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近,那么远

@ 二月 3, 2015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茶香水墨中的穿越之旅》。】

套用亦舒一篇专栏的开头——半生看过那么多电视剧,说到最难忘,也许脱口而出:《女拳》。

是2011年TVB播出的一部民初武打剧集,女主角是大侠黄飞鸿晚年最后一位夫人莫桂兰,体操皇后刘璇出演这个角色,犹记在最初的巡礼片中,刘璇一个空翻稳稳站上八仙桌:“黄飞鸿,我要挑战你!”这一手绝活,TVB诸位美女无论如何也来不及练出来。历史上的莫桂兰也是个传奇人物,嫁给黄飞鸿时还不到二十,比黄飞鸿小了三十多岁。婚后黄飞鸿倾其所有向她传授武学,黄飞鸿过世后,莫桂兰一生致力于黄飞鸿功夫的传播和继承,以九十高龄辞世。

之所以说最难忘,和电视剧本身关系倒不大,而是因为,《女拳》是我平生第一部从拍摄期间直到播出后,全程通过微博同步关注的电视剧——从2010年《女拳》开拍直到次年播出,这大半年,恰逢微博欣欣向荣用户激增的时期,许多TVB明星都在那时开通了微博。

此前,公众看到的明星照片,大都是专业人士拍摄并精心挑选后才能在一个出版周期后和读者见面——当然时尚杂志和八卦杂志的选择标准不同。当时很难想象,在微博时代,对着电脑或手机屏幕刷新一下页面,跳出来的照片和一两句话,是明星自己三五分钟前刚刚拍摄并输入的,角色的造型,身后的布景,片场的心情…全都是第一时间的一手讯息。譬如某个下午不用查询天气就知道香港在下雨,因为在香港拍戏的演员刚刚上传了“等停雨”的照片;后半夜醒来拿过手机刷新,也可能看到拍通宵夜戏的明星拍摄间隙刚发的微博。还有片场之外的演员互动、剧组聚餐、不拍戏时的吃喝休闲…直到杀青那天的大PARTY,从黄昏时分演员在家里准备出发直到午夜,几小时里不停有现场照片信息上传,如此一路跟下来,很难不产生这样的错觉:这部戏是我们看着拍出来的。《女拳》开播那天,各位主演在微博上广而告之:欢迎收看,多多捧场。等主题曲过后,屏幕上出现近百年前的广州城和宝芝林,看到那些提前在微博上见过的场景,竟有种老友重逢般的温暖。

海报

现在看这些,当然没什么了不起,就像习惯互联网时代的诸多奇迹一样,我们迅速习惯了这项奇迹。习惯了影视拍摄期间导演演员的片场直播,上映播出前的预热,作品与观众见面后主创和观众的讨论互动,时至今日,微博访谈几乎成为影视宣传的标准程序,连最高冷的王家卫都不能例外。新科技下的全新传播方式改变了我们的娱乐,对我来说,五年前开拍的《女拳》,是这个过程的开头。

也是从那时起,许多娱乐新闻开始从微博曝出,而明星曾经发过的微博,字字句句,都是他们人生的如山铁证。最常见的,明星婚姻破裂,立刻会被挂出当年秀恩爱的微博,删除也没有用,早有万千粉丝截图,仿佛身为明星,比对得起自己的人生更紧要的,是对得起自己曾经发过的微博。

同时,明星的微博成了明星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常常是让明星性格更加立体的补充。微博上的刘烨展示出和他银幕上忧郁文青形象截然相反的另一面——搞怪耍贫的“火华哥”,黄秋生在微博上屡屡开骂呈现出的愤怒中年,也和《无间道》里内敛沉稳的”黄志诚督察”大相径庭。

对微博时代最贴切的描述,也许来自一百多年前,查尔斯·狄更斯在《双城记》开头写道:“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也是愚蠢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期,也是怀疑的时期…”微博时代,屏幕上有无穷无尽的信息,同时却尽为虚空;明星可能因为微博升为“男神”“女王”,也会在微博上坠入演艺事业的地狱;明星可以通过转发回复的方式和素未谋面的粉丝前所未有地亲密互动,却同时证明了,那个吴奇隆的粉丝可以每天“求四爷翻牌”而吴奇隆真的会挑出几条回复转发的虚拟空间,只是互联网造就的另一个平行宇宙。

那么近,那么远 二维码相关阅读
厨房里的咒语
纸上和银幕中的江湖
惆怅旧欢
无需情节的人生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