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西安对文物失去了敬畏之心

@ 二月 11, 2015

本文作者“@西部网laoegg”,本文背景请阅读《西安e报2240期之2-6条》.】

宝鸡的青铜器博物馆有一件著名的青铜器,叫做何尊。何尊底部铭文中有122个字,记述了成王继承武王遗志,营建东都东周之事,其中有这么一句,“余其宅兹中国”。这是“中”和“国”第一次待到一块,组成“中国”这个词。当然,其时之“中国”并非今日之“中国”,但一个重要的历史细节就这样突然的触到了你。因此,几乎每个参观者看到何尊都不免惊讶、惊叹。

一次在延安的革命纪念馆内等人,因为等的时间太长,就认真看馆内陈设的文献资料,在著名的“三湾整编”的宣传页中,发现当时红军有一项重要任务是组织战士“戒大烟”,因为南昌起义部队中很多士兵是“两枪兵”。

历史在种种细节之中不断演进,细节藏在被我们称为文物的角角落落。

西安的文物是不是太多了?保护文物是不是太麻烦了?这么多文物光保护多不划算,能不能利用起来?这样的问题估计很多人问过,很多文物被人视作珍宝,但也有人并不希望有这些文物,因为有了这些文物,很多事情变得麻烦了很多。

在坚硬的石碑上,涂上墨汁,覆一张宣纸,制作一张拓片出来,能对碑刻伤害多少?但就这一纸拓片也引来诸多争议。因为在制作拓片的干湿交换可能对碑刻造成损害,而对石刻艺术最好的保护就是最小化干预。于是,这样的拓片制作被媒体盯着不放,直到有人认错有人承担责任。

将来肯定还有人会牟利而拓片出售,但经过这么些报道,会有更多人盯着不合规矩的拓片制作,会有一些珍贵的碑刻因此能多传承那么几年,虽然每年只有很少人去观摩。

要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知道自己向何处去。我们对自己的来路是不是清晰?在未来,我们还能讲述多少有细节的故事?

城墙

关于西安城墙,昨天又有一波争论起来,起因是城墙管理部门在城墙里面做了个“窝”。媒体报道了,西安市站出来说报道不实,说不是掏出来“一个洞”,而是复建时候留下“一个洞”。但,这个“窝”,合法么?

这些年,围绕西安城墙引起过很多次争论。在城墙上树广告牌,给城墙修个电梯,南门里的草坪变成停车场…

认识有城墙方面的人,他背后抱怨,媒体网民为啥一天到晚总给他们找事。

有一个在媒体工作的朋友,他本人是外地人,最喜欢在酒桌上讲他为什么留在西安的故事。上大学来报到的时候,一出西安火车站,看到城墙,当时就不能自己了,就决心留在西安。之后,他在南京的同学来西安,言辞中净是抬高南京贬低西安,他就把人领到下马陵,“掀开街边晾晒的破烂床单和衣物,我给他指着看,董仲舒墓,看到没有…”之后,那骄傲的同学就偃旗息鼓。

至于我自己,我喜欢在邕城邑喝黄酒,虽然那里的菜极难吃;喜欢在老城根和人吹牛,虽然那里的歌手长得也不好看;喜欢下雪的时候,在顺城巷的咖啡馆里猫一个下午,虽然那里的沙发并不舒服。西安城墙一直就在那里,我就在它脚下走来走去,走了很多年,还是喜欢就这么走来走去…

对于有些人来说,看护或者利用城墙是他们的工作。但对于我来说,西安城墙已经嵌入了我的生活。在斗嘴的时候互相挑衅说出某个城门的各种名字,讲述所知道的圆城角和方城角的故事,或者有时候就在某个垛口,看着车流人流发呆,思古幽情乱成一片…

我看城墙,是仰望,希望厚重城砖告诉我,千年历史怎样流淌;

你看城墙,是俯视,计算四方格子咋个用,盘算能有几多收获;

你不懂我的感情,和我谈什么对错。

如果对文物失去敬畏之心,西安将会怎样?

如果西安对文物失去了敬畏之心 二维码相关阅读
如何利用西安城墙
狠批拆除西安城墙的论调
西安城墙的文化意义
城墙下的生活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