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路放》:用喜剧讲爱情

@ 二月 1, 2015

宁浩说自己创作《心花路放》受了《西游记》的影响。仔细想想,在形式上确实有相似之处,都是通过一场目标明确的冒险之旅找到真理。只不过,《西游记》找的是佛理,《心花路放》找的是情理;《西游记》一路的坎坷找不到喜剧成分,《心花路放》一路的奇遇尽是些苦中作乐。

从头至尾,《心花路放》始终是两种爱情观的相互拧巴,黄渤的痴情型和徐峥的游戏型,并没有什么价值观的偏差,这全来自于真实生活的存在。角色公然脏话连篇地谈论敏感话题(小三)也没有任何不可取之处,好莱坞经典级别的电影作品也会fuck前fuck后,也会抒发对挖墙脚的看法。《心花路放》被卫道士们矫枉过正了,于是,被扣上巨大的冤枉帽子。

《心花路放》的故事模式很简单,出外兜风,公路行驶。前些时大火的《后会无期》是这样,再稍前的“泰囧”系列也是这样,西方公路片大多如此,譬如《在路上》和《末路狂花》等。这种方式较为直白,简单,不需要场所间不断切换,时间和空间的维度清晰明了,只需在深层次意义上下点功夫,至少中规中矩,更甚者,即可秀拔出群。在众多珠玉之中,《心花路放》跟2004年的美国电影《杯酒人生》有诸多类比之处,人物设置、叙事结构乃至情怀诉求,中年男性在婚恋、事业上受挫,意图走出困境的上路之旅的主线情节,看上去形成了默契的互文关系。

两种爱情

两种爱情

《心花路放》一路围绕着“爱情”展开,徐峥为了治好黄渤的情伤,让他早日走出伤痛,带着黄渤出门耍。两种感情属性截然相反的好基友,面对猎艳奇遇,表现完全不同,可是,二人殊途同归,找到了真正伴侣(黄渤的那位还处在隐喻阶段)。徐峥属于患难见真情,历经磨难后,还是觉得你最好,于是,找到了真正爱他的阿凡达女郎;黄渤则释然旧爱,放下一切,走出阴影,翻开新的篇章,迎接阳光灿烂的日子。发现爱的过程跟随对待爱的态度的不同而不同,但,人终究要走向婚姻,因此,结局自然而然。

《心花路放》用喜剧讲爱情,整个爱情故事实属陈词滥调,喜剧导演刻意回避用拍爱情片的方法讲爱情。难能可贵的是,宁浩其实想传递自己对都市爱情的看法,但他没有烹饪心灵鸡汤供观众品尝,反而用诙谐幽默的方式植入广告的同时,植入了爱情寓言。

值得一提的是,《心花路放》的外景避开了繁华的大都市,一路风景和目的地大理都以城乡结合部为主,符合当下普通白领的出行风格,不像某些国产“大”片,动辄国外靓丽的风景,与民情严重脱轨,中产阶级少之又少,年年在外国某处来个浪漫的约定并不适合大众评委。

《心花路放》名字取得好,随着导演这一路出巡,心花路放之后,便是心花怒放。

《《心花路放》:用喜剧讲爱情》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博物馆奇妙夜3》:认真你就输了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智取威虎山》:徐克借韩庚告白
《一步之遥》:生死只有一步之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