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晨练逸事

原文首发于《看剑堂主》,感谢作者“王峰”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每天一首七律诗(一月篇)》】

今天看了一个报道,恶毒地传递出一个信号:大肚男人是可耻的。

我抚摸着大肚,遥遥地想起了以前自己尚非大肚的嘉年华。

十余年寒窗求学的日子里,在各种各样的操场上跑过无数个大圈小圈,但进入大学后,我们却烦透了晨练,“中举”了还要继续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么?晨什么晨、练什么练啊?

尽管我当时正迷足球,但不知怎么,对晨练却总是提不起兴趣,那机械地有节奏地轮换敲击地面有意思么?我的歪理邪说得到了全舍哥们儿的热烈欢迎,纷纷拍手踢脚地附合,有人还兴高采烈地捶胸顿足,但我们的投票是绝对无用的,晨练始终是学院一项雷打不动的天条,每个人都必须黎明即起。

刚进校,我们便接受了为期半月的校内军训,在黑脸教官雷厉风行的示范下,我们条件反射般早早起床、跑步下楼,在秋风萧瑟的操场上吼着口号、踢着正步,后来,一场汇报演出宣告了军训时光的圆满结束,随着与军训教官们一起做出“准备打仗”的壮烈表情,随着照相机闪光灯嘭地一闪,我们皆大欢喜地尽欢而散,又恢复了嘻嘻哈哈的幸福时光。

毕竟是书生。

时日推移,秋风渐起、秋叶飘落,趋利避害的人性就开始闪光了,大家都说躺在被窝里多暖和呀,晨练既然逃避不了,于是大家只求尽量能多躺一会儿,然后无精打采、睡眼朦胧地一个个直楼、走向操场,仿佛在集体梦游,又活像是在“乍尸”,操场上一时间曙光动荡、鬼影幢幢,体育老师们则站在操场门口咬牙切齿,狠狠地抓起挂在脖子上硕大的黄铜口哨,恨铁不成钢地一声长啸,全场顿时鸦雀无声,然后夸夸夸地开始跑步,深秋的早晨,怨声载道、尘土飞扬。

一群年轻学子跑在冬天的梦里。

在如何合理合法躲避晨练上,我绞尽了本来就不富裕的脑汁,每天都恋床不起而又不能不起。谢天谢地,正当我把延时战略进行得毫无新意、无计可施之时,我的高中同学王永宏从杭州过来,在我上学的那座城市的电视台实习,临时租住在我们学校附近,我索性就让他替我出操,点卯时替我应一声即可,领命后,该“应声阿哥”一脸正气地随众下楼。当点名到我时,永宏锐声喊“到”,全班为之侧目,怎么冒出这么一个王锋?百思不得其解。寒风中,永宏一脸无辜、故作镇定,双腿却自知理亏地瑟瑟发抖,小城的冬天清晨确实不太暖和,第三天早晨,永宏终于在被识破后落荒而逃。

能找到同学去李代桃僵的好机会其实并没有多少,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办法还得自己想,于是我变换了斗争策略,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就猫在宿舍里吧,反正冬天天黑,应该可以逃过一劫。于是我就一个人在寝室里酣睡,当辅导员的脚步从楼道里响起时,我下意识地缩进被窝,看着寝室门紧密,辅导员放心离去,但辅导员某日却突然灵机一动,推开虚掩的门,结果将我逮个正着。后来,弟兄们就从外面把门一锁,指导员看见大门落锁,半信半疑地走开。但有一次,我却突然内急,但那天有个升旗仪式,大喇叭在操场上响着,五星红旗在黎明中壮丽地徐徐升起,照例有人在演讲,正气凛然、慷慨激昂,稀稀落落的掌声通过扩音器传来,我却实在无法忍受了,在小小斗室里手足无措地走来走去,水火之事难煞人也。当上完操后把门打开,我猫腰夹着两腿碎步跑向卫生间,满脸痛苦之状。后来辅导员知道我们在外边把门锁了,但房子里还可能藏着人时,就疑神疑鬼,对每个紧闭的宿舍门进行排查,有时就一个引体向上,趴在门框上的玻璃上往里扫射,目光如炬、正气凛然,让缩在被窝里的我屏声敛气、不敢稍动。

当年英姿
此图是当年身轻如燕时奔袭华山西峰时所摄,今日视之,恍如隔世

关于晨练,我曾写过一首七言绝句:“辜负香衾不早朝,八人同谢雨潇潇。寒风无复宵晨立,演讲声中笑语高。”记述因下雨而不用晨练的那个幸福时光。碰到可以不上早操的时候,那是我们整个宿舍最为快乐的日子,躺在被窝里眉飞色舞地谈天说地。

所谓“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逃避晨练的人后来成了一个方阵,并与校方有过一段斗智斗勇的“拉锯”时期,众多个中英才也别出心裁地脱颖而出。有人安步当车,快到最后点名解散时,才睡眼惺忪地下来,神闲气定地踱进队伍应一下卯算完事,后来,有所觉察的校方干脆将运动场关门落锁,让迟到者望墙兴叹,不得其门而入。后来,有人又发现一条终南捷径,运动场东南角有个豁口,于是经常就有人连滚带爬地从豁口处溜将下来,一路烟尘地冲进队伍里,让检查人数者目眩良久,最终无法在队伍中分辨出刚才是哪位英雄好汉,后来在此胡志明小道设卡拦截,待某勇士东张西望后悍然跳下之时,迅速收网抓捕,将其一举拿获,根据管理条例进行现场劝诫,名字荣登小黑板,让落网者不胜其烦。

“拉锯”时期没有多久,八面来风的操场终于被一次次修复得如铁桶一般,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千方百计躲避晨练者再也无法渗透进来,于是只好乖乖就范,按时晨练。

经过惊心动魄的围追堵截、大步进退和没完没了的遭遇战、巷战之后,晨练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终于硝烟日散、炮声渐遥,后来败相渐显的我们终于大举溃逃、卷旗而遁。

只是,现在腆着孕妇般的大肚巡行时,偶然还会想起,那早已远去的晨练时光。

大学晨练逸事 二维码相关阅读
那年桥南
我在水田坪的回忆
回乡偶书
或终会江湖相忘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