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57期]一条微博的故事

@ 二月 26,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2月26日。2014年的今天,陕西镇安的初中女孩江欣桐收到了来自中南海的总理回信,她在激动之余,决定将信塑封永久保存(1892期之8)。

[1]女主播的故事

情绪化是人类的一种心理状态,在这种情绪波动的状态指引下,我们很容易说出一些异于平常的话,比如当年那个说陕西的泡馍是猪食的女主播康宸(1218期之1),再比如本期e报要提到的另一个女主播——微博已经被基本删光的“@DJ初晓”。

@DJ初晓”的微博认证信息是重庆音乐广播节目主持人,今年2月23日晚,她在驾车回乡的路上,被堵在了陕西境内的某条高速上,而且被分流下道走国道,因此她发出了可能是她在2015年最为后悔的一条微博吐槽——

截图

按照INXIAN微博版的收稿标准,这是一条缺乏时间、地点的准三无信息,而且充斥着低级的刻板印象吐槽,而“@DJ初晓”的这条低级吐槽,恰巧被她的同行陕西广播电视台主持人“@啸雷”所看到(两人极有可能在微博上有过互粉),于是,“@啸雷”将“@DJ初晓”的言论截图发布并讽刺吐槽。

由于“@啸雷”现将此微博删除,很多细节无迹可寻,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无数被伤害的陕西人民蜂拥而至,对“@DJ初晓”开始了连续两天的微博攻击、人肉搜索,吓得“@DJ初晓”将最初的道歉微博删除后,清空了自己的微博,只留下了一条长微博道歉信。而“@重庆音乐广播”也迫于压力,在道歉之余,透露初晓已停工反省。而“@啸雷”也在删除微博后,发微博称“我虽未杀伯仁,伯仁却也因我而死”,同时又表示:“自己刚开车骂着湿你北朝窗外吐口痰,这边看人家骂西安转头就要往死了骂人没素质。”

微博上的陕西骂人党当然没有理解啸雷的讽刺,他们依然围在“@DJ初晓”和“@重庆音乐广播”的微博下,丢出自己能想出的最恶毒的话语,同时表达了停工的处罚不够,要开除,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他们甚至希望将其杀之而后快,谁说文革结束了呢?他们骂人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初晓的朋友、同事、粉丝维护她,一些人用谩骂来反击陕西人的谩骂,按照自尊心爆棚的陕西人的理解力,你侮辱陕西就是侮辱我习爹就是侮辱我,因此只能我骂你,不能你骂我,于是一时间,微博上生殖器和陕骂齐飞。此时,你明白为啥啸雷会说那些话了吧?他也耻于和这些人同为乡党呢。

按照【西安e报】的一贯操性,接下来应该大肆批评那些爱西安、去谩骂的网友,支持“初晓”和“康宸”们批评西安的权力,那也太没劲了,鄙人既不想和疯狗们斗个上下,也不想非黑即白地站在这两个智商不够的女主播身边。

“@DJ初晓”和“@主播康宸”们说错了话,你必须承认这一点,也许“@主播康宸”的本意是对西安旅游的批评和建议,也许“@DJ初晓”是对信息了解的不对称,都无法弥补她们情商中最低下的言语失误,比如那句泡馍是猪食,再比如这句烂路和人心,情商低下就是智商低下。有些话本身没有错误,但说出来不合事宜,如果你觉得猪食和烂路人心是主观感受,说说没啥,那我也觉得我去你家拜年时跟你父母说“你们以后会死”也是客观事实,有些话说出来是要经过大脑,而不是屁眼。

说错话并不是十恶不赦的罪过,用“酷玩”同学的话来说:“言之有误,让她重说好了。说的不对,告诉她什么才是对。别拿恶意来对抗恶意,就像脏话的反面也不是更脏的话。”(相关:《说错话了怎么办)态度点到这里,我觉得刚刚好,一点都不掉身价。

[2]压岁钱

关于压岁钱,《西安晚报》 讲了两个故事:

  • 一个六岁的西安娃今年春节收到了3000多压岁钱,她不让妈妈存起来,把钱压在枕头底下,每天还要拿出来数上几遍。
  • 而西安的张女士在过年发红包时,一位孙辈的小孩子嫌钱少,竟然把钱退了回来,说:“奶奶,不要50,我要100块钱。”

