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38期]环卫工的性感大腿

@ 二月 7,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2月7日。一年前的这天,张艺谋乖乖地缴纳了748万多的“超生罚款”。

[本周话题之一]这到底是不是道德绑架

华商报说:2月3日,一张环卫工人夫妇手捧心愿卡,呼吁大家过年少放点鞭炮的照片在微博、微信上被网友广泛转发。据了解,照片中的环卫工夫妇是延安市宝塔区柳林镇的环卫工人,发起人是延安市宝塔区柳林镇燕沟社区网格员李荟。

这两个人只是道具罢了

环卫工夫妇的照片已经被转发到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地步了,然后,又出现了各种翻版,比如就有人发了张卖鞭炮的老头的照片,照片里的老人很可怜,质问:“你们都不买鞭炮了?我咋回家?”

曾颖在新京报撰文认为:用“鸡汤体”来劝善,容易把清洁工权益等议题置换成放鞭炮道德与否的命题,最终模糊问题的关键。

曾颖没有注意到这个事情是“网格员”李荟的策划。网格员是干嘛的?如果您不知道什么是网格员,请用Google搜索一下。李荟为啥要做这样的策划?这是一个重要的细节。

2月6日,华商报对李荟进行的专访发布了。对于发起此次心愿卡的初衷,李荟表示,是想让大家知道环卫工人的真实生活,呼吁大家给予环卫工人应有的社会尊重,同时,也尊重他们的劳动成果。李荟说:“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帮他们完成这个心愿:拒绝烟花爆竹,还城市蓝天;拒绝垃圾落地,让城市更加美丽;尊重劳动成果,让环卫工人师傅们也能轻轻松松过年…”

李荟的这个策划可谓很成功,她未来的仕途之路上,这将是大书特书的一笔。李荟将环卫工的心愿卡和蓝天成功结合在一起,满足了政府的政绩诉求,也满足了市民对蓝天的期盼;和“少扔垃圾”结合在一起,满足了大众对环境整洁的要求;让环卫工早点回家过年,满足了“道德屄”们关心弱势群体的心理G点。

本地知名的、官督民办的市场化都市报——华商报——及时而且应景地再次发起了“春节不要放鞭炮”的呼吁,完全吻合了官方一贯的“议程设置”手法。李荟、华商报、官方三者之间相互利用,完成了一次很热闹的“悲悯营销”,最终悄然无声地推出了主题——别放鞭炮了,想要蓝天就别放鞭炮(1867期之1)。

不过,这个“议程设置”是经不起推敲的。第一:环卫工的本职工作就是打扫卫生,环卫工的工资来源为政府财政,政府的每一分钱都是来自市民。市民花钱购买环卫工来打扫卫生,是天经地义的。第二:城市的蓝天不是鞭炮引起的,工业污染才是最主要的原因(1832期之5),对于西安这个位于关中平原腹地的大城市,还有一个原因是周围地势高导致污染不能及时扩散。

没有第三了,光以上两点,就足以证明李荟的此次策划其实是很荒唐。如果说有人不尊重环卫工了,也是个体,不是普遍问题。如果说环卫工的工资低,是因为政府没给环卫工拨足够多的“财政支持”,政府每年财政收入那么多,给了环卫工多少钱?应该拿出账本来,用数据说话。

华商报为首的媒体还说什么“从长久来看,市民们不乱扔垃圾、尽量少放烟花爆竹,是对环卫工人最根本的关心”,这个思路符合华商报近年奉行的反智、跪舔的立场(1883期之2)。华商报上很难出现下面这个常识性——市民们纳税养你们这些环卫工不是用来放街上当花瓶供养的,该你打扫卫生,你就去打扫,少特么屁话。

这个国家最大的问题就是纳税人掏钱雇佣的仆人把自己当成了主人。大至国家主席,小到环卫工,都尼玛从道德高度指挥我们这些当主人的不能做这、不能做那。

[本周话题之二]制度是个伪命题

还是华商报,还是环卫工。2月2日,华商报报道:1月28日早上6点半,西安下雪了(2228期之7),58岁的山西大同人,丁权——西安金牌清洁家政绿化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雇佣工——来到了他负责的路段,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因为下雪,300米长的路,丁权花费了三个小时才扫完。上午9时许,他的衣服和手套已经被淋湿透了,这时,他看到路边有一群人正围着火堆取暖,于是便凑到火堆跟前准备烤烤衣服和手套。丁权说他当时在火堆旁边待了20分钟左右,突然有一辆汽车停在路边,下来一名男子,先是对着他用手机拍了照片,丁权这才反应过来男子应该是单位的巡查人员。随后这名巡查人员要求将路边的火堆熄灭,丁权马上到路边的早点摊点端来一盆水将火堆熄灭。

