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暴君的黑历史

@ 二月 2,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胡适:总统你错了》。】

“这事”是什么事?且听我慢慢道来。

那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一天晚上,苏联,莫斯科。高官显贵陪同独裁暴君斯大林在花园夜宴,想来月朗星稀,酒醇肉香,斯大林的颐指气使和大小佞臣的谄言媚笑,一定是相映成趣。席间,莫洛托夫和卡冈洛维奇为天上一个星座的名称小有争议,斯大林一旁言道:“这事容易,打电话问天文馆。”当时的苏联,斯大林的话就是“最高指示”,当然必须“坚决照办”,于是,电话马上打了出去。

如果下来的故事按常规发展,那斯大林之所言倒也无可非议。因为,他毕竟还知道科学问题应该请教科学家,不可以由他这个集所有权力于一身的独裁者说了算。但让人扼腕叹息的是,故事的后续发展完全脱离了正常轨道,引发出一场让人欲说无言、欲哭无泪的惊天悲剧!

苏联国家天文馆接到斯大林办公室电话的时间是晚上9点,面对查明一个星座名称的紧急任务,值班员里亚奇一筹莫展,要知道,他不过是一个临时抽调到天文馆工作的铁路工人。里亚奇赶忙打电话给天文馆长马洛夫,但此人也是一个月前,由于原馆长和一些天文学家遭到“清洗”,才调来担任馆长职务的原内务部军官,回答不了领袖的垂询。马洛夫不敢怠慢,立马驱车去找一位尚未被“清洗”的天文学家沃伦斯基。万万没想到的是,深夜11点,先是听到汽车马达轰鸣,继则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沃伦斯基竟然被吓得心脏病发作,一命呜呼了。有了这么一次血的教训,子夜1点,马洛夫来到另一位天文学家居住的楼下时,格外小心,不但熄灭了车灯,而且上楼时也特别蹑手蹑脚。就这样,随着房门被轻轻敲响,这位天文学家从5楼的窗户纵身而下…

深夜2点,马洛夫终于搞清楚了斯大林有所问的那个星座的名称。解决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竟然用了5个小时、更以两位专家的性命为代价,马洛夫惊恐万状,甚至产生了自杀的念头。然而,当他接通了斯大林办公室的电话时,工作人员告诉他,斯大林已经睡了。这就是说,询问星座名称的“紧急”任务,已经不了了之、成为过去时了,只是为之消失的两位天文学家的生命,无法挽回。

说老实话,上面这个超出万千善良人想像力的恐怖故事,如果不是在《人民日报》旗下的《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被披露的话,我或许会认为,它是哪一个(或哪一些)坏人,出于给社会主义抹黑的罪恶目的,编造出来的无耻谣言。但让人痛心的是,这的确是发生在80多年前的真实故事,是独裁暴君斯大林斑斑劣迹中的一件。

斯大林

斯大林的更多暴行,北京大学徐天新教授著有《苏联30年代大清洗》一文,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找来一阅。在这里,我仅摘录几个让人不寒而栗的数字:出席联共()第十七大的1966名代表中,有1108人因反革命罪被逮捕。十七大选出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共139人,其中的80%被逮捕并遭杀害。列宁在世时的最后一届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共7人,除过列宁英年早逝,斯大林把其他5人全部杀掉。惨遭杀害的还有苏联红军5名元帅中的3名、16名集团军司令副司令中的15名、全部17名集团军政委和副政委、67名军长中的60名、全部6名海军上将、15名海军中将中的9人…至于那个时代遭到斯大林镇压的总人数,则是要数以千万计了!

对斯大林的滔天罪行,俄罗斯官方也并不隐晦。1937年8月至1938年10月间,至少有2万人丧身于莫斯科南郊的布托沃射击场,最多的一天,有562人在这里被处决。2007年10月3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来到此地悼念当年的遇难者。他说:“现在终于等到了所有人都认识到这是场民族悲剧的时刻,我们应永远铭记这一历史教训并使之不再重演,这是所有人的责任。”

在俄罗斯,是否所有人都和普京持相同认识,我不知道。但在中国,的确有一小撮人至今还在声嘶力竭地为独裁暴君斯大林招魂。为什么会如此?是因为一度向苏联“一边倒”的中国,也有过一场又一场和斯大林的“大清洗”性质完全相同、恶劣程度也难分伯仲的政治运动,“文化大革命”是其中的恶劣之最。

所以,为斯大林招魂,实际上是在呼唤“以阶级斗争为纲”那条荼毒中国人的错误路线魂兮归来,是图谋为罪行累累的”文化大革命“翻案。然而,当年,在独裁专制的社会环境中,斯大林荼毒生灵,“这事容易”;如今,在民主、自由、公平、正义已经成为人类社会发展主流的态势之下,一小撮丧心病狂、全无人性的丑类,想要把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文化大革命”、以及支撑这场噩梦的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洗白”,这事,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独裁暴君的黑历史 二维码相关阅读
媚权媚上的重视领导
建尼玛党,伟尼玛业
关于总统的两个段子
横征暴敛的本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