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宴定天下

@ 一月 30, 2015

【感谢“@佘不是余-秦五粮”的精彩叙述。】

饭局在中国承载了太多的功能,每个人的社交往来、人生成败,都与饭局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两千多年前在我们陕西的一场饭局,影响了后续两千多年的中国历史,这场饭局就是项羽在临潼给刘邦摆的鸿门宴。

秦始皇后期的治理比较狠,秦朝的百姓都在骂娘。秦始皇死后,他第十八个儿子胡亥弑兄上位。在宦官赵高的忽悠下,统治手段跟他爹相比,没有最狠,只有更狠。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秦朝经秦始皇和秦二世这爷俩这么一造,很多人扛不住了。在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这俩小伙说了句“谁他娘的生下来就是爷”便揭竿而起,组织了我国历史上第一支农民武装队伍,开始反秦。陈胜、吴广单干之后,秦朝大地不到两个月就出现了多支抗秦队伍。在这些抗秦队伍中,最出名也是存活最久的两支队伍分别是楚国官二代项羽领导的楚军和流氓刘邦领导的汉军(汉军是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之后才有的称呼,为了区分两支队伍,先这么叫着)。

在抗秦初期,汉军实力比较挫,跟人干仗经常被别人一通干。刘邦为了抱大腿,就主动与比自己小24岁的项羽拜把子,投靠了项羽他大伯项梁,两家抱团抗秦。当时傀儡君主楚怀王熊心跟项羽和刘邦定了个约定:谁先带领弟兄们打入咸阳,端了秦朝的老窝,谁就是关中扛把子(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

最后刘邦带领汉军弟兄先打入关中,早了项羽一步,并且接受了秦王子婴的投降。来自小镇沛县的汉军看到奢华的大都市咸阳不禁感概:“乖乖,美日踏咧!”汉军的将士也是鬼子进了村,见到秦王宫的金银财宝、盆盆罐罐,逮住了就往回拿。在哄抢中肯定会出乱子,张三看中了秦始皇的尿壶,李四觉得这个壶让他尿更合适。这三和李四就得干仗,谁干赢了谁往里面尿。这边张三和李四在争尿壶,那边那两哥们又同时看上了一姑娘。一时间,咸阳城乱的不像样子。从小到大一直耍流氓的刘邦现在自然也好不到哪去,他以关中扛把子的姿态大摇大摆走进秦王宫,面对不可胜数的宝藏和数以千计的后宫美女,刘邦很是高兴,晚上睡觉也能把自个笑醒。也不禁想止宫休舍,霸占咸阳,享受攻下关中的胜利果实。

好在刘邦手下还是有有脑子的将领,没有被这次的胜利冲昏头脑,提醒他不要太张。樊哙就觉得刘邦这么造,太二了,不顾百姓死活,就是作死,就跑去劝刘邦。

樊哙:“哥,咱现在这么干和胡亥那二货没啥区别,你将来是想统一天下,还是就当关中扛把子?你难道就想占有这些财富当个土豪吗?珠宝玉器和美女妇人那都是亡秦的原因,你咋能留在这宫中,咱应该带领弟兄们还军霸上,不要再骚扰百姓了。”

虽然刘邦不太乐意,但是在樊哙和张良的劝谏下还是封秦王宫财物于府库,还军霸上。刘邦还军霸上之后,便召集自己的守军与咸阳城中父老,给他们定了三个规矩:杀人者死,伤人者刑,及盗抵罪(这是约法三章的出处)来治理咸阳。

项羽听说刘邦已经攻下咸阳之后,很是恼火,急忙就率领楚军往过赶。项羽虽然没能先入关,但是咸阳的实际统治还得看谁的拳头硬。楚军四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移师函谷关,准备由函谷关进入关中。想着现在函谷关的守将是刘邦的人,大家都是哥们,入关应该很容易。当项羽一伙抵达函谷关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惊呆了,关口没有人迎接他们,也没人打出“热烈庆祝汉、楚两军在咸阳胜利会师”这样的横幅,关口倒是写了个大大的字:滚!

