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陕足 给足协记功!

@ 二月 4, 2015

原文首发于《网易体育》,有删节,作者“王阻拦、Max”。】

就在不到两个月前,陕西球迷终于迎来了人和出走贵州后的又一支家乡球队。虽然日之泉西迁的道路弯曲且长,但在盖完转会所需的38枚公章、奉上3500万转让费后,2014年12月14日,陕西五洲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陕西球迷终于可以开始憧憬2015。

一切似乎都在朝春暖花开的方向发展:敲定西班牙籍教练梅内德斯为球队主帅、队徽是融合众多陕西元素的蓝配绿、队服主场蓝色客场橙色、一系列绯闻引援对象…虽然期间也有球迷质疑新洋帅350万年薪的水分、队徽太丑没有西北狼、俱乐部孤芳自赏不与球迷沟通,但多数陕西球迷已然沉浸在王者归来的幸福之中。

但表面繁荣终究没能掩盖内里的溃烂:日前,中国足协正式公布,因为总值约450万元的欠薪未能及时解决,陕西五洲足球俱乐部不符合参加2015赛季中国足球甲级联赛的准入资格。陕西足球终结了49天的短暂疯狂(相关e报:2135期之12215期之32228期之42183期之102184期之32186期之4)。

据了解,陕西方面已在2014年11月28日向日之泉方面完成近2000万元尾款的转账,陕西方面认为其中部分款项要用于支付日之泉俱乐部2014赛季所拖欠的奖金、主场场租和电视转播费等共计800多万元欠款。但由于陕西方面在签订合同的时候更关心何时能够签定收购合同,忽略了诸如欠薪谁来支付这些在当时看不算核心内容的条件,导致后续和日之泉在欠薪问题上纠缠不清。同时,原本许诺注资的两家陕西当地企业,并未兑现诺言,导致五洲俱乐部没能在最后时刻,将欠薪补齐。

除陕西五洲外,成都力达士也在1月中旬,未向中国足协提交《2014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被取消参加2015赛季中乙联赛的资格。巧合的是,中甲在除名陕西五洲后,本该由上赛季第十五名,成都另一家俱乐部天诚递补,不过,成都天诚已经解散,2014赛季中甲第十六名延边俱乐部死而复生。

沉寂十年,为何此时准入制度突变为俱乐部的生死符?这与中国足坛过去一年频繁的欠薪事件造成的恶劣国际影响,不无关系:2014年7月15号,深圳球员赛前拉起横幅抗议欠薪的报道震动中外;前阿尔滨外援本科和日科夫将欠薪的老东家告上国际足联,再次让中国足协脸上无光。更早些,德罗巴和申花的欠薪纠纷、中能外援梅尔坎曝光俱乐部欠薪打假球…种种事端,让中国足球联赛成为了球员地狱的代名词。

在此种情况下,中国足协终于痛下决心,不再将联赛准入制度当作空头文件束之高阁,而是出重拳治理联赛欠薪顽疾,净化联赛运行机制。当足协扛起重炮,陕西五洲和成都力达士就不幸撞到了枪口上。

球迷

在得知陕西即将重新拥有一支俱乐部后,狂热的陕西球迷在街道上燃放焰火。

这次中国足协出重拳整治俱乐部欠薪弊病,不仅在结果上取消了陕西五洲、成都力士达两队的参赛资格,在过程上也少有的注重程序正规,在1月27日下午先后召集广州富力、上海绿地申花、长春亚泰、大连阿尔滨4队举行仲裁听证会,在次日上午召集青岛海牛俱乐部举行仲裁听证会。除青岛海牛外,其它4队涉及薪酬支付纠纷的球员都不超过3人,若在以往,中国足协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这一次,中国足协坚决通过仲裁听证会来依规处理,让外界嗅到了一丝异样。

如果中国足协能够早几年依规办事、雷厉风行,南京有有、陕西国力、深足等队的球员也许还能将足球生涯延续至今。南京有有的队员们从2007年就遭到欠薪,别说奖金,连工资都在拖欠之列。按照中国足协的规定,每个赛季前各俱乐部都要出具“队员确认书”,需要队员签名确认俱乐部没有失当行为。

但当时南京有有主力刘栩楠等队员明确表示,自2007年以来,队员们从来没有被出具过“俱乐部不拖欠工资”的证明,多数球员都不知道此事存在。与此同时,南京有有每年都能通过足协的资格审查,这其中的重重疑点,除了俱乐部需要担责外,中国足协漏洞百出的执法程序,也难辞其咎。

南京有有的队员们是被蒙在鼓里,深圳队球员则直接和俱乐部撕破脸皮:在上赛季与山东鲁能的足协杯比赛前,队员们手持“还我血汗钱”的横幅登场,开赛后还面对本方球门站立了30秒。由于赛前未进行任何训练,队员们在比赛中频频受伤,全场比赛一度出现过6人无法比赛。该事件经过中外媒体广泛报道后,中国足协才派出调查组,但此前,深足欠薪的新闻早就屡屡见诸报端,中国足协却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至事态恶化。