压岁钱和结婚红包差不多,相当一部分属于成年人之间的人情洗钱,所以你若不顾这点来评价孩子应不应该留,就是纯种的低情商屌丝,如今孩子的压岁钱多了,相当一部分属于父母的人情往来债,无论是父母收回还是帮儿女存着,都无可厚非。至于那个退50要100的娃,不如踹上一脚再骂一句“爱要不要,不要滚”吧。

[3]爆竹卖得少

今年春节期间的空气质量还不错,《华商报》将其归结为越来越多的市民加入到保护环境、不放鞭炮的队伍中,但西部网却感谢了天气(2251期之2)。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华商报》又从西安市烟花爆竹安全经营管理办公室获悉了这样一组数据:截至2月25日,西安累计销售烟花爆竹420万元,同比去年春节期间销售额减少35%。每个人都想给自己找一个高大上的理由来维护形象,因此不放炮的人究竟爱护环境还是觉得放炮没意思,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4]高陵的待遇

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拟授权国务院在33个试点县市区暂停实施土地管理法、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关于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不得出让等规定,新晋升级的西安高陵区正在其中。“@华商报”透露:在符合规划、用途管制和依法取得的前提下,允许存量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租赁、入股,实行与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同等入市、同权同价。

对这一政策,国土部部长姜大明解释称:“试点行政区域只允许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范围限定在存量用地。宅基地转让仅限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防止城里人到农村买地建房,导致逆城市化问题。”高陵会成为西安房地产开发商的新乐土吗?

[5]不动产登记

自3月1日起,《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将正式进入实操阶段,包括西安在内的15个城市将提前开展不动产登记,具体操作就是,大家的“房产证”将陆续换发成“不动产证”,这种把猫叫做咪的操作有啥区别?不动产的产权能永久吗?不过是为了收税方便而已吧~

[6]挖沙

西安城北的家润碧泽园小区东、北侧有片河滩地,因地下有许多河沙,自2012年起就有人偷挖这里的沙子。2015年的春节期间,又有人在这里彻夜挖沙,这片地被挖出了6个大沙坑,甚至有的坑沿儿距离小区围墙只有3米。再这么挖下去,估计小区楼都有危险。对于挖沙党而言,这是无本万利的买卖,其实想让当局可立马擦地治理这件事很简单,把领导的丈母娘家搬过来,不出三天,这里的偷挖就会完全被干掉,信不信由你。

[7]家养的娃娃鱼

2月17日晚,西安高新区的闫先生在小区外遛弯时,有人向他兜售野生娃娃鱼,闫先生平素喜爱动物,虽然知道娃娃鱼有野生和家养之分,但由于一时难以区分,于是就以5000元的价格将其买下。26日,经西安市渔政监督管理站三位水产动物专家鉴定,这只娃娃鱼是家养的,价值大约在1000元左右,随后,专家娃娃鱼带回并准备放生。这就叫有钱才能任性。

[8]地铁安检事故

25日11:45,一名男子在地铁二号线小寨站B出口安检处,将一长方形盒子竖放进安检机时发生意外,右手被卡,安检员赶紧关闭安检机,他才痛苦地将手抽出,这起事故造成他右手中指开放性骨裂,真是一起悲催的春节事故。

[9]有混混怎么办

@果果宅男”说:“外甥在狄寨的第62中上学,学校里经常有社会上的混混抢学生的钱,打学生,包括他在内很多被欺负的学生都已经退学。外甥说到被欺负的经历时眼泪汪汪,怎么才能除掉这些扰乱学生上学秩序的社会人渣呢?他说学校从来就不管,他们在学校里很猖狂。”

学校霸王和校外的小混混,这真是千百年来的老顽疾了,不分国界,很多孩子都在和这些小型黑恶势力斗争的过程中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这也是他们走向社会的第一课。

[10]灌篮高手主题曲

 

短地址:http://goo.gl/q9q4u3

钟楼的街头歌手一般都喜欢唱些逼格较高的小众歌曲,这次他们换个风格,演唱了一曲《灌篮高手》,估计很多动漫爱好者会有共鸣吧。

[西安e报:225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796期]这是个全民科普的时代
[西安e报:1161期]未到三月桃花雪
[西安e报:1527期]开学第一课
[西安e报:1892期]拷你是因为不得已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