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68期]像政府那样垄断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3月9日。2013年的今天,西安遭遇了一场堪称魔幻现实主义的沙尘暴(1538期之全文),看了那期图片版后,有网友这样说:“如此美丽的西安,拍恐怖片不需要特效。”

[1]沙霸再现

大西安的沙霸跟沙尘暴一样魔幻现实主义(488期之6532期之6534期之7918期之71163期之2),每年都随装修热潮悄然而至,在这片土壤任谁都无法将其根除。赵师傅在红庙坡附近经营沙子水泥,3月7日,他的工人在龙湖水晶郦城被沙霸殴打后,赵师傅选择了报警,3月8日上午,被报警带来的安全感所麻痹的赵师傅让媳妇陪同工人再次去送货,这次,媳妇和工人一同被三四名男子持棍棒打伤,于是,赵师傅又报警了…

对于沙霸而言,报警显然是一个政治正确但毫无用处的举动,赵师傅对此一定深有感触,尽管每次警方都表示严查到底,但沙霸们却追踪到了赵师傅的店门口,据《第一新闻》描述,沙霸开着宝马过来威胁说:“你再往小区里面送沙子我还砸你的车。”

2013年底,跟沙霸一奶同胞的城中村土方队在西安雁翔路聚众持枪火拼,为的就是谁挡财路就弄死谁的垄断一方水土,在贵国,竞争没有垄断来得实在,于是,既然政府能吃垄断饭,沙霸们也就学着政府吃上一口垄断饭,正所谓上行下效,中国特色。因此,当年的公安局一把手、现在的陕西省副省长杜航伟的这句话:“对沙霸等恶势力,只要露头就要严打(534期之7)。”现在看来,不过也是一句政治正确的话而已。

曹鹏老师曾经参加了《华商报》举办的一次关于沙霸的讨论会(相关:《沙霸横行是政府养虎为患),与会的嘉宾的一项共识是,沙霸的存在是政府的责任,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政府是否愿意付诸行动,这也是曹鹏老师所说的“决策容易执行难”,如果你将政府比作是物业公司,物业公司干的不好,业主要炒鱿鱼尚且要付出血的代价,那么你要怎样追究一个不称职的政府呢?

[2]秦岭委

前面提到一句“决策容易执行难”,另一个原因也许是做出决策的“领导”和“部门”太多了。在帝都进行的两会上,来自陕西的全国政协委员、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副校长郝际平在其提案中呼吁,应以黄河委、长江委的规格,设立“大秦岭生态文明建设管理委员会”,统一领导大秦岭地区的生态环境保护发展问题。

黄河委、长江委,即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和水利部长江委员会,均系水利部直属的事业单位,分别位于郑州市和武汉市,二委的正式职工有近6万人,下属事业单位数十个,参照这一规格若设立秦岭委,能多养活多少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员工,申请多少国家经费啊,郝校长真是想政府之所想,应该让省府领导们给他点个赞。

[3]龙的拼法

政协委员在两会上的地位和作用,基本等同于前京城四美之一、同样来自西安的景田小姐之于她的影视作品,无非就是一个吉祥物花瓶,偏要表现点什么来讨人嫌。

还是在两会上,政协委员、民进陕西省委副主委岳崇提出来一个他自以为很出色的意见:中国文化中的龙与西方文化中的龙,是两种不同的物象,西方龙是个凶残的形象,而将龙翻译成“dragon”,和将dragon 翻译成“龙”,都是错误的,因此应该将中国的龙英译为“loong”,将dragon汉译为“拽根”。

这就是政协委员表现其存在感,且又不影响贵国安定和谐大环境的一种表现形式,跟电影中的花瓶没啥区别。

[4]电报

如果不是《华商报》这篇新闻,恐怕没多少人记得电报这种快入土的玩意了。西安人张女士远在乌鲁木齐的叔父近日去世,她由于无法前去悼念,想到她婶婶爱好写作,张女士认为发封唁电会比较正式,但她构思完内容后,发现西安很多邮局已经没有了电报业务,于是张女士只好将编好的内容以短信的形式发给了婶婶。