当然中国足协也不是没有雄起的时候:2005年,随着曾效力过国力的12名球员陆续加入讨债行列,并不断传出俱乐部曾涉嫌假球的丑闻,中国足协取消了陕西国力2005年的注册资格,国力球员朱永胜也成了中国足坛赢得欠薪案的第一人。但官司虽然打赢了,仍有队员直到今天也没有拿到该拿的钱,判决书变成了一纸白条。

低级别联赛的球员本身实力有限,在球队被取消联赛资格后,多数球员只能选择退役转业。迫使球员提早退役的,除了球队欠薪解散的悲剧,还有转会中的种种龃龉。纵使如准国脚刘健,也因为合同和转会制度的漏洞,有半年时间无球可踢。这一次,中国足协在球员转会原规定的基础上做了81处积极调整,实现了《球员身份与转会管理规定》从2015年开始全面接轨FIFA。

比如说,原规定中写明某球员只有合同届满或距离届满还有3个月时,才能与新俱乐部洽谈合同,但二次转会在六七月份,这时多数球员的合同距离届满还有6个月左右,导致二次转会期的功能大大降低,新规中把原来的3个月改为6个月。同时,过往球队若对裁判判罚不满,提请仲裁充其量只是表明态度的无奈手段,但从2015赛季开始,仲裁将逐步成为有效程序,球队沉冤昭雪将不再是痴人妄想。

同时,过往球队若对裁判判罚不满,提请仲裁充其量只是表明态度的无奈手段。但从2015赛季开始,仲裁将逐步成为有效程序,球队沉冤昭雪将不再是痴人妄想。

当然,按规办事,只是中国足协跨出治理联赛乱象的一小步,但迈出这一步,已然让外界看到了联赛良性发展的征兆。《北京青年报》的资深记者肖赧如此评价,“咱们不是看他把哪支球队给踢出去了,我们看到他是有一个严格规范程序的态势,如果这个态势越来越严格,对规则的执行越来越严丝合缝的话,契约精神,规则精神,我觉得这个秩序才会保证。”

中国足球的欠薪问题由来已久,但为何单单此番足协的动作如此之大?

足协

中超公司与尽管名义上脱离了足协的领导,但在实际的人员架构上依旧摆脱不了足协的阴影。

一方面,国家领导人重视足球,自是足协此番“痛下杀手”的背景。足球成为体育管办分离的试点、成为必修课、甚至还有六个部委联合成立校园足球领导小组…方方面面目光聚焦在足球上,让中国足球以往的无序和乱象无处可藏,虚假繁荣已然无法蒙混过关,足协必然需要作出改变。

另一方面,“神秘”的足协副主席张剑,无疑是足协此番“法治”风暴的引领者。与前任相比,张剑颇有些神秘色彩,拥有北大法学背景、曾在总局从事了近20年法制法规建设的他,从2013年1月上任至今绝少在媒体露面,央视、新华社、BBC、法新社都曾被他拒绝。

但低调不意味着不作为。上任之后,张剑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内部制度建设上。据网易体育采访,一位熟悉张剑的人透露,“不像以往有些人那么喜欢插手这事儿那事儿的,他喜欢按照规律、规则来办事。因为他毕竟潜意识里有法律这样一个东西。”

在今年1月,中国国家队以12年12亿的合同牵手耐克。据知情人透露,“其实耐克在去年底的时候就已经基本和足协、福特宝的董铮商量好了。但张剑要求程序上的公正、公开和透明。所以在1月3日元旦的最后一天,特意加班开了一个主题会、专门走了相关程序。在程序上,哪怕一个细枝末节他都不放过。他就希望这些东西让人说不出什么来。”

中国足球历来充满江湖气息,足协与俱乐部相互之间“你好我好”,面对欠薪,经常找一些理由——推迟再补发、回头补一下,搪塞过关。一个俱乐部钻了空子,自然难免其他俱乐部索要“公平”,这也导致足协长期处于被动的角色,而张剑的领导班子希望变被动为主动。所以对于召开听证会,张剑求得就是一个规范化,必须按照规矩规则,让中超联赛看起来规范化。

尽管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欠薪,但足协的“法治化”仍然在执行上有不足。据网易体育了解,上周召开了听证会的中甲球队青岛海牛,在上周五之前补全了《工资确认表》,从而获得了新赛季的中甲资格。但是对于材料的真伪,足协并没有从法律层面核实。忌惮于以往种种,没有提交工资流水单等硬性资料,让人不得不对俱乐部“乖巧表现”生疑。

但在根本上,足协想要真正实现“依法治球”,下一步就不得不对自己“动刀”,足协要真正成为独立的行业协会,“管办分离”是绕不开的话题。在管办分离方面,中超联赛(包括预备队联赛和精英梯队联赛)将于2015赛季全面交由中超公司接管。原本负责具体事务的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则只负责赛事的监管、注册和准入。但到现在为止,不仅足协的官员都是足管中心的国家干部,中超公司董事长也是足管中心的正处级干部。在行业管理上,足协的国家干部们不把铁饭碗甩掉,就脱离不了“两块招牌,一套人马”的影子。中国足球短时间难以全盘自绝于体制,要真正的依法“治球”,足协还任重道远。

杀死陕足 给足协记功!相关阅读:
新陕足是一场自虐的闹剧
新陕足非强强联合
陕西不能没有足球
谁来出任新陕足主教练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