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年代的春节

@ 二月 19, 2015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BLOG》,略有删节,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人生本来就是一场煎熬》】

小时候——我说的是上个世纪70年代。置办年货,是一个家庭的大工程。家在农村的,总要杀口年猪,除去过年吃的,其余的或卖或用粗盐腌成“咸腊肉”,炒菜时,切上几片,这便是一家人一年的荤腥。城里人,没条件也不允许养猪,只能等公家“发票”,凭票到商店买定量“供应”的猪肉,一口人或半斤或几两。那时节,人们都喜欢肥膘肉,需要托熟人“走后门”,没门路的,只能听天由命了。即便如此,也要起大早到商店门口排队。可那队,排着排着就乱了,因为有太多“插队”的人。于是,常常是排了半天队,准确地说是挤了半天,却一无所获。应了那句“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俗语。

那年月,因为不允许老百姓做买卖,买什么,都要到国营商店。粮食肉食蔬菜水果,就没有一样能保证供应的。于是,在国营商店里上班的营业员,是个令人羡慕的行业,即便是个卖菜的,因为手中握有一定的资源,走起路来也梗个脖子牛逼哄哄的,那真是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年代啊。

如今,我们的物质是丰富了,却没有了安全性。吃不上“特供食品”的普通百姓,每天进食着农药残留物催红素催大剂等,却总能落下个“药饱”,不至于当个饿死鬼。唉,苦难深重的中国人啊。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对那个年代,官方的定性通常为“国民经济达到崩溃的边缘”。这样的定性太过抽象,没经历过的人又如何有概念呢。具体来说,就是“有钱”也买不到东西,物质匮乏得令人无法想象。“城里人”所有的粮油肉布匹等,均要凭票供应。因为肚子里没油水,人无论吃多少粮食,都处于一种饥饿状态。

我的小学五年级的语文老师在课堂上解释“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时教导我们:这个保障供给,指的是保障火柴的供给。说这话时,她可不是开玩笑,我们也不是听笑话,师生的态度均无比虔诚。

逢年过节或家里来了客人,一个“中产”家庭,或者叫“有办法、有门路、有地位”的家庭,才有可能吃上一顿“肉蛋”饺子。

大约是1974年的年根,那时,全国只有北京的猪肉敞开供应。所谓敞开,也是规定一人一次所买的数量,只是不要肉票罢了。当时,已上中学的二哥和他的几位同学,就张罗着进京置办年货,他们的提议,很快得到父亲的首肯。于是,这几位愣头青揣上钱和干粮,在寒冬腊月之时进京。

一个星期左右,二哥回来了。几天没见,人已经造得不成样子。他们为了降低成本,居然在这哈气成霜的深冬里不坐火车而坐货车,这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啊,据说,每年都有人冻死在那货车上。为此,母亲心疼得直掉泪,下定决心,明年说什么也不让孩子干这事了。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总不能为了一口吃的,搭上一条命去,那可真成了鸟人了。

二哥诉说着一路上各种冒险的经历,他说得兴致勃勃,却吸引不了我们。我们的注意力,全在二哥带回的那么一大口袋冻得硬邦邦的猪肉上,那是一些难得一见的肥膘肉啊,还有那么一堆利民牌糖果等诸多年货。这个年,无疑是个肥年。身为每年为家里操办年夜饭的大厨——父亲,面对这么多的食材,异常兴奋,他今年是不用抱怨什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还不到三十,就开始草拟“六凉六热六大碗”了。

那年的年夜饭,我们一家子10口人,过了一个肥得流油令人难忘的春节。

如今,物质丰富了,过年再不必为吃什么而犯愁,更不必着意置办什么年货。可随着父母的远去,再也找不回贫困之时过年的味道。大年三十,一家三口,顶多包顿饺子,炒几个菜,就把这年过了。唉,真真是年年要体会“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到底是个什么滋味了…

人这一辈子啊,说多了,都是眼泪。

1970年代的春节 二维码相关阅读
春节见闻录
春节因消费而生
春节去看舅
春节断想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