大家对电报的印象,恐怕还停留在春晚和新闻联播中各国政要发来的贺电和唁电,事实上,国内的电报系统恐怕也只有政府官员在接收通知和公文时会用得上了,对于普通人而言,电报恐怕只是一个时代的记忆了。

[5]两名弃婴

3月9日,两名弃婴出现在西咸二地,一名早产男婴被遗弃在咸阳湖边,而一名兔唇的女婴则被遗弃在地铁一号线康复路车站入口处,目前两名弃婴都被送到了福利院。弃婴有着多种原因,如果说后一个案例还可以用医保制度,用无钱治病来开脱,那前者恐怕更多是因为不负责任之人吧,从个人角度而言,任何丢弃行为,都无法找出一个能让她们丢孩子丢得理直气壮的原因,这种负罪感将伴随他们的父母一生一世。

[6]就业歧视

三八妇女节刚过,女性话题还算热,《阳光报》发现,女性就业的性别歧视在西安同样盛行,在省体育场,虽然很多单位在招聘时声称男女不限,但实际上却更倾向于招聘男性,同时私下告知不招女生,这被很多人称之为就业歧视。

每次遇到这种问题,总会被人上升到一种男权女权的争吵,比如有学计算机的女生说:“计算机人员一般都只招男性,而一些高级技术人员一般也会优先选男性。这些工作明明女生也能胜任,为什么一定非要男生呢?”好吧,如果这名女生当了程序猿,当她面对频繁的加班和日夜颠倒时,是否又会抱怨单位将不顾男女差异,将女生当男生使用呢?在你招聘时要求单位无视性别差异时,就请不要在工作时用自己的性别做挡箭牌。男女生而不同,有相当多的工作需要考虑到性别的差异,这时无脑地抛一个对女性的就业歧视,恐怕有点太政治正确了。

[7]去日本打工

2013年,就有官方数据透露,因为薪酬因素,日本和新加坡成为陕西人出国打工的首选(1518期之4)。《华商报》近日采访了一位西安阿姨,她出生于60年代末,1999年-2002年去日本务工,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每时每刻都在劳碌,除了上班,她每天还花5个小时左右时间学习日语。按照当时汇率计算,她每个月工资都在8000元人民币左右,2002年回国后,她一次给家里带回22万元。这笔钱成为她买房、工作的启动资金,现在她已是一家人力资源公司的日语培训老师。

只要你能付出和她一样的劳累,不自命清高,你就能获得和她相仿甚至更高的收入,毕竟日本是一个老龄化十分严重的国家。但是,我身边有太多这样的人,ta们只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揍,羡慕着打工者的高收入,却无视自己是否有能力去进行每天10小时以上的劳作,甚至幻想着能和国内一样混混日子动动鼠标就能拿到高收入,这种人,就是loser中的loser,想通过这种方式赚钱,就去用自己的劳动力换去吧。

[8]拉土车大战阿sir

3月6日晚,莲湖区的城管和交警在药厂十字联合对拉土车执法检查时,一辆违法(也就是没给过好处所以没有得到线报的)渣土车拒不接受检查,在逆行逃逸期间冲撞了执法人员及车辆,最终被阿sir拿下,估计不给个几万块,是赎不回来了吧。

[9]熊孩子

开学第一周,西安各大小学门口就出现了父母架着未睡醒的孩子上学的盛况,在朱雀路附近一家小学,《三秦都市报》记者发现一个六年级学生甚至带着500元压岁钱和一个肾系手机上学,据娃说,玩手机可以释放压力。这些被惯坏了的熊孩子,在未来20年内,将成为大西安的社会中坚力量,嘿嘿。

[10]西安北京西

这首歌的歌名居然叫做《西安北京西》,本篇e报最后,就请各位听一下怎么样吧(短地址:http://goo.gl/zbgOFZ)。

[西安e报:2268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807期]最爱还是陕西话
[西安e报:1173期]当美国人丢了iPhone
[西安e报:1538期]沙逼西安
[西安e报:1903期]比黄帝还久远…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