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角的盛宴

@ 二月 17, 2015

【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分享《牛肉面呓语》。】

宋老师忙碌了一天,假使是日并没有机会鱼肉一番,那么夜晚在街头摊档吃上一顿“安徽料理”,也是极享受的一件事情。据说“安徽料理”一词最早出自一部都市情景喜剧《都市男女》,里面将都市街边外来人员所经营的小食摊称之为安徽料理,因为经营者多为安徽籍人士,这词有调侃之意。在西安的街头,“安徽料理”无非是售卖的小馄饨和包子,那个小馄饨则是宵夜的大杀器。

安徽的“柴爿馄饨”十分有名。走街串巷的柴爿馄饨摊,全部家当都在一辆改装过的流动小车上,前头有炉灶和水箱,后头是碗勺和佐料。过去的摊档是用木柴生火,故名“柴爿馄饨”,摊主拿根竹片挑点肉馅,左手轻巧一捏即成,眨眼功夫便可以捏好一大盘。小馄饨调汤用紫菜、虾皮、蛋丝,加一点鸡油,舀一勺锅里的汤,这一碗碗滚烫的带着柴爿味儿的馄饨端上来,鲜香无比。江南的人都称小馄饨为“绉纱馄饨”,因为那皮子极薄,煮熟是半透明状,碗里的馄饨似小金鱼般好看。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老西安都知道,在大麦市街南口的东北角有一家“大麻子馄饨馆”非常有名。上世纪90年代市民还可以在这里享受到美味的馄饨、包子,可是随着西大街的改造工程开始,这间五六十年代极富盛名的餐饮名店就倏地消失了。大麻子馄饨馆主推的是鸡丝馄饨,选用新鲜猪肉剁馅,调味加入酱油、精盐、味精、葱花、姜末、芝麻油搅拌制成。大麻子馄饨选料精,做工细,和面时加入鸡蛋清调和,手工揉筋揉光,馄饨包成“猫耳朵状”,调汤时撒上紫菜、海米、蛋皮丝、熟鸡肉丝,用滚沸的鸡汤调制。南来北往的西安人走到这里,总是忍不住要上一碗馄饨、一屉包子,大快朵颐。皮薄馅实的大馄饨虽然不同于南方的小馄饨,却也十分符合当地人的胃口。

现在满街都是沙县小吃,自然可以随便吃到沙县扁肉。沙县扁肉有煮、炸、炝、三鲜、虾肉、扁肉面众多品种,在这样的馆子里,不少都打出“飘香馄饨”的旗号。沙县扁肉最特别的是在皮、馅里加碱,这样一来,皮坯变得更有弹性,且不易酸败变味,馅料则增加吃水量,脆嫩有味,嚼劲十足。煮熟的沙县馄饨晶莹通透,浮于一碗白浓的高汤上,清香扑鼻,第一次吃这种馄饨是在学校食堂的调剂灶,名为“福建千里香馄饨”,惊讶的是上面撒着炸蒜蓉,蒜蓉香,馄饨脆,滋味不同一般。

有一年在福州吃著名的“肉燕”,鲜香爽口,听当地人讲这东西是用精瘦肉捣成肉泥再撒上薯粉碾成薄皮做成,不但薄如纸可做馄饨皮,还可以切成“燕丝”,于是回家的时候就提了几包送人,可是一方方的燕皮叠在一起剥不下来,仓促之间以为下锅煮可以分离,最后煮成一锅疙瘩面,闹了大笑话。请教了福州的朋友才知道,干燕皮要均匀喷洒少许清水,稍待几分钟,吸水后的干燕皮便自行软化了,这样便可取馅包成“扁肉燕”。自己的笨拙,糟蹋了好东西。

本地的“大麻子馄饨”悄悄地消失了,回坊上还有不错的大馄饨,西羊市的“麻乃馄饨”颇有名气,但是很多人奔着名声去了,却吃得十分狐疑,原因是这家的馄饨特点一是油大,煮馄饨的锅浮着明油,二是麻劲儿十足,汤里的茴香味出头。“油、麻、咸”的回坊特色,爱的爱死,怕的怕死,各取所好吧。这里的馄饨真是实惠,吃上一碗扎实的牛肉馄饨,真顶个饱。

颇具文艺范的宋老师,更喜欢“柴爿馄饨”,也许南方馄饨的清淡做为宵夜更适合,热腾腾的包子不见得美味,唯有这一碗绉纱馄饨煮的简单精致。夫妻档的买卖虽是无证的非法经营,但在街角一站就是很多年,无论刮风下雨,饥寒的人们要是能窥见那微弱的灯火,脚下就加紧了步伐,迫不及待的与陌生人围坐,只为了那一刻的放松。鱼儿般的小馄饨滑入胃中,天上的街灯亮了。

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拼着一口气从军阀那里逃出来,找到了个馄饨挑儿 “在口中含了半天,勉强的咽下去;不想再喝。可是,待了一会儿,热汤象股线似的一直通到腹部,打了两个响嗝。他知道自己又有了命。” 《日出》里交际花陈白露,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与方达生的重逢,却欢愉的在街头馄饨摊叙旧,令小贩也局促不安。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们总能看见自己的影子。

街角的盛宴 二维码相关阅读
白粥
最美不过炮烙红
等待罐头
带鱼的传说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