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61期]如何使用插队权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3月2日。2010年的今天,包括本土大报《华商报》在内的国内17家报社、网站发起了一起集体逼宫敦促废除户籍制的活动(435期之1)。

[1]插队权

3月1日起,陕西一条关于老年人权益的新政悄然施行,其中规定,65周岁以上老年人在医院就医时,可优先挂号、检查、化验等,对这条新政的解读,《华商报》用了一个更通俗易懂,更能挑拨群众的词——“插队”。把一个无情绪的描述置换成同样释义的贬义词,所谓汉语的博大精深,正在于此吧。

《华商报》既然用了插队这么不文明的词儿,老年人又怎么好意思使用这一“插队权”呢?很多老人担心被人骂,所以主动放弃了这一“特权”,也许,他们同样担心被那些有爱心、有道德、有正义感、有教养,但就是没有胆量的孱头年轻人偷拍并发微博曝光吧。

其实这一新政就是个拍脑门的政策,打出关爱老年人的名义,试图从尊老的道德上下文章,在施行上根本没过脑子,才造成了这样的两难境地,市民刘先生的话很有道理,他说:“我们总教育孩子要排队,来看病的都不舒服,谁也不愿意排队等待,如果老年人都来插队,对排队的年轻人来说不公平,而且如果老年人都涌到队伍最前面也会造成混乱…让老人优先看病没错,但应该由医院开设绿色通道,而非让老人插队。”看,这才是过脑子的思路。

[2]郭氏公子

春节刚过,两会未开,你们习大大又开始了打(qing)击(chu)老(yi)虎(ji)的党争,3月2日,被授意公布信息的官媒透露,14名高级军官名被查,名单中引人注目的是浙江省军区副政委、刚刚晋升少将军衔的郭正钢。

郭正钢之父,即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父子二人均为陕西礼泉人,按照陕西人习惯性以籍贯认亲见陕籍高官就叫大大的尿性,你们姓习的大大搞了你们姓郭的大大家的娃,也算是家族丑闻了吧。

郭正钢的贪腐属于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不说也罢,说点喜闻乐见的八卦吧。坊间传闻,郭公子的下马,标志着其父郭伯雄马上要和他的老伙伴、老同事徐才厚肩并肩手挽手了,郭、徐二人均为蛤蛤干将,这意味着啥,你们懂的。而更有趣的是,你们习大大在春节前来陕西时专门视察了驻西安部队,据维基百科所查,驻扎在西安的部队是兰州军区下的第47集团军,司令部驻临潼区,而郭伯雄在48岁起家时所出任的,正是第47集团军军长,这意味着啥,你们也懂的。

另外,郭伯雄有个弟弟名叫郭伯权,自礼泉县赵镇镇长起家,一路升迁至陕西省民政厅厅长,《星岛日报》曾经报道了这样一个趣闻:郭伯权在担任县长时期有句口头禅是:“我能和军委副主席说上话,陕西省省长能吗?”如果中央节奏没错的话,正钢公子下马后,伯权也不远了吧?

[3]二胎没人生

截至2015年3月1日,陕西的“单独两孩”政策落地实施已满一年,根据官方的数字监测:这一年中共审批单独两孩再生育4432例,实际出生1639例,全市符合条件的“单独”家庭中,仅有一成家庭选择了生二胎,远远低于预期。知乎网友“张小小”分析,计划生育政策已经让中国的养育体系完全奢侈品化,这是不可逆的现象,因此无论中国政府今后如何鼓励,生育率再也上不去了(相关阅读:《换个角度分析『为啥没人生二胎』)。

这同时也意味着,老龄化的狂潮将在几年后正式袭来,按照天朝想把一切管起来的操性,制定出强制性只能生一胎的计划生育的那群人,今后也许会出台鼓励、建议甚至要求生二胎的政策哦。届时,当初那些高呼计划生育就是好的屁民,一定会高呼生二胎政策就是棒,还会有优质屁民建议政府强制规定,不生二胎不准结婚。这句预言放在这里,10几20年后你们且看吧。