丁权以为没事儿了。31日,公司通知他被辞退了。华商报用了一张很煽情的图片,丁权拿着辞退书,背景是一个卖鱿鱼的摊位。

鱿鱼,这是摆拍吧?
丁权被炒鱿鱼了

这个新闻迅速引爆了全国性的关注。华商报在2月1日将此事通过微博发布之后,当天下午,西安金牌清洁家政绿化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就在公司的官方网站上做了“澄清和说明”,一是表示自己对工人要求严格,二是认为丁权确实有错,三是撤销裁员决定,留用丁权并对丁权进行“安全及工作规章培训”。

很多人没有看出来这是金牌清洁家政绿化物业管理公司的“话题营销”。很多人也没有留意到这个新闻里所揭示的另外一条线索链条:第一,政府将“环卫工”外包给了金牌清洁家政绿化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第二,进入2015年了,金牌清洁家政绿化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要和政府洽谈续约的事情了…

在这家公司的官网上,它们自称成立于2000年9月,是一家为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居民小区提供物业管理、保洁、工程清洗、家政服务等为一体的多元化的“企业集团”。省政府机关、省财政厅、审计厅、交通厅、水利厅、市委机关、市人大机关、市建委、碑林区委、区政府机关、碑林区法院、市地税莲湖分局…都是它的客户

好了,就写这么多了,否则就中了华商报的圈套。丁权就是黄盖,巡查人员是周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做给大客户看的一场戏,很完美。华商报这次和“金牌”的合作,完美展示了华商报在“商业议题炒作”上的能力。

搞笑的是新华网,针对丁权的这个事情,还做了专门的舆情分析,说什么“环卫工烤火,呼唤‘制度温情’别靠曝光”,这哪跟哪啊?和制度有个屁关系?自作多情了吧?

靠买卖舆情牟利的新华网(2196期:舆情服务的秘密),做了唯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它发布的一张图表,证明了华商报和“金牌”公司联合搞的这次商业炒作是多么地成功:

一次成功的营销

[本周话题之三]他到底泄了什么密

又是华商报,又是环卫工。华商报近期好像被环卫工“包版”了。2月7日,该报报道:62岁的环卫工郭保民在5日下午被已经干了快七年保洁公司辞退了,被辞退的还有他老伴儿。两个人一起被“赶尽杀绝”,这个公司咋这么狠?被辞的主要理由是“泄露商业秘密”。

什么机密,且看下文:老郭自称2009年来三桥做环卫工的,当时保洁公司没和老郭签任何书面劳务合同,因此他只记得公司名字大致叫“康之洁”,其余都不知道了。

1月31日,老郭一个姓师的女同事被撞了,他第一时间给华商报打电话求救。华商报又不是医院,老郭你应该给急救中心打电话呀!这个细节说明了华商报在环卫工们中间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可能环卫工们没事了都喜欢看华商报。

老郭做了好人好事,应该被表扬呀!被公司知道后,公司嫌他多事,辞退了他和老伴儿。老郭的“辞退通知”上的落款公司名称并非“康之洁”,而是“三桥新街保洁公司”。沣东新城城市管理局的内部人士说:辖区内部分路段环保任务是由“西安康之洁环卫服务有限公司”在做,没听说还有个“三桥新街保洁公司”。

老郭泄的是什么密?他无意中把“康之洁”给卖了。“康之洁”承包了沣东新区的“环卫工作”,然后把这个“政府项目”转包给了“三桥新街保洁公司”。“康之洁”是干嘛的?哈哈…二道贩子洗钱的呀!

各位e报读者,您知道为啥环卫工的工资不高了吧?唉!连个合同都没有,一个通知就能辞退。

[本周图片]性感环卫工

没有哪张图更符合本期e报的主题了,摄影师刘嘉楠的这个图简直是给咱们“量身定制”的,性感女模裸腿放鞭炮,然后再穿上环卫工的制服打扫卫生——环卫工无意中成了这个时代的“性感大腿”。

环卫工的大腿

[西安e报:2238期]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777期]烟花易冷,空气难保
[西安e报:1142期]无制衡 不透明
[西安e报:1508期]逝于2012
[西安e报:1873期]总理送的年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