项羽本身就脾气暴,看到眼前这一幕,二话不说就让英布打。汉军的实力不如楚军,要不刘邦当年也就不用去抱项羽的大腿了。汉军很快溃败,落荒而逃,楚军入关之后驻扎在临潼新丰鸿门。

项羽整顿完楚军之后,准备找刘邦算函谷关不让进的帐时。刘邦的手下曹无伤跑到楚军大营来了,曹无伤不是来替刘邦赔不是的,他是来捅刘邦刀子的。曹无伤向项羽告密,说刘邦委任秦王子婴为丞相,霸占咸阳城所有珠宝,准备自立关中王。项羽在函谷关受的气还没消,现在曹无伤又给刘邦来了这么一刀。项羽当即下令四十万大军饱餐一顿,明早直接发兵攻打刘邦的十万汉军,给刘邦教教乖。

鸿门宴

就在项羽准备干刘邦的前一天晚上,项羽这边也有人跑到了汉军大营。项羽这边跑过来的是他三大(季父)项伯,这个项伯关键时候胳膊肘朝外拐了一下,毁了他侄儿的江山,拯救了刘邦的基业。项伯跑到汉营找到张良,给张良说:“兄弟啊,你赶紧收拾东西闪吧。我侄儿明天就打过来了,准备血洗汉营。当年你救了我一命,我实在不忍心你让马给踩死啊。”

张良听项伯这么一说,一下就意识到这次完蛋了。项羽本来就猛,现在还是四个打一个,不输才鬼了。他先安抚了一下激动的项伯,赶紧跑去把这事给刘邦说了。

刘邦听完双腿一哆嗦,差点没跪地上。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今天还统治着这块地方,明天可能就要被这地方的黄土给埋了,刘邦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

刘邦还是有过人之处,没过几分钟他淡定下来,让张良把项伯喊过来,他准备忽悠项伯,让项伯回去给他侄儿说说好话,这次先放过他。

之后刘邦就把项伯敬为上宾,与他结为儿女亲家,送项伯了两箱珠宝。说他没有想当咸阳扛把子的意思,他有几斤几两他自己还不知道。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造他的谣,函谷关守兵那更是误会。大水冲了龙王庙,当时估计是没看清。要是看清了,知道是自家兄弟肯定不会拦。他自从入关之后就一直搁这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项羽兄弟早点来好兄弟相聚,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当咸阳扛把子。

项伯收了钱,并且与刘邦结为儿女亲家,自然不想让刘邦死。项伯就说他回去先给他侄儿说说,但是刘邦明早必须亲自到鸿门来给项羽把问题交代清楚。

项伯回去之后,就给项羽说了一通刘邦的好话,说刘邦明早亲自过来检讨。项羽听他三大这么一说,也暂时放弃了攻打汉军的决定,明早刘邦来了也以批评教育为主。

项羽暂时不打刘邦的根本原因是项羽年少轻狂太自负,认为刘邦不足畏惧,想干掉他也不急这一时,顺便卖他三大一个面子。项羽的这个决定遭到一个人的坚决反对,这个人就是当时被项羽尊为二大(亚父)的谋士范增。范增老同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70岁出道。先辅佐项羽他大伯项梁,项梁死后辅佐项羽。老同志虽然年龄大,但是精神气足,一心想辅佐项羽一统天下,发挥自身的余热。范增还是有两把刷子,他早就看出来项羽最后的对手肯定是刘邦,据说他还找人给刘邦看过相,说刘邦有帝王之相。一直想找机会杀了刘邦,现在正是一举铲除刘邦队伍的好机会,要是白白错过,估计他是看不到项羽统一祖国的那一天了。

就这样楚军将领对刘邦的态度也明朗化了:项羽保持中立,批评教育为主。他二大范增就是想杀,他三大的意思也很明白:谁杀我亲家,我弄谁。

第二天早上,刘邦带着100多个人,来到了鸿门给项羽谢罪,批评与自我批评齐上。刘邦见了项羽便双手作揖,迎上去就是一顿狂喷:“哎呀,项兄弟,你误会老哥了。咱两家抱团抗秦,你在河北战场,我在河南战场。我也没想到,手下的这帮兔崽子跑的这么快,让我走了狗屎运,先进了关中。现在咱兄弟二人在这相会也是缘分呐,要是有小人离间咱兄弟的感情,你可别当真啊。”

项羽:“这是你的人曹无伤说的,要不是他来告诉我,我也不会相信。既然你说没有就没有,以后注意点就是了,既然来了就吃完饭再回去。”