[4]自行车车棚

顶棚

by @一个有信仰的屌丝青年

今年1月底,在陕西两会上,有政协委员提出建议,应为公共自行车修建统一车棚(2226期之5),2月27日,有人在曲江池南路发现,这里的公共自行车存放点果然盖起了顶棚,但停车的市民发现,这个车棚太高、太窄,很不太实用,为啥不将宽度增加一点呢?理由很简单,高出来的空间可以做广告啊,还记得那位政协委员的建议吗?要“发动社会上的机构或企业捐款承建,不花政府的钱,给他们刊发广告的回报就够了。”

[5]味太大被赶下车

60岁的刘女士是一位海鲜市场的商户,2月28日下午,她和两名同样做海鲜生意的亲戚在沣惠路坐316路公交回家,谁料三人上车后,公交车刚启动就停了下来,司机嫌三人身上腥味太大,于是欲将她们强行赶下车,刘女士三人坚持不下车,僵持了两三分钟之后,公交车才重新启动。

此新闻让人联想到元末明初的陈友谅,这位被朱重八击败的枭雄当初就是渔民,当时渔民身上味道大,而只能吃住在渔船,饱受歧视,于是就有了心理极端略显变态的陈友谅。这段历史和这条新闻告诉我们,不要随便歧视人…

[6]无罪证明

富平人王江峰,2012年因抢劫罪被判10年有期徒刑,2014年政法机关纠正重大冤假错案,王江峰被宣告无罪释放。2014年底王江峰发现,他在公安内网系统中的身份仍是“投送监狱”,在这半年时间里,他无法正常办理居住证、驾照、正常购买火车票,为了摆脱越狱嫌疑,他不得不随身携带盖有监狱公章的释放证明书。对此,铜川的阿sir表示,王江峰的相关案件信息已从新版的公安系统中撤销,可能旧版系统未及时更新信息,处理此事需要时间。在天朝,这真是一个冷笑话。

[7]户县临时工

公务员系统盛产临时工,顶包必备。春节前后,户县教育局被查出了一个名叫张涛的工作人员,他挪用公款赌博,涉案金额超过800万,一年去澳门参赌29次。目前张涛已被专案组控制,而据《华商报》在户县调查,张涛是教育局下属事业单位“助学资助中心”的一名临时工,如果没有背景,一个临时工哪来的权限挪用各级的助学贷款呢?张涛的水很深,这也是天朝官僚系统的一个缩影。

[8]黄帝陵祭祖

全国两会也要上演了,人大代表、陕西省文化厅厅长刘宽忍表示,他今年还会继续建议将清明公祭黄帝陵作为国家礼仪,留厅长说:“作为礼仪之邦,我们急需重建国家礼仪,将清明公祭黄帝陵确定为国家礼仪,有助于推进民族认同,加强海内外中华儿女的归属感。”

黄陵祭祖的规格在文革后便一直上升,从县级升至市级、省级,直至2004年升级为国家级祭祀活动(via:人民网),自2008年全国两会起,就有陕西籍政协委员提议“将祭祀升格至国家级大典”(via:陕西日报),理由是目前的祭祖仪式主祭人仍为陕西省长,而且全国人大、国务院、政协的参与力度不够(1564期之1)。自诩无神论的贵党公开拜神,执政政府花纳税人的钱给世界华人涨面子,真是一件举国之力的行为艺术啊,干脆当成登基大典得了。

[9]信任的故事

@包子_晨”自述了一个关于信任的亲身经历,她说:“3月1日,我和妈妈在街上走散,经过40多分钟的寻找无果,最终接到一陌生电话告知她的位置,我问她为啥不早点借个手机,她说她没少寻求帮助,甚至说你哪怕给我拨个号码告之我的方位也好,可没人伸出援手,有的说是外地号,有的说没有手机,最后还是一个好心的卖饼小伙借她电话。”

[10]微电影

如今的学生也没啥创新了,就知道模仿跟风,这是西安医学院的微电影《就是逗你玩》,明显模仿《屌丝女士》,用的还都是微博上的烂梗,你们看看吧。(短地址:http://goo.gl/Bk3oyf)

[西安e报:226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800期]黄金组合
[西安e报:1166期]拎着布袋去上学
[西安e报:1531期]这是多大的妖气呀
[西安e报:1896期]总理,么么哒~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