胀了,其三呢道路也膨胀了。膨胀的结果呢?人满为患了,车满为患了,道路拥挤了,出行反而不方便了,古城西安的城市风貌好像洋气了,却失去了古色古香的人文传承与历史积淀,所谓底色、底蕴,所谓特色、特点,都在老市民眼里渐行渐远,几无可以触摸之处了,只能在饭后茶余凭借些鸡零狗碎的记忆津津乐道以消磨时光了。

如今最要命的不是这些,而是雾霾!人总要呼吸呀,人呼吸的空气总应该没有污染吧?这是常识,也是人赖以生存的先决条件。基于是,咱西安要华丽转身以国际大都市赫然屹立地球之上恐怕路途尚遥、为期尚远,因为这霾便是第一拦路虎,当下治霾已刻不容缓,能否治霾却不容乐观。于此当务之急的节骨眼上,我想弱弱地问一声:咱西安还要继续扩张、膨胀,继续向国际大都市阔步迈进吗?

配图
图By@南瓜指南 摄于25日上午10时西安高新区

我觉得古城西安的国际大都市化与这空气的恶化如出一辙。谁都知道,水有自我净化的功能,其前提条件是污染源是可控的,就如同空气中虽然有细菌、病毒,健康人却可以抵抗一样,故此千百年来一般河流都是清澈的,即使暴雨过后河流变成泥流,过不了几天,泥流仍会还原为清流。空气也是如此,今天忽然雾霾重了,但很快雾霾又被驱散了,天蓝云白应该是常态,偶尔来一次沙尘暴也无碍人类生存。除了空气,还有交通拥挤,还有就业艰难,还有孩子上学难、百姓看病难等等难缠难解难于克服的老大难问题,不做长远规划、谋划,不做长远设想、打算,行吗?

我记得清楚,当年主政西安者豪言建立国际大都市有一个数字标志,那就是人口突破1000万!我当时就倒吸一口冷气:国际大都市就等于1000万人口吗?浅薄的知识、肤浅的理解、轻率的表态,想当然的施政理念,对古城西安来说不异于挖坑,不啻为祸害!他也不扪心自问:你了解西安吗?你了解国际大都市吗?你到西安主政了几天?你将主政几天?你想过建设千万人口国际大都市意味着什么吗?遗憾的是斯人已去兮多年,甚而“黄鹤一去不复返”,留给西安的,真是个一言难尽呀!美容是为了更加美丽,但多少人美容的结果是毁容。人尚且如此,何况一个大都市呢?不是说咱西安无望、不能、不该变成国际大都市,而是说一切变化应该是道法自然,顺时顺势,顺水推舟,顺力而为。一个“顺”字,或让古城西安变得真正现代而不失古典、美丽而不失厚重、富足而不失文明。如果西安有梦,梦该在此乎?

2015年1月17日星期六

雾霾阻碍西安梦 二维码相关阅读
该死的雾霾
霾没中華
买150个点
西安vs伦敦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