就这样,项羽带着刘邦、张良进了包间,给樊哙等一些还不够资格进包间的将领在大厅要了碗泡馍。进入包间之后大家都开始落座,刘邦在项羽和范增、项伯都坐下之后才发现,留给他和张良的就两最次的座位。刘邦一思量自己是来认怂的,次点就次点吧,总比站着强。

饭局开始之后,范增老大爷只要抬头看见刘邦气就不打一出来,恨不得给他夹个菜噎死他,给他倒杯酒呛死他。范增毕竟年龄大了,而且还是个文将,他要是想自己动手弄死刘邦估计有点悬,搞不好还让刘邦给自己弄骨折了。

所以范增就在吃饭期间不停的给项羽使眼色,眼珠子乱蹬,暗示他动手杀人。但是范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项羽就是没反应。范增看指望不上项羽了,便跑到大厅找来了项羽的堂弟项庄。给项庄说:“你哥是个瓷怂,把叔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哥窝瓷锤就是看不来。你去进去给咱耍剑,找个机会一剑把刘邦给解决了。”

鸿门宴

项庄进去之后先是耍了一阵花剑,瞅准机会就朝刘邦刺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项伯拔尖一挡,“额贼,这是要杀我亲家啊!”项庄的几次刺杀,都让项伯给挡回去了。张良看这么下去,刘邦迟早得挂啊,就快步跑到大厅喊来了樊哙。樊哙一听有人要杀他领导,当即就冲了进去,挺着自己的爆炸头向项羽怒目而视(“头发上指,目眦尽裂”)。项羽从来没见过这种发型,可能觉得很酷,问到:“这位杀马特少年,你是做什么的?”樊哙回答道:“大王,我是刘邦的保镖。”项羽说:“服务员,给这位少年上酒。”说完服务员就端了一大杯西凤朝樊哙走去,樊哙接过酒就是一口闷。项羽又说:“哎呀,小伙还挺能喝,给上个猪腿让就着。”服务员就给樊哙拿了一条没煮熟还带着血丝的猪腿,樊哙接过猪腿放在自己的盾牌上,拔出佩剑切着吃。项羽看樊哙生猪腿都吃得这么香,就问道:“少年还能喝酒不?”樊哙呵呵一笑:“能喝,我就是传说中的十斤哥”。樊哙也顺势说了几句刘邦的好话:“谁先带兵打进函谷关谁就是关中扛把子,这是楚怀王当时和大王与我们领导的约定,虽然我们早了一步,但是我领导他没这个想法啊。我们入关之后,把秦王宫的宝藏都封存在金库里,就等着大王您来盘点,我们动都没动。现在我们弟兄们都驻扎在白鹿原,没敢在咸阳城逗留。”

项羽本来就没想着现在就要刘邦的命,樊哙这通好话一说,项羽暂时更是不想杀刘邦了。

刘邦见樊哙比自己还能喷,很是高兴。见项羽已经不是很生气了,赶紧说了句:报告大王,我尿急,便趁着上厕所就想跑。张良见带头大哥就要开溜赶紧劝到:“哥,你不给打个招呼就这么溜,不太好吧。”刘邦听张良还叫他给项羽打招呼,说到:“兄弟,你傻啊。这都啥时候了,现在项羽和范增那叔侄两就像菜刀和切菜板,你哥就是那菜板上的火腿肠,人家想切就切了,我现在不走,我有病啊我。这有一对白璧和一对玉斗,你替我送给那叔侄俩,说媳妇拉肚子,我得回去看看。”之后刘邦马不停蹄,抄小路赶回自己的大营。

张良等刘邦走远之后便进去说刘邦有事先走了,并献上了刘邦带来的礼物。项羽收了刘邦送的一对白璧,范老同志则拔剑撞破了玉斗,骂道:瓜皮!你娃迟早要死在刘邦的手上。

范增的预言在数年后应验:项羽和刘邦在随后的四年进行了大规模的战争 (史称楚汉战争),最后项羽败北,在乌江自刎而死,刘邦建立汉朝,定都长安,是为汉高祖。

一宴定天下 二维码相关阅读
寒窑故事新编
左宗棠与左公柳
重返阿房宫
白鹿原:兽呈祥瑞以